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影留香全文免费阅读

剑影留香

简介:剑影留香的作者是夜月一帘幽梦,这是一部武侠小说,男主秦臻在父亲的灵前痛哭,眼泪竟然成了开启机关的钥匙,那是父亲先见之明,留给他的遗物,一封书信道出了父亲对他的忠告和期望,三本武林秘籍蕴含着内外兼修的强大武功。他决定遵照父亲遗愿,行走江湖锄奸扶正,浪迹天涯行侠仗义……...

《剑影留香》精彩内容

离别之后,便是各自奔赴前程。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胡月问。

“我们先顺着这条小道,到哪儿算是哪儿吧。”秦臻答道。

“叫你这般跟着我流浪,真是苦了你了。”秦臻又摸着胡月的发丝叹道。

“月儿不苦,能跟着秦大哥走在江湖中,我什么都知足了。”

两人坐在那匹大红马之上行了一阵,晚上留宿在一个无名小镇上,次日一起,便又匆匆向前赶路,当下也不知自己往何处去。但见越往前,便觉得道路甚为不平,坎坷难行。

遇到一正在地里耕作的农夫,相问之下,才知道自己正想着四川方向走去,此刻已至贵州境内。

“四川,自古蜀地,四面多山,不乏奇人异事,我们这次一定要好好去看看。”秦臻微笑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到达那里?”

“此去千里迢迢,我猜还需要走上几日。”

“我真想马上到蜀地去看一下,那里是什么个样子。”

“月儿妹妹不用着急,我们加快脚步也用不了多时的。”

“我急什么,一路上还可以看看这里的山山水水多好。”

“好,就让我们伴着天边那朵白云,一起出发吧。”于是马蹄激起一阵尘土,在阳光之下飞洒。此刻地里有着不少的耕作的农人,秦臻便又笑着向胡月讲了一段朱元璋开国的历史,又说了一次燕王朱棣,也即是当今皇上的一点陈年往事,其中方孝孺灭十族的故事,令胡月大大的吃惊。因笑道:“那方孝孺,虽忠义,但不知道他害死了多少的人,他也是不对的。”

“自古忠义是难两全,方先生的确性子上太过于直了一点。”秦臻也微笑道。

“江山改朝换代似乎是常识,皇帝也是一样,他应该把握好机会,如能帮助朱棣做些善事,为何不是一件好事呀。”

“月儿妹妹这思想却要比方先生为着节烈而死好得多。”

“秦大哥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你一定想不到,这些话却是你黄姐姐给我讲的吧?”

“黄姐姐,不是千金小姐么,他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他家世代经商,自然不免要审时度势,观察上面的动静,所以不论江湖也好,朝廷也罢,对于他们都必须了解一些的。”

“她为什么不讲给我听?”

“她恐怕是你不爱听这些吧。”

“她又怎么知道我不爱听这些事?”

“你的性子纯净,这些朝廷纠纷,你知道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我就知道你们背地里总将我当做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月儿妹妹,你可不要那样想,只是我们不希望你染到世俗之中那些不好的东西罢了。”

“可是我总还是这个世上的人,无论好不好,我都该知道。”

“好了,好了,别生气,以后我知道些什么变告诉你就是了。”

“你说话一定要算数。”

“我的话说出来不一定对,但是还是算数的。”

“我相信你。”

“你看远处的那个地方。”秦臻便伸手一指远处的那夕阳,此刻却是被远处一小山坡上的树木遮挡住了,看起来很朦胧,有一种诗意的美,而秦臻等此刻羁旅天涯,不免心中又是一番感触。

又走了会,夕阳下去了,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来到一处小镇。

走在那古老的街道上,见着了一个汉子,秦臻便问道:“请问大哥,这是什么地方?”

“此镇时双叶镇,我看你们都是从外地来的吧?”那汉子笑道。

“是的,我们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秦臻微笑道。

“你们是不是来省亲的?”那汉子多问了一句。

“不是的,我们只是途经此地而已。”秦臻又笑道。

“你们是要到哪去呢?”那汉子又问。

“我们向四川去。”秦臻道。

“你们要去四川,可知要经过一个什么地方?”那汉子叹息了一阵。

“我不知道要经过什么地方,兄台知道不妨告诉在下。”秦臻道。

“那个地方是此去四川的必经的地方,咳,去不得,去不得。”那汉子叹了几声后便匆匆跑走了。

秦臻与胡月暗暗奇怪,胡月便问:“他的话里似乎是想告诉我们,要去四川就要经过一个极其险恶的地方,而那个地方他却不敢提起。”

