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想上我全文免费阅读

听说你想上我

简介:听说你想上我是一部悬疑言情小说,作者叫则安之。于深相依为命的弟弟在大山里失踪一个月了,各方努力搜索无果,他决定再去山里寻找,没想到误入了一座神秘诡异的小山村,在这里结识了叶明西,一个奇怪的青年,村子里的种种恐怖传说,似乎成了找到弟弟的线索,而且也揭开了村子背后的秘密……...

《听说你想上我》精彩内容

于深感觉自己在哪听过这话,板车都拉远了,他也没放在心上,说道:“大哥,我问一声,村里有没有小卖铺,我想去买包烟。”

这男人看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一包还没开封的烟递给他,于深先接过来,正准备拿钱的时候,男人却推开他的手。于深也不跟人瞎客套,问他借了火机就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才感叹的说:“这没烟抽的日子可真难熬,你可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我叫于深,就住在那边的叶家。”

原来这男人是村里的赤脚大夫,认得草药,会看一些小病小痛,他姓胡,村里的人都喊他一声“胡郎中”,至于真名是什么,倒没什么记得了。看他这幅强壮的身板,于深倒觉得他更像是个打猎的,徒手能打死一头狼的那种。他开玩笑的说了这句,胡郎中没什么反应,还是那样冷冷淡淡的看着他,于深觉得尴尬,干笑两声岔开话题问道:“刚刚那孩子怎么了,是病了吗?”

“你昨天就应该离开这里。”胡郎中吧嗒吧嗒抽着烟,答非所问。

“能走的话我早就走了,但我弟弟还没有下落。”于深对眼前这人印像不错,至少他看起来要比赵大庆之流正派许多。

“来这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胡郎中看着他,眼晴在烟雾中寒光迫人。

这话听得于深心头一跳,他若无其事说道:“咱们村人是挺少的呀,我听说有一部分人在外头打渔谋生。”

“能走的话就早点走吧,这地方,不干净。”胡郎中神情古怪的说。

于深愣了下,又想起那个没有眼珠的小男孩,他问道:“对了,我之前见过一个眼部残疾的孩子,怪可怜的,你知道他住哪吗?”

胡郎中沉默着,他把烟扔到地上踩灭,然后才说道:“回去吧,别留在这里,记住我刚才的话,不管看见什么,都要当做没看见。”

说完他转身就走,于深越听越不对劲,正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却看见两个村民沿着小路飞快跑过来,看见胡郎中就跟看见救星似的,冲上前拽住他就说道:“郎中,你快跟我回去看看,我家那牲口快不行了,这要是挺不过去,明年的日子可咋过呀!”

胡郎中跟着他们快步走了,于深也只能先回去。这一整天又没打探到任何消息,于深难免心情低落,他回到住处,远远就看见窗户边趴着两个人,正猫腰使劲往里面瞧。

“嗨!你们干什么!”于深大声喝道,把他们俩吓得跌坐到地上,慌慌张张往墙那边跑去。看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于深追上去想将他们抓回来,突然听见屋子里传出一阵古怪的声音。

这声音很轻却又很急促,伴随着床铺刺耳的吱嘎声,让于深的脑袋一下就炸了。

他转头望向窗户,灰蒙蒙的玻璃后面晃动着两条人影,在他视线里渐渐清晰。叶明西躺在床上,衣服被扯得七零八落,一个男人光膀子坐在他身上,双手疯狂抚摸着这具年轻的身体,嘴里发出粗重的喘息声。光是这样已经无法再满足他,他脱下裤子扔到一旁,分开叶明西的双腿,腰部硬挤进去,把手伸向那个软绵绵的部位。

于深脑海里全是轰轰的声响,让他什么也思考不了,在回过神来前,身体已经先于理智做出反应。他冲进屋子里把那个男人掀到地上,朝着他面门用力打过去。那男人还在蒙圈的时候就重重挨了一记闷拳,仰面倒下去,捂着脸痛苦哀嚎。

于深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着,浑身像掉进火坑里一样难受,恨不得把眼前这个男人找得满地找牙。叶明西从床上坐起来,拉过被子遮住自己衣衫不整的身体,原本死水一样的脸庞浮起迷茫,然后被深深的痛苦掩盖。

于深没有转头看他,而是提住那个男人的衣领,这时他才看清楚对方的样子,这男人竟然是万贵,那个和赵大庆、大黄牙坐在一块打牌看起来最老实巴交的人!于深一股怒火冲上来,对着他的脸啪啪又是两拳,鼻血瞬间喷了出来。万贵被打得晕晕乎乎,伸手往脸上抹了一把,看见手上那些红通通的液体,愣了下后杀猪般惨叫起来。

“给我滚!下交再敢来的话,我要你的命!”于深的神情无比狰狞。

万贵连衣服都没顾得上拿,光着屁股连滚带爬跑出屋子。于深这时才从地上站起来,他喘息未平,拳头紧紧握着,指尖扎进皮肉里,刺痛感完全不能减轻他心里此时的愤怒,如果万贵再留在这里,或许他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

屋里没有点灯,昏昏暗暗的,回响着于深极力压抑的呼吸声,他就这样站了很久,才缓缓回过身来。叶明西坐在床上,被子盖住了他几乎赤裸的身体,肩膀上残留着明显的淤痕,一道又一道的,就跟鞭子似的抽在于深心里。

他从柜子里拿了套衣服出来扔在床上,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屋子。

乌云越来越厚,天色看起来又像是要下雨了,他坐在门口的石头上,一支一支抽着烟,烟头丢了满地,尼古丁呛得肺部生疼,但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强迫自己不去想刚才所看见的画面。

他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真的,从来没有。

那一刻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如果不是最后恢复理智,他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烟已经空了半包,他又抽出一支点上,看见叶明西从屋里走出,宽松的衣袍穿在身上,头发松松束在脑后,被风一吹,就上下飞扬起来。他站在那里,站在昏暗的天色下,眸光平静而冷漠,就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刚刚所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

“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饭。”他说道,这也是他对于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为什么这么做?”于深声音嘶哑,像是压抑了很久。

叶明西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问道:“你在外边有工作吗?”

“当然。”于深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也是我的工作。”叶明西把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对他轻轻笑起来。

他的笑容像破晓晨雾一样美,却把于深带向了地狱。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