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全文免费阅读

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

简介: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的作者是古承阳,这是一部悬疑探案小说,故事发生的民国五年,胡承朔是大军阀的儿子,从军校毕业后被派到滨城做警长,上任第一天,滨城最大的报社社长的女儿孟若初就被绑架了,他硬着头接下了案子,却低估了罪犯的实力,古彩戏法“神仙索”竟然成了他们逃脱的手段,无奈只能要挟懂得西洋魔术的袁述来帮忙,没想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绑架……...

《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精彩内容

又在摆架子,这帮老家伙都一个德行。胡承朔在心里不忿地吐槽了一句,而后急中生智张开双臂,挤出笑容向站在高处的许肃扑了上去。

“老叔,可真是想死我了!”

胡承朔这一扑,完全出乎许肃的预料,以至于整个人都被他撞得后退了两步,待胡承朔这个亲热的拥抱结束之后,许肃发现这小子已经不声不响地和他一起站在了最高层。

“是啊贤侄,真是久违了。”

第一个下马威就这么被轻描淡写地化解了,许肃换上与刚刚训斥应真和尚时截然相反的面孔,哈哈大笑了几声,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继续寒暄道。

“记得跟你现在差不多大的时候,我和你爹在巡防营里当统领,有一次奉命带兵征讨土匪,我们老哥俩儿还在一个战壕里蹲过呢!你爹那时候真叫一个猛啊,别看个子不高,打起仗来嗷嗷叫地往上冲,就那架势,整个巡防营没有不服他的!那时候你好像还没有那汉阳造高呢对吧?啧啧啧,这时间过得真是快啊,一眨眼你现在也成大小伙子了,而且长得比你爹还顶天立地!大家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虽然众人听出了许师长是在拿胡承朔父亲身材矮小的事取乐,但也都不得不跟着赔笑。

“许师长这么说,就是在笑话晚辈了,我哪敢和家父相提并论。”胡承朔冷下了脸,对身后人喝道,“来人!把我们七十二师送给许师长的礼物呈上来。”

曹醇从卫兵手中接过礼盒,沿着楼梯拾阶而上,停在比胡许二人低两节的台阶上。

“这是老毛子送给我爹的样枪,他老人家一直舍不得拿出来,临走之前特意叫我带来送给许师长,还请笑纳。”

胡承朔接过礼盒,打开盖子展示给许肃。

“哈哈哈哈,贤侄真是客气啊。来来来,咱们进去说!”

许肃拿起那把七星子儿把玩了一番,而后笑着丢回了礼盒里,示意曹醇手下。周围人随即侧身让开一条路,胡承朔始终保持着一张冷面孔站在许肃身边,经历了一番记者们的闪光灯洗礼之后,才缓慢步入了会场。

“贤侄真是一表人才,气度不凡,来,老叔给你介绍介绍咱滨城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胡承朔虽然今年只有24岁,但作为七十二师师长的幼子,酒席舞会这种场面自然没少见,甚至可以说,已经算是身经百战了。进场之后,他捧着一个酒杯,在许师长的介绍下向滨城政商各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一敬酒,场面上的装腔作势做的还是蛮到位的。

“我听说,贤侄是刚从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出来的对吧?那可真是巧了,我有一位私交好友,同样是从那个军校出来的,不过他可不是去当学生的,而是去当教师爷,所以你见到他不只是该给他敬酒,还得作揖行礼才对哩!”

两人一边敬酒一边走,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应真和尚面前,许肃当着众人和记者们的相机坦然介绍了应真和尚的身份。不少有心人发现,许肃在说到私交二字时,特意念了重音。

“许师长是在开玩笑,胡署长莫要当真。”

应真和尚合十立掌,向胡承朔微微欠了欠身说道。

“老朽法号应真,之前胡署长的母校还叫速成武备学堂的时候,老朽曾有幸担任过翻译和助教,所以硬要说起来,你我确实有些缘分。”

“哦?既然有这样的缘分,那学生这杯酒便是非敬不可了。”

胡承朔说罢将杯中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好酒量!来,尝尝这个,这是从老毛子那边过来的,听说叫什么伏特加,老带劲儿了!”

见胡承朔和那些衣着光鲜的高官富人们说话时并不犯怵,许师长又别出心裁地开了一瓶瓶身上都是俄文的洋酒,胡承朔知道他这是一定要出自己丑,可又无法拒绝,只得连忙取来酒杯,并试图去夺下酒瓶,给许师长倒酒。

“哎!贤侄我跟你讲,酒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啊。”许师长推开胡承朔的手,亲自给自己和胡承朔各倒了满满一大杯,“得胜的人助兴,失败的人浇愁,都少不了它!”

说罢,他将满杯的伏特加一饮而尽,而后示意胡承朔也喝。

胡承朔早就听说过伏特加的厉害,当然不敢学许肃也一口闷,所以便装作没看见他的样子,继续和应真和尚对话。

“那么,不知应真大师如今在何处高就呢?”

