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纵一把全文免费阅读

放纵一把

简介:放纵一把的作者是篷雨,这是一部江湖武侠小说,讲述了一个冷酷无情的江湖世界,晕染着身不由己的恩恩怨怨。在一个小到只需半个时辰就能走完一圈的岛上,藏着一把传言已久的刀——残刀,江湖中人都在四处打探寻找刀的下落。袁惜泽中日盯着这把刀发呆,她的儿子却不知道父亲是什么,直到他登上大陆,江湖中的凶险之旅才正式开始……...

《放纵一把》精彩内容

暖儿要了解雪狼,不仅要了解雪狼的为人,也要了解他的身世。或许在暖儿的眼中,想知道雪狼的身世要远远想知道他的为人。因为暖儿爱财,她评价一个人,首先就要参考那个人的身份与背景。

雪狼此刻已全都沉浸在暖儿刚才那落寞的神情中,他不会想太多,他不懂人性的复杂,自然,他便不会挖掘暖儿的言外之意,自然不会把一个人看得很透。

雪狼道:“荒野岛。”

荒野岛对生活在中原里的人而言是极其陌生的,那座岛屿没有任何的传说,更没有流传于中原真实的故事。

荒野岛在中原人眼中是陌生的,自然,岛上的人在暖儿的眼中也上陌生的。

其实,雪狼刚才在暖儿的眼中并不是很陌生,因为她爱财,她对财从来不陌生,她对有钱的人更是一见如故。但当她听了荒野岛这三个字的时候,雪狼在暖儿的眼中也就越发的生疏了,因为这个荒野的名字太凉,太旷,自然,只有穷人才会生活在那里。

雪狼的衣装开始令暖儿感到有些失望,雪狼的出处也令她感到失望,不过这些失望并没有让暖儿感到彻底的心寒,她还存有最后一丝希望,她希望雪狼是个有钱有势的人,因为她想有一个依靠,而且,当她第一眼看到雪狼的时候,便认为他是一个很好的依靠了。

暖儿最后一丝希望便是她最后的这个问题,她来找雪狼是想依靠他,还是想报复他也取决于这个问题。

暖儿问道:“那么你有权势吗?”

雪狼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个问题的用意,因为一位与权贵不感兴趣的人,自然对这样的问题很不屑,更是不会存有过多的考虑。

雪狼道:“没有。”

雪狼说的很肯定,他的话是不会搀假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也是暖儿所能看出来的,之所以暖儿看得出来,所以她又一次感到失望,这也便让暖儿彻底的绝望。

也是那很有力的回答,暖儿知道了,雪狼并不是自己的依靠,而是自己所要找的仇人。

想杀雪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暖儿并没有忘记他的刀,那么的快,那么的狠,但是杀人的方式有好多种,就像红衣十三娘一样,她在杀那些男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过她贴身的宝剑,而是用她的柔情。

暖儿有着红衣十三娘的姿色,也不乏她的那般柔情,但是暖儿知道,即使红衣十三娘在此,用她那摄人的魅力,也是无法征服雪狼的,因为雪狼根本就不屑于美色。但是,暖儿也有办法勾住雪狼的心,因为她在刚才与雪狼那寥寥数语间,似乎也已经了解了雪狼。

暖儿道:“不会的,无钱无势的人在夜晚是不会去那烟花之地的,更不会自不量力地在那里惹是生非。”

雪狼很肯定地说道:“我相信,有些事是不可以用权势来衡量的,而是用刀。”

暖儿笑了笑,她看了看那把被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残刀,但转瞬,她的视线便离开了,因为那把刀的血腥味儿实在太浓,她不敢长时间地去看,更不敢用心去体会。

暖儿道:“你是高手,你在武林中很有威望?”

雪狼道:“没有人认识我袁雪狼。”

暖儿道:“但是你杀的那些人家中都很有势力,他们可以请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来讨你的命,你就不怕?”

雪狼笑了笑,他又摆了摆头,道:“为什么要怕,我想并不是每一个刚入江湖的人都能立即成名。”

暖儿道:“你说的没错,他们在江湖上打拼多年才会成名,难道你很自信你有一流的武功?”