“那个地方一定有古怪,现在天色晚了,我们便在这镇上过得一晚,明日再启程。”

到了客栈,所幸还剩了一间客房,旅途困乏,秦臻与胡月又是沐浴一阵,而秦臻便让胡月睡在床上,自己拿了几块板凳一放,胡乱睡去。

次日醒来后,胡月便叫醒了秦臻,见他头枕在一条长凳上,两腿却远远的放在另一条长凳上,这睡法虽在江湖上惯用,但是对于秦臻就不免显得有些好笑了。

“秦大哥,你那样睡法,一定睡不好吧?”胡月此刻问道。

“江湖儿女,这样的睡法都应该习惯。”秦臻笑道。

“不过你睡的样子真的好奇怪。”胡月笑道。

“是不是丑态百出?”

“我说是千娇百媚。”

“月儿妹妹,我说你是不是跟着莺莺真的学坏了?”

“秦大哥,不要生气,我是开玩笑啦。”

“你若将你秦大哥当做了女人,我可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你。”

“谁说我将你当做了女人了?”

“千娇百媚,这是形容女子的,你却用到了我身上,这就很明显了。”

“我把天下的男人都当做是猪,也不会将秦大哥,当做女人的。”

“那你现在将我当做什么?”

“大哥,我一生最好的大哥。”

“你一下子这般夸我,我真的有些无地自容。”

“走吧,秦大哥,和你开玩笑的,你不用当真嘛。”

“是该走了,昨天听说去四川要经过一个凶险的地方,难道你就不怕?”

“有着秦大哥,就管他天塌下来,我也不会怕。”

“如果我怕呢?”秦臻神秘一笑,似乎在逗胡月开心。

“就算是再凶险,我相信秦大哥,你也不会害怕的。”

“你又说大话了,我们都是人,有些东西我们都害怕。”

“你说我们不是人该多好啊,那样子我们就什么都没了顾虑了。”胡月笑道。

“越说越远了,好了,小丫头,走出去吃了早饭便上路吧。”

胡月“嗯”地应了一声便跟着秦臻出了房门,这个天却是一个艳阳天,户外的阳光格外的刺眼。叫了一桌酒菜,这次秦臻却没有喝酒,只是喝着清茶。

“秦大哥,你这次怎么不喝酒了?”胡月好奇地问。

“酒虽然是个好东西,喝多了也会变成穿肠毒药的。”

“这又是为什么?”胡月笑问。

“你就不要寻根究底了,反正你一定要记住,酒,可以喝,但是绝对不能喝的过多。”

“我记住就是了,不过好像不管我的什么事,我从来都很少沾酒的。”

“若没有什么事,又何必去沾酒呢?”秦臻叹道。

“秦大哥,你怎么了?”胡月便又发现秦臻在望着外面发呆。

“没有什么。”秦臻在她的叫声中清醒过来,又看了看桌上的菜,才发现一顿饭菜便也吃得差不多了,便又笑道:“你吃饱了没有?”

“嗯,够了。”胡月点着头道。

到了结账的时候,那小二来收银子,秦臻便又问道:“向此往四川去,去得么?”

那小二连忙摇头道:“去不得,去不得,客官……”

“算了,我去到那里就知道了。”

“我瞧公子定是富家子弟吧,干什么和自己过不去呢,去那穷山恶水的地方做什么?”

“小二,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我要去便去,死生由命,我也不怕什么。”秦臻笑道。

那小二见秦臻什么都不怕,便俯到他耳边悄声道:“公子,你如果真的要去,我也就悄悄地透知你知道,你所去四川,就要经过几里外的万绝岭,那山虽是不起眼,却住着几个强人。武功可了不得,好多的好汉都死在了他们的手里。你这身打扮,就是一个富家公子,他们一见,肯定要抢你的。我劝你还是乔装一下好,说不定他们看你们不起眼,便放你们走了呢。”

秦臻听后,只是展开折扇微微一笑,便向胡月道:“我们走。”

当下便骑着那匹红马向着那所谓的万绝岭走去,却也没有乔装。

走了一阵,穿过一片翠竹林。来至一处,大山挡道,远远见得山上面绿树成荫,古道幽深,正是盗匪最爱出没之地。

“秦大哥,你说那些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胡月问。

“等会看见了,一切便可知分晓了。”秦臻笑道。

“小二叫你乔装,你为什么不听他的?”

“我就是我,干嘛要装成不是我自己?”

