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世妖颜:再嫁夫君要遁逃全文免费阅读

惑世妖颜:再嫁夫君要遁逃

简介:惑世妖颜:再嫁夫君要遁逃是作者青若写的一部仙侠题材的小说,女主是千颜,男主是青辰 。她修炼了多久猜得道成仙?对于这个问题她在经受了轮回之苦之后,才记起自己是曾经的天后,拥有绝世容颜,被天帝召唤,成了仙人,可是受尽轮回之苦,不愿在踏入仙界,却被他人威信,他说,会世世守在自己身前,为自己遮风挡雨,可是天人不能合一,如何才能了却这段虐缘~...

《惑世妖颜:再嫁夫君要遁逃》精彩内容

落落忧伤将我一望:“拳头不硬,被人直接忽略。”

这样幽怨的眼神呀,我的小心肝颤一颤,将话题一转:“做不成恋人,做朋友也是好的。西海星的小鱼干味道不错,偶尔去吃吃鱼干就当是添头。”

天君果然很重视这件事,因为派来的是战五菱。

乍一见到她,我微怔,她的装束很奇怪:一身女官锦衣,飘逸婀娜,出尘不染。十万年不见,还是如此端庄可人,我忍不住要喝彩一声。

战五菱看到我的时候,目光一悚,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她站在战清绝身后,只不做声,原来是乔装成女官随战清绝来了。

我的头微疼,我压根就不愿意再与他们扯上关系,所以才找怒焰河,结果转来转去,最后还得与战五菱打交道,头大如斗。

不过,当年的事情,战五菱知道的很多,是个突破口也说不定。再说了,战五菱此番亲自出马,所图必定非同小可,我跟着,喝喝汤也不错。

两相权衡,有利有弊,利大于弊,遂安心坐下。

战天下本人并不在营帐,战清绝既是骠骑大将军,又是天君派来的,因此分主宾坐下,战清绝道:“搜魂者,当年的神魔大战,天庭略有记录,因此派了我们前来与搜魂者分说一二。只是,我们与搜魂者交换的条件要有所改变。”

我淡淡道:“只管说来。”

“我们想与贵族交换镇魂铃。”

镇魂铃?没听说过。

只将问题抛回去:“却是为何?”

想必战清绝早就想好了说辞:“实不相瞒,今有权贵,身受重伤,须得镇魂铃震住四散游走的魂魄,方才能恢复康健。”

权贵?何等权贵,须得战五菱亲自出马?

必然不是权贵,乃是亲人罢。

我继续推脱:“若需其他宝物,我还能搜寻一二。只是这镇魂铃,实在为难……”

我故作为难的沉吟,脑子却飞转,如何造个借口呢?战五菱和战清绝飞快地交换一个眼神,我装作没看见。

不就是重伤么?未必一定要镇魂铃才能治疗,若是有医学圣手,也是可以绝处逢生。想通此关节,我心中大定,只继续做迟疑。

战清绝眉头微蹙,说道:“不瞒搜魂者,当年借用镇魂铃后,天君与贵族族长互许承诺。只是,这十万年来,贵族踪迹难寻,竟然得不到镇魂铃的下落。如今搜魂者既然诚意合作,莫若就将当年那承诺兑现了,也好过猜疑生嫌。”

承诺?

我那日见过战清绝,虽然这是第一次打交道,但也知道他并非简单人物。再说了,从战家出来的子弟,哪里能是简单人物。

遂冷然一笑:“将军应该知道,当年我族在神魔大战前后损失惨重。虽然先祖皆不在人世,可传承却是没有断掉,我族中记得的人也不在少数。”

我选择搜魂者这个身份并非一时兴致使然,而是对搜魂者的过往略有了解的。

搜魂者,不属六界,但寿元并不长,介于人与修仙者之间,多者千余年,短则百余年,以魂养体。

只是他们身份神秘,居无定所,族规严谨,不与六界互相往来,倒是独立之外,另有福泽。且魂体诡异,法术不灭,只听天道,故而也无人可随意消灭他们。

当年诸神山,我就觉得不对劲,虽说我有孕在身,但也不至于虚弱到那程度,几乎殒命。后来想了多年,才渐渐摸出门道,一定有人施展法术对付我的魂魄。

那个法阵,十有八九就是搜魂一族做的好事。

枉费给他们一个自由空间,最后居然用来对付我。当时,我暴怒,拼尽全身力气破除法阵,至于他们是生是死,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我冒充搜魂者,虽然是歪打正着,但是也绝无半分好意。

虽不知当年的搜魂者是如何与天庭达成协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历经当年神魔大战,搜魂者必然会受到很大影响,如此十万年不出世,若非真的灭绝了,就是损失惨重。

如此一来,如果天君与当年的搜魂者真有承诺,那么,这个兑现就未必实现了,或者兑现的成分也大打折扣。

因我实在不知道当年的搜魂族长和天庭达成什么协议,也不知道后来如何,所以也不敢将话说得太满、太过。

只这么稍稍一提,若是承诺实现了,我这样诉苦一下也情有可原,毕竟搜魂一族在那之后可是倾族隐没,力量式微,只提出却不发作,也算得上在天庭这强大力量前是个识时务的;若承诺没有兑现,那么天庭就欠搜魂一族的,我更有理由责难。