雪狼是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实力的,他太自信,他要比一位叱咤武林的江湖奇人还要自信的多。通过昨夜他挥刀便一连杀死那么多人,而且他看到自己出刀是的速度要超乎自己的想象,他也变得更加自信了,太过肯定自己的人也许是可以让人感受得出他的傲慢的。

雪狼道:“我有,我想我很快就能成为江湖上一流的高手。”

暖儿并没有仔细地去听雪狼的这句话,而是在酝酿着她那可怜的会让人心酸的样子,在雪狼的眼中,暖儿的忧郁要比她那可人的模样更加地耐人寻味。

雪狼注意到了,可那到了她眉宇之间的那份笑意,他也开始变得很愀然,他很关注暖儿此刻的样子。

雪狼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这是一种寒暄,这是雪狼对一位陌生人的关怀,他不会用金钱,名位来衡量一个人,正如他的刀,不会遇到花花公子便收起在腰系间。

暖儿的声音有些颤抖,像是在呜咽,但是又强忍住了啜泣,那样的声音说起话来很慢,总是会间断,在间断时也会连绵。声音有些轻柔,有些沉闷,有些像是在诉苦,可是细听却是那么的真诚。

这样的声音回让好多有钱势的公子所不屑,但是却无法不让雪狼心有所颤。

暖儿道:“没什么,只不过我不像你,我不会武功,我又没有家,在这个世界上更是没有什么亲人,我也没有什么依靠……”

雪狼道:“什么,那你的父母呢?”

暖儿又伤心地说道:“在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母就染上了瘟疫,不久便相继去世了,我迫不得已到了宜红醉楼,一晃,在那里就呆了八年。”

这或许真的是暖儿的经历,否则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就不会是那么的真诚,怅惘,她所受的苦自然与雪狼在荒野岛所受的苦不甚相同,一种是内心之中的苦,一种则是身体上的疲惫不过,他是可以感受到暖儿那时的无助的,因为他现在看到了暖儿的无助。

雪狼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因为他原本就不会安慰人,即使他现在很想去安抚暖儿那脆弱的心灵,他很想把自己作为暖儿的依靠。

暖儿看着雪狼,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柔,那么的亮,雪狼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美丽,美的就如同夜晚那当空的皓月,有些冷漠,有股凄凉,美的也叫人感到有些心碎。

暖儿也在看着雪狼,她似乎看出了雪狼在想些什么,否则她不会在那已经被风吹干泪花的脸上再次铺上一点泪光,暖儿的泪水可以随时而落,因为她每流一滴眼泪,都是她潜在的目的。

逐渐的,雪狼在暖儿的目光中开始变得模糊,模糊到一直有些发暗,她一夜没有睡,自然是又困又累,她的身子在微微地向前倾着,直到倒在了雪狼的怀里。

雪狼下意识地抱住了暖儿,他看着暖儿那苍白的脸庞,有些干涩的嘴唇,暖儿确实是美丽的,即使她现在很憔悴。

不会没有一个男人不会因自己怀中的丽人所心动,雪狼没有爱过什么人,不过这并不代表雪狼就不会爱,不想爱,他心动了,他对一位刚刚相识不久的姑娘心动了心。

雪狼陌生于这里,他不知道有人在追杀着自己,所以他无所顾忌地抱着暖儿在街头漫步,他不知道在中原中存在的客栈是供人休息的地方,所以他并没有把暖儿带到客栈。

雪狼在了无头绪地寻找一个可以供人休憩的地方,他越走,路越偏,越走也便越陌生,但是,那个地方雪狼虽然很陌生,但是却让雪狼觉得很兴奋。

那个地方之所以很破旧,是因为那里没有人,那个地方之所以让雪狼感到很兴奋,因为那是一间小屋。晨光的朦胧,美化了那间看似破旧的小屋。也就是因为小屋看上去很朦胧,所以才会显得那么神秘,这里又是雪狼所陌生的土地,所以它便显得更加神秘了。

中原里所有的事物都是让人所害怕的,但是雪狼却偏偏不知道害怕这个词。

雪狼缓缓地走近了小屋,离小屋越近,他便越是觉得小屋的普通,越是简陋,然而雪狼此刻却闻到了一股香味儿,香气是清新的,淡雅的,更是赋予幻想的。

想象中的事物是绝对美丽的,即使雪狼眼前的一切并不美,香气是从这间屋子里散发出来的,所以雪狼便有些迫不及待了。

于是,雪狼推开了门,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他在找散发那股香味儿的根源。

查看全文

篷雨其他作品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