“可是那样,我觉得真的要好一点呢。”

“我们再怎么装扮,也还是自己,生来一副皮囊,也都无法改变什么,若是畏惧他们,我也不会到四川去了。”

“可是……”

“好了,就算他们再厉害,秦大哥也不会叫他们伤害你半根头发的。”

“我不是担心我自己,我是担心你。”

“不要担心我,走吧,就算真是地狱,我也要去闯上一闯。”

当下秦臻下马,拉着缰绳,让胡月坐在马上,自己在前引路,走上了那万绝岭的林荫小道。

小道幽径,却不是很崎岖,到了山上却还算平坦,两旁杂草丛生,林间浮动着一股山间的特有的味道,草香,木香。

走了一会,秦臻还是没有瞧出什么异样,胡月更是笑道:“这么好看的地方,哪会有什么强人?那些人是不是在骗你我?”

秦臻低头沉默一阵,仍是在前牵着马寻路,却没有答话。

山间安静地有些吓人,不过也不是纯的无声,那枝头的小鸟儿便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的不停。“这里的确很美,是一个佳地。”

“想来你是走错了地方了!”空气中忽然传来这阵声音,听起来是一个莽汉的声音。

接着就像是落了一阵天风似的,四个影子,便从天而降,挡住了他们的道路。

原来是四个中年彪形大汉,个个都是高出了秦臻一个头,虎背熊腰的。为首的满脸络腮胡子,像是刮过不久,此刻只是长出了一点点短毛,浓眉大眼,头上缠着黄巾,身上半裸的披着一张豹皮,后面的那些人看起来也像是个个凶神恶煞,头上都裹着一色的黄巾,不过都穿的是平常的衣服,没有多少特别的。

“在下有礼了,不知各位好汉,为什么挡住在下的去路?”秦臻一拱手便向他几个笑道。

“你可听说过一句俗话‘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老话么,识相的就留下你的钱财。”那为首的汉子喝道。

“我这里有一万两,你们拿去分了吧。”秦臻便从怀中拿出了一万两的银票,对那几个汉子笑道。

“算你识相,银子拿过来,我们就放你们过去。”那为首的汉子笑道。

“如果我们要在这里赏景呢?”秦臻笑道。

“那你就要多给一些银子了。”为首汉子又笑了。

“给多少?”秦臻问。

“我看你也是个有钱的人,钱对你来说算不上什么,不过我瞧你背后的那位姑娘倒是长得挺标致的。”那汉子话中便带了几分淫荡的味道。

“钱,可以给你们,若是你们想打她的注意,你们就错了。”秦臻摇着折扇笑道。

“我说你一个只会享受荣华富贵的公子,难道我们几个还会怕你们。”那四个汉子中的一个汉子此刻也站出来道。

“我说你们不要乱想,不然到了时候,后悔莫及。”秦臻又摇了两摇手中的折扇。

“看起来你这文绉绉的样子,不像有什么武功的人,你就不怕我们几个今天结果了你?”另一个汉子也笑道。

“不要乱说话。”秦臻始终地摇着头,他已经知道了那几个汉子的实力,原来真的是叫当地的百姓夸大其词了。

“小妹妹。”其中一个汉子便冲着胡月喊。

胡月似乎没有听见,那为首的汉子便又笑道:“小妹妹,你跟着这个只会赏风弄月的公子干什么,出了事也不会保护你,你就跟了我回去,当个压寨夫人,有什么不好?”

胡月还是没有理他,秦臻却在一旁摇着折扇微笑,为首的手中提着双手大锤,此刻心想肯定要露两手才能打动那位姑娘,便大锤一甩,向秦臻击来。

秦臻一个弯腰,便躲了过去,那汉子大锤在空中舞的呼呼直响,若是被这大锤击中,那人肯定是要受着重伤,而大锤最难的便是怎样击中敌人,若是多次都能击中,那么也可算得上使锤子的好手,这汉子却是苦练多年,这几年来一般对手来讲都是一击便中,此刻一击不中,脸上却突然觉得火辣辣地生痛,原来胡月此刻已从近旁树上取下一支枝条,待那汉子击来的时候,趁机一击便大中了那为首汉子的脸,顿时那汉子脸上留上了一道红印。

“原来那位姑娘是位高手,我们几个倒是瞧走眼了。”那为首的汉子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痕道。

后面便又走出一个拿剑的汉子,走到那为首的汉子跟前道:“大哥,我来帮你。”

秦臻此刻却将马牵到一旁去了,对那些汉子道:“你们最好一起上。”

为首的那汉子笑道:“呸,对付你们两个小毛孩,还要我们哥儿四个一起上?”

