宅仙不太宅全文免费阅读

宅仙不太宅

简介:这是一部仙侠题材的小说,宅仙不太宅,作者是苏辜2号,女主是谢蔺蔺,男主是天帝,她没想到自己喜欢宅,到成了宅仙,本是轻轻松松做神仙,却突然接到上级任务,必须让天地摆脱宅的习惯,作为宅仙,我自己都宅成了仙,还让我帮他摆脱,好,只能听命,可是唯一办法就是摩界的魔草,她只能深入虎穴,可是天魔大战,她看的乱遭遭,我一个小神仙,怎么能参与此等大事呢~...

《宅仙不太宅》精彩内容

“找到了?”攸夋懒懒的躺着,右手不断拨弄着茶盏,在空中发出清脆的瓷器碰撞声音,颇有些惊心。

下面跪着三两个人,低着头丝毫不敢抬眼看向上面那个气势迫人的主儿,只能颤颤巍巍的说道:“回禀军师大人,找到了。”

“带上来吧。”攸夋嘴角勾勒出一抹渗人的笑意,仿若带着凛冽杀气,那杀气势如破竹,如千军万马般猎猎而来,直教下面的人冷汗涔涔,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

余人全都退了下去,只剩下闲散坐着的攸夋以及刚刚被押进来的女子。

那女子身着一身黑袍,长发披散开来直垂到腰际,一双丹凤眼几分邪异,看上去却像是丝毫不畏惧一般,直直的盯着上面的人。

正是姿人。

她的眼神一直盯着攸夋,但攸夋却没看过她一眼,只是懒懒的半合着眼,似在思考些什么。

气氛压抑得可怕,两人尽是一身黑袍,身影几乎要融入这一室黑暗之中,只有那茶盏瓷器碰触而发出的声音,犹如夺魂音般在耳边回旋着。

良久,姿人终于抵抗不住这迫人气氛,竭力保持着镇静,说话间声音却还是有些颤抖了:“军师大人……”

“啪”的一声。

之前一直被他放在受伤摆弄的茶盏不知为何突然被松开,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湿了一地的水渍,张牙舞爪好似恶龙一般。

姿人吓得唇色惨白,愣是没能开口说出下一句话来。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攸夋冷冷笑了笑,总算把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神色却令人捉摸不透,“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记得——”姿人的眼里突然涌现出疯狂的光芒,“可那女人是天界的——是天界的。”她喃喃的重复了好几遍。

那又如何?

攸夋冷冷一笑,他不也是天界的吗?

“你伤了她。”他若有所思的看向她。

姿人已经有些瑟瑟发抖的趋势,仍是死鸭子嘴硬丝毫不肯松口:“那又如何?那是她活该!”说话间竟然像是对攸夋已经全无惧意一般,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她活该,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那个人,她现在已经死了!该死,为什么她会是那个人……”

攸夋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她的身边,伸出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那个人?”

这女人知道谢蔺蔺的真实身份?

谁知攸夋问出这句话之后,姿人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般,愣是不再开口,只放声笑着,一句话也不说。

嚣张的笑声在这一室回荡,颇有些渗人。

攸夋知晓她必定是不会说出谢蔺蔺的真实身份了,冷冷一哼,姿人被他狠狠的摔在地上,同时门外的一干人等也进来控制住了这女人。

攸夋冷声道:“老规矩处理。”

这句话仿佛瞬间戳到了姿人的痛脚,她立马拼命挣扎起来:“你要这样对待我?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这样对待我?”那语气中除了绝望,还有刻骨的恨意。

恨意席卷了她整个身体。

谢蔺蔺那张可恶的脸就这样在她的眼前不断晃荡,她恨不能伸出手去撕碎她的身体,啃咬她的心脏,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

“啊——”

姿人的一声尖叫被彻底隔绝在了门外。

攸夋叹了声,目光落到了地上的茶渍上,已有不少的部分干掉,那形状倒有几分诡异了。

谢蔺蔺可真麻烦啊。攸夋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无论如何也猜测不到谢蔺蔺究竟是何方神圣。

铜镜颇有些模糊,但仍然能够看到自己的右侧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虽然已经愈合,但那道痕迹却已经留在那里,从眼角一直蜿蜒至嘴角,看上去颇有恐怖。谢蔺蔺的手放在刀疤上,似乎还能感受到那日噬心的疼痛。

她叹了一口气,不知道煦胜将军……或许现在她的这个样子,煦胜将军会很厌恶吧。

谢蔺蔺千想万想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遇到这么狗血的事情,最重要的就是,姿人喜欢的明明就是军师,而她要成亲的对象是天帝,偏偏她就来遭了这个罪,果然是人倒霉了喝水都要塞牙缝。