“惭愧,老朽现在是中日围棋友好协会的会长,同时也在北疆铁道株式会社担任顾问一职……都是虚衔罢了,不足挂齿。”

“围棋协会?想不到大师竟有如此雅好。”

胡承朔装作惊讶的样子,继续无视一旁劝酒的许肃。

“胡署长也懂围棋么?改日若是有空,我们可以切磋一下。”

“家父一直很喜欢围棋,他曾对我说,围棋博弈之道和兵法运用之妙是有相通相近之处的,不过晚辈资质愚钝,几年围观下来也只是略懂规则而已,并没有和人交手过招的本事。”

“胡署长谦虚了,如果有兴趣学习的话可以到我那去,老朽随时欢迎。”

“各位,静一静!”

许肃见自己一直插不上话,索性扯着脖子直接喊了起来。

“今天,是我这位贤侄来到咱们滨城的第一天,为了表示欢迎,我提议,大家举起手中的酒杯,一起干一个怎么样?”

许师长发话,在场众人岂敢不从,没多时,所有人便都举起了酒杯,胡承朔无奈,只好也将倒满伏特加的酒杯举了起来。

“来,都干了!”

一声大喝之后,许肃再次一饮而尽,然后将空酒杯倒过来,特意展示给胡承朔看。胡承朔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能陪着笑脸,端着酒杯向其他人示意一圈之后,也硬着头皮一口全干了。

“好!”

随着许师长的一声喝彩,全场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胡承朔被酒劲儿一冲,再被这掌声一吵,脑袋“嗡”的一下就麻了。

“满上满上,再来一杯!”

说着,许师长又撺掇着和胡承朔干了一杯。

“来来来,继续继续!”

第三杯下肚,胡承朔不敢再托大,摆摆手示意不能再喝了。

“那好,来来来,奏曲儿的,响起来!后生丫头们,跳起来,扭起来!”

洋人乐团随即开始了演奏,受够了客套气氛的少男少女们欢呼着涌向了舞池。

“贤侄,要不要下去跳一会儿?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整这出,今天来的小丫头或许比不上北平上海或是老毛子那边的,可也都是地方名流家里娇生惯养出来的姑娘,个个水灵!我记得你好像还没娶媳妇儿吧?去挑个盘靓条顺的,老叔给你保媒,你爹那里我去帮你说!”

“老叔这话说的,我就是再年轻,也不该不知轻重地光把眼睛放在姑娘身上……”胡承朔已经开始感觉到眩晕,强作镇定回答道,“再说了,还能有什么事,能比咱叔侄俩坐一起唠唠嗑更重要的?”

“好好好!”许师长听完这话哈哈大笑,呼朋引伴地朝远处的沙发走去。

胡承朔的头有些发晕,在侍者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跟上,并在许肃身旁的沙发上坐下。

“话说回来,我好久没见到你爹了,他最近身体还好么?”

许肃落座后,众人心照不宣地按照某种顺序依次坐定。曹醇端来一套茶具,点燃小火炉开始烧水,许肃开口寒暄道。

“烦劳老叔惦念,家父身体还好。”

“他最近在忙什么?我听说前几天好像去京城见方大总统了,莫非是要一步登天?”

几番周旋后,见胡承朔有些醉了,许师长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单刀直入地套话。

“早几年就看出来你爹这人不简单,要不然方大总统也不会找他商量治理咱北疆的大事啊,你说是不?将来你爹要是飞黄腾达了,贤侄可别忘了关照你老叔我啊。”

“许师长您说笑了,我爹这几天的确正在京城和方大总统会谈,但那是方大总统发电报来勒令他去觐见的,而且主要内容还是汇报关于日、俄在海城的部署情况和驻兵装备情况。”

胡承朔年纪不大,但还知道个轻重,许师长一开口,他便敏感地觉察到这话显然不是随便问的,于是强打起精神来解释道。

“至于什么一步登天,万不敢有此非分之想。家父曾对我说,这些年来听了那么多戏,他最喜欢当年东汉曹孟德年幼时的一段。当年曹孟德起兵之时,最大的心愿不过就是死后能在墓碑上刻下‘汉故征西将军曹候之墓’几个字,谁曾想之后兴举义兵,南征北战,最后竟然坐拥四海,看似野心勃勃,其实仔细想来,多是为时局所迫,身不由己。文治武功强如曹操,面对时局命运尚且无力左右,更何况我爹呢?”

“哦?是这样啊……”许肃喝了口茶,语气显然并不相信。

胡承朔喝口水缓解下眩晕,而后继续对着众人朗声说道。

“我爹他老人家当年拉人成立保安队,为的只是保一方平安,后来队伍越来越壮,责任和负担也就越来越大,为了保更多人平安,才不得已一步步往前走,向上爬。且不说别的,现在每天单是操心七十二师上万人的吃喝拉撒和钱粮装备就已经够人头疼的了。许师长同样贵为一师统帅,对这种事的体会定然比我们这些小辈要深,日子既然已经过得如此艰难了,何苦再往关外的泥潭里插一脚呢?”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