秦臻笑道:“不是我们两个,而是她一个。”秦臻便将马拴在一旁的树上,竟悠闲自在的靠在那一旁歪脖子的柏树上。

那为首的汉子听了之后便大笑道:“你就不要少唬人了,哥们不吃这套。”便又向那胡月笑道:“美人儿,我手下一定会留情的。”

胡月此刻却没有理他,站在那里,望着秦臻。

秦臻微微朝她一笑,她便知道了怎么做。

“你们还是一起上吧,他说你们一起上就一起上。”胡月冷冷道。

“这不是叫我们捡了个大便宜。”又一个汉子道。

“我们几个便一起见识见识那小娘们的高招吧。”此刻说话的是一个拿着长枪的人。

胡月手中的枝条此刻被真气充盈,笔直的像一把利刃般,上面的那些小叶儿此刻化为几只利器直直的向那为首的汉子击去。那汉子见到不对,手中双锤挥的呼呼直响,一道旋风便将那些叶儿挥了开去。“越女剑法”灵动婉转,转而击向了那持剑的汉子,那汉子手中真剑舞得金光道道,当下也逼得推开了十几步。那汉子忽地从旁树上顺手摘下一把绿叶儿,暗施真力在那些叶子上,便似打飞镖般击向了胡月,胡月一转身,左足又踢向那击来的持枪的汉子,手中剑法一变,却是那“天道剑法”,这天道剑法本是胡月爷爷归隐之后所创,在江湖中很难遇着。这剑法一出,那持剑汉子投来的似利刃的叶子,忽地好似被她的剑吸到了她手中的枝条的四周,忽的一指,枝条指向那持剑的汉子,那叶子竟原路返回击向那持剑的汉子。那持枪的慌忙地赶上,一套“紫云销魂索命枪法”,来去无影,而那使锤的此刻也加大了力道,持剑的汉子此刻便躲过那些叶儿,此刻剑招一边又使出了自己绝技“平阳化剑法”,而此刻那拿着一对钩子的汉子也跟着上来,一套“离别钩法”来的极为怪异。

胡月一声冷笑,一个旱地拔葱,便转到了那为首的汉子面前,脚上走着“随缘漫步”之法,那汉子一时对他的身影很难分清,忽的觉得自己两肩上肩骨与锁骨间被人重重一戳,只听一声脆响,两只手臂便软软的垂了下去,手中两个大锤重重落到地上。

那几个兄弟一见大哥被人用了这么厉害的卸骨之法,卸掉了双臂,都是一阵愤怒,手中兵刃更是向着胡月身上的要穴招呼,当下也不管对视只是一个小女孩,反正要置之死地。胡月一味退让,忽然又瞧见秦臻在一旁在对自己使了一个眼色,手中的枝条向那三个汉子一抛娇呼道:“我不赔你们玩了。”那几个汉子见那枝条飞来,一阵乱剑,乱枪,乱钩便将那枝条弄得粉碎。他们此刻哪肯放过胡月,拿着兵器便向胡月击来。离到胡月身旁不远处的时候,忽然觉得各自腰后的“中枢穴”重重一点,顿时他三人再也难动的分毫。

秦臻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笑道:“我说过你,你们最好别动错了主意,你们偏偏不肯听。”

那为首的汉子却喝道:“技不如人,也只好认栽,要杀要刮由你们。”

“你们都是很不错的硬汉子,不过你们为什么要做这档子事呢?”秦臻问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做的事,谁也管不着,你管我们做什么?”那持剑的汉子冷笑道。

秦臻却没有再说什么,便却将那老大的肩给他接上,又解开了那三个的穴道。

“我管不了你们。”秦臻笑着道,然后又对胡月道:“我们走。”

然后秦臻还是那样在前面牵着马,胡月骑在马上继续向前赶路,但见秦臻走在前面却丢下了一叠银票,但听得他在前面笑道:“这些钱,你们拿去,做件正当的生意。”

此刻那为首的大哥却叫住了他道:“大侠慢走!”

秦臻回头微笑道:“几位难道还不服气?”

为首的那大哥笑道:“我们几个虽是强盗,但也是铁铮铮的汉子,我们这次输得是心服口服。”

“那样便好,我瞧你们心底还算没有坏到无可收拾的地步,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们从今起若能改邪归正,不再做这勾当,倒不失为一件好事。”秦臻道。

“我见大侠如此仁义,对我兄弟几人如此忍让,刚才多有得罪,望你见谅。”那为首的道。

“你们若能幡然醒悟,我也为你们高兴。”秦臻道。

那为首的笑道:“我叫成武,那个事我兄弟成德,”他便指着那个持剑的汉子,又指向拿着双钩的那个汉子道:“那是我二弟成心。”接着指着那持枪的汉子道:“他是我们结拜兄弟严平。”便又问:“不知大侠的名讳是?”