攸夋推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谢蔺蔺正摸着自己脸上刀疤发呆的动作,顿时心底一刺,顿住了脚步愣是没有再前进一步。

即便是谢蔺蔺这样的女孩子,也是会在意自己的容貌的。

攸夋叹了一口气,叫了声:“谢蔺蔺。”

谢蔺蔺正在悲伤的想象煦胜将军拒绝自己的场景,突然被这么一叫整个人抖了抖,转过头去,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你吓死我了……”

“收拾一下,待会儿我带你去拿药。”攸夋耸了耸肩,直接切入主题。

“药?”谢蔺蔺站起身来,“什么药?”

“自然是医治你脸上刀疤的药,”攸夋一脸看笨蛋的神情看向她,“待会儿我们再去一次禁地,你脸上的药只有禁地里的角花才有用。”

“哦……”谢蔺蔺愣了愣,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笑道,“正好诶,你的忘情草咱们还没拿到,干脆这一次去忘情草也给拿了,然后帮你把社交恐惧症给治好,这样你的病情也能痊愈啦。”

攸夋一时间也有些说不清自己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了。

都什么时候了,谢蔺蔺居然还在担心他身上的病情。

如果说以前攸夋觉得谢蔺蔺纯粹是闲的没事做才会去找这个忘情草,可是无疑,在情人眼里出西施的这种情况下,攸夋现在只觉得无比的感动,因为在她自己毁容了急需医治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能惦记着他身上的社交恐惧症,虽然这个社交恐惧症压根就不存在,但是攸夋依然觉得非常的感动。

他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谢蔺蔺,突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一直都想要拿到忘情草?”

谢蔺蔺被他这一眼看得心里有些怕怕的,不过还是老实的回答道:“当然是为了你的病啊,不然还能是什么?”当然,还有为了让自己顺利完成任务……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直接告诉他比较好。

攸夋伸出手去,指腹轻轻触碰她的刀疤,有些咯手,他觉得那一道疤痕实在是刺眼得紧,让他想立马就把它给去了,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攸夋目光坚定的看向她:“何苦呢。”

谢蔺蔺完全没有找到攸夋说这句话的点在哪里,只好迷迷糊糊的点点头。

攸夋笑了笑,抬起头拍了拍她的脑袋:“走吧,不用担心,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一定会让你怎么样来的就怎么样回去。”

虽然说谢蔺蔺很感激攸夋说出这句话,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我是被劈晕了送过来的,回去的时候你不会又把我劈晕了送回去吧?”

攸夋满腔激情与感动瞬间就被谢蔺蔺这句话给搞得泄了一半的气儿,他愤愤的瞪了谢蔺蔺一眼:“你能不能抓住重点?”

谢蔺蔺非常严肃认真的继续说道:“我想申请一下回去的时候我可以在清醒的状况下回去。”

谢蔺蔺的眼神异常亮的看着他。

攸夋本来想骂她两句的,可是低下头看到她一双亮闪闪的眼睛,居然所有的话都憋在了嗓子眼然后咽了回去,他无奈的笑了笑:“行,我到时候还给你安排一个轿子,八抬大轿的给你送回去,成了吧?”

“这个……”谢蔺蔺犹疑的说道,“这个礼数不太适合我的身份,我其实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所以说除了谢蔺蔺还会有谁把自己这种一看就是开玩笑的话当真的啊!

攸夋无语的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谢蔺蔺这个丫头有的时候真的是蠢得有点……可爱。

嗯……

攸夋低下头看了看正在自己琢磨事情的谢蔺蔺,心情畅快的一笑,是挺可爱的。

他伸出手就跟揉小狗似的狠狠的在她的头上薅了几把,谢蔺蔺不太适应的理顺了自己的头发,然后说道:“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情想跟您申请一下,就是能不能不要老是欺负我的头发,头发也是有尊严的……”

“那我可以申请一下你闭嘴吗?”攸夋微微一笑。

谢蔺蔺这个丫头有的时候的确很可爱,但是有的时候攸夋恨得想要把她给掐死,比如说现在。

谢蔺蔺连忙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话,攸夋愣是一个字都没听懂,恨不得翻个白眼:“你要是有重要的事情还是可以说话的。”

“哦,我说您的要求我一定会竭力去办的,这是我的身份注定了的。”谢蔺蔺立马把手放开,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

得……

你还不如不说呢。

攸夋觉得想要把谢蔺蔺这个家伙顺利搞到自己的窝里,必须要采取其他强有力的措施,来软的肯定不行,硬得也有些悬,看来必须得软硬兼施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呀。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