果然,战五菱虽未言语,神色不变,但却不难发现她凝重起来。

我淡淡看着眼前一只飞舞的小蜜蜂,细细算着那小蜜蜂的寿元和前世过往,令人吃惊的是,有一世,她竟然是个骄傲蛮横的人间公主。只那公主十分美丽、聪明,深受帝王喜爱,拜倒在石榴裙下的不知几何。后来,老皇帝去世,胞兄即位,依旧十分得宠。被赐给自己所爱的男子,驸马是真心喜爱她,宠着、捧着,骄傲一生一世。四十岁那年,不慎跌落马背,不治而亡。公主死后,驸马伤心欲绝,不久郁郁而终。

这一出深情往事,令我十分唏嘘,有的女人就是深得男人的喜爱,无论她做什么,那男人始终爱她如一。可也不得不佩服,那公主眼光极佳,所选驸马深情至斯,娇蛮之外,她自有慧眼。

女人可怕之处,不在于是否争风吃醋的手段如何高超,而在于是否拿捏得住男人的心思。战五菱就是其中的翘楚,由不得我不佩服。

如今我见了她,依旧十分赞叹。

如此思量,对战清绝的三番询问有些走神,听见他一番议论后,隐约问道:“那么,搜魂者要如何,才肯与我们合作?”

我抬眼将他看一眼,又看战五菱一眼,心情有些复杂。

罢了罢了,过去的事情,那样纠结作甚呢?我不过想得到一些所知不详的真相,如今见上战五菱一面,也权当是与过去告别吧。

从此之后,再无纠葛。

“过往的事情,纠葛牵缠,我虽然知道一些,却也不尽详细。是是非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目前的合作。”

“痛快!”战清绝大笑一声,随即起身来,招来人手为我添水续茶。

战五菱脸上淡淡的担忧之色也仿佛渐渐消隐,这就更加坚定我认定的事情:一定是她至亲之人受了重伤,需要镇魂铃。

那人究竟是谁?

青辰?菊真?清涟月?战家族人?

不得而知。

“搜魂者好气魄!倒是显得我们气量狭小了。”

我微微一笑,不予作答,余光瞥见战五菱虽然面容淡淡,却依旧十分谨慎。

“既然搜魂者干脆利落,我们也就说明我们的目的:只为之前我所说的权贵治病救人。”

我点点头:“想必是与魂魄有关的。如此,也就未必一定要镇魂铃。将军是知道的,我族中有人善于集魂。”

战清绝大喜,郑重点头:“只是,口说无凭,搜魂者何以为证?”

我哂然一笑,直直说道:“我可以和你们合作,也可以和妖魔界合作。”

战清绝脸色一变,眼光看向战五菱,战五菱眼色中隐隐焦虑,二人对视片刻,很快又将视线收回。早知道扮作侍女不好开口,你就蒙了面扮作一个不宜显现真容的神秘人物好了,真是作茧自缚。

耍嘴皮子、耍心机,我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因为我没那么多的时间和耐心去算计一个人。但是说白话却是可以的,还能噎死你。

“将军可以细细考虑,先行告退。”我也懒得看他们双眼交战,拱了拱手,走了。

我推测:战五菱当年和搜魂一族组长达成协议,将伤伤一缕魄封在寒魄锥中。所以,我那么多年一直找不到伤伤病症所在。

我族族人,虽然法术不弱,可却有一样弱处:不能识别人心。

连带着与心有关的很多东西,我们都不能洞察。若无心,自然无魂无魄。故而,与魂、魄有关的种种,都是我们的难题。

好比那人间权势在手的帝皇,尽管拥有天下,终究逃不过一个生老病死。

当初,天空之主和大地之母将八个字封存在族人识海中:天之大道,生生相息。

此消彼长,阴阳协调。

这正是天道,却也是我族族人的束缚。

战五菱的手段,我是领教过的。

但并不是说我就想不明白,只是那时候少年心性,以为横竖不打紧,无关性命,故而不屑去争,甚至还做出一幅看她蹦跶到几时的姿态。

这样的轻敌和大意,给了我血的教训。只如今,十万年过去,少年不再,心性终究变了不少。事情都过去那么久,再去计较,显得多没意思。

伤伤后来知道战五菱的事情,不是也没有计较青辰和战五菱么。我想她不是不气,不是不恨,只是觉得没啥意思。

将那一堆问题推给战五菱,我便懒洋洋躺在营帐里,听伤伤和落落有一句没一句地研究她新做的一枚虚天丸。

伤伤进进出出好几遍,给落落显摆一堆珍贵草药:“姑姑,看我顷刻间就种出万年草药来了。是不是很厉害?”

落落一脸颓丧:“哎,桑云宗的人要是知道你这么逆天,一个个都想死了。来来来,让姑姑检查检查质量如何。”

落落将草药一棵棵仔细看过,十分无奈:“你是怎样做到的?除了瑶池,桑云宗的草药仙气、灵气都是天下最好的,因为桑云宗地理条件特殊。可你这虚天镜,我刚才进去看了,看起来和任何一块土丘没区别,怎么种出来的草药也是这样好?几乎能和桑云宗的媲美了。”

“姑姑有没有兴趣学一学呢?”

落落兴致缺缺:“有你在,多做几个给姑姑玩儿就是了。”

伤伤转向我:“阿娘想不想学呢?”

我摆摆手:“不想。”

伤伤很失望:“好没成就感呀!我的虚天都能一日五万年了,还能让时光逆转、加速,这样高深的技术,居然都不学,没意思,不玩了,再找个其他的玩儿。你们出出主意,玩个什么好?”

“给养些鱼吧!”落落快嘴快舌,“西海星的小鱼特别好吃,回头去那里抓些鱼养着。”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