秦臻笑道:“在下秦臻。”

“原来是秦大侠,我们好几次听到过你的英雄事迹,今天倒是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望秦大侠能够原谅我们几兄弟的鲁莽。”

“你们几个又是怎样做起这活路的?”秦臻问道。

“说来话长,此刻这样燥热,如果秦大侠不嫌弃,就请到我们山寨中一聚如何?”成武笑道。

“我也正想看一看这山上的风光,我们这便走吧。”秦臻便拉着骏马跟着他们到了山寨里去。

“多谢秦大侠能赏脸。”成武高兴地道。

山寨处于山中的一处断崖边,显得有些奇险,走过一座吊脚桥才过到对面的山寨来,但见此处山草遍立,显得绿意盈人,秦臻等又随成德在四处观赏了一番,虽是小山,但是四周的景物各异。

转眼到了晚间,成武等好不容易将他留在山寨,奉酒款待。

“四位想来也不是甘愿当一个草莽,何不去做些正经生意,待得他日,百姓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保家卫国去?”秦臻喝了一杯酒便道。

“秦大侠说的是,不过苦于我们在这贫瘠之地,这几年来都没有什么收获,此次受到秦大侠的资助,我们一定不会再做这档子事了。”成武笑道。

“不过说要为归家效力,我觉得这倒渺茫的很。”成心叹道。

“你又何须感叹,做什么也要等待时机,不能急的。”秦臻笑着道,便又喝了口酒。

“我又个提议,不知秦大侠同不同意?”严平此刻笑道。

“请说。”秦臻道。

“我们本来是不打不相识,我们兄弟几人与大侠干了这杯酒后,大家就是好朋友了。你看行么?”严平道。

“为什么不行?”秦臻笑道,手中的酒杯便举了起来。

大家一起碰杯,一见如故,又多喝了几杯。

次日醒来,秦臻在山寨中用过早饭,便要离去。成氏兄弟几个苦苦想留,却是怎么也留不住。离别之时,秦臻便笑道:“他日还有机会再见的,不知你们今后打算怎样?”

成德笑道:“我们兄弟几个想好了,便就在双叶镇附近开家渔场。”

“这样很好,有着打算,今后也用不着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了。”秦臻微笑道。

说着向私人挥手道别,向着四川而去。

不觉中又过了半月之久,秦臻、胡月二人一路上风餐露宿,这天晚上却没有寻到住处,夜里还在行路。是因月光似水的缘故,虽是半轮弯月,但也照得路面清清楚楚。但见天上繁星点点,盏盏恍若明灯。他两人不熟道路,这样走来走去还是没有找着人烟之处。又见眼前一座高山直上云霄,有着气吞五岳的味道。东北远处有条江河,滚滚东流。不禁使人想起了李太白的诗“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不过此刻却不是秋,但是也有一样的意境。

秦臻这才知道到了峨眉山,便向胡月道:“月儿妹妹,你看这座大山。”

“这座大山好高啊。”胡月抬头望去道。

“这便是四川的峨眉山。”秦臻微笑道。

“听爷爷说过,四川峨眉山自古钟灵琉秀,今天见着了,果然是这样。”胡月也是一阵叹惋。

“不过我想我们今晚不能到客店去了,又要在这附近的山洞过上一夜了。”

“没什么,有着这雄伟的大山相伴,也很不错呀。”

“嗯,我们便过去找找山洞吧。”

当下在那山脚下四下找寻了会,山若大了,定然就有不少的洞穴,靠着上山的路上他们便找到一处山洞,几下打扫之后,又找了些青草铺上,将马拴在一旁,嫩绿的草儿,正合马儿的胃口。便与胡月在里面生了一堆火,坐在那些青草上面休息。秦臻又出去一望外面,夜色之下的峨眉山的确别具风味,向那上山的山路望去。但见小道九曲连环般,向上通去,两旁的青草起伏,隐隐中还可看见一些野花。月光似水,峨眉山却似一位仙女般亭亭玉立。秦臻看了一会,便又走到洞中休息。直到半夜,秦臻似乎听到外面有人声。便走到洞口,便听见了一个汉子怒声喝道:“余师弟,我真没有想到,实在万万也想不到,你……”

对这峨眉山的景色,能使人生出一种豁达的情怀来,却有一曲〖中吕·普天乐〗可以道出其一二:

折腰惭,迎尘拜。槐根梦觉,苦尽甘来。花也欢喜,山也相爱。万古东篱天留在。做高人轮到吾侪,山妻稚子,团栾笑语,其乐无涯。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