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全文免费阅读

红月

简介:红月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作者叫回形针。江湖是杀机四伏的;江湖是弱肉强食的;江湖是快意恩仇的;江湖是行侠仗义的;江湖也是生离死别的……传说江湖上有三位奇侠:龙嚣不仅是武学宗师,而且棋艺高超;王双医术高超能够起死回生;文钦是位受人追捧的女侠……三人从并肩除恶到退隐江湖,留下令人难忘的传奇故事……...

《红月》精彩内容

追溯到三十多年前,江湖上有两个武功绝顶的高手,一个叫文钦,一个叫龙嚣。

文钦是的楼主,而,是当时乃至现在武林中一个强大非凡的门派。

在苏州城有一次轰动江湖的比武,就正是这两个人的对决,胜出者无疑就是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当时很多人不远千里前来观看这一场决斗。

决斗的地点就是在苏州城的青霜阁屋顶。

那一场对决是从黄昏打到了深夜,两人仍是不分胜负,而且都身受重伤。

决斗的结果就是两人以平局收场。

在那之后,龙嚣就退隐了,而文钦也开始了她漫长的闭关修炼。传闻这两个人的决斗并没有就此收场,每隔五年,他们就要约战一次。

龙嚣没有妻儿,只有一个养子,名叫龙宛,龙宛是他武功唯一的一个传人,也正是龙居山庄的主人。

也就是我的父亲。

文钦却有很多个弟子,其中那些武功顶尖的人也就是的阁主,神算子的推测,当年潜入龙居山庄偷窃武功秘籍的人,最大可能就是的人,受命于他们的楼主。

这也正是神算子不敢插手的原因,因为传闻中的文钦不但武功绝顶,为人非常残忍,在江湖中,所有人对她对于,都很畏忌。

卢百城前辈坚持让我在那一家名叫玉川阁的棋社等他,等他的消息,而他只身前往青霜阁打探消息。

他说过,这是一件十分凶险的事情……

青霜阁就是苏州城中的分派,一家酒楼或者女肆,据说那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于是这样三天过去了,神算子始终没有带回来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直到第四天,第四天直到天黑,老人始终没有回到约定地点,玉川阁。

我的直觉告诉我,或许出什么事了,意外情况。

两个时辰之后,我告诉自己,不能再等了。

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却已经死了。

我在苏州城南的一间磨坊外找到了卢百城的尸体。

是被利剑贯穿胸膛,神情却十分安详。

他身上还是之前穿的那一件灰色略显破旧的麻布衣,只是现在已经被血液染透,那种生命凝固的铁锈色。

我翻转了他的手掌,掌心有一个没有写完的“楼”字。

这是他给我留下的,最后的信息。

有一个地方必然有我要的所有答案,这个地方就是……

这一晚,月光毫不吝惜地挥洒在灯火阑珊的苏州城。

我怀着心事,抱着大不了一死的决心走了进去……

木地板,竹制的屏风,丝绸的帘幕,有风过时候,有如湖面浮起的涟漪。

有一女子拦住我,问:“阁下可是楼主的客人?”

我摇头说不是。

那女子转身要走,我将她叫回来,说:“不过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见你们楼主。”

女子抿嘴一笑,竟然就同意带我上楼,然后她引我上楼。

灯火朦胧,歌舞之下,如梦境般,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的一位衣着华贵的妇人,她始终背对着我,所以我也始终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楼上有三名艺妓,一个在室中间飘然起舞,一个闭目抚琴,还有一个在引吭高歌。

歌曰:“风息,烟云暮霭。但饮,望断尘埃。江湖一如画,英雄栩栩。风归处,挥剑斩尘缘,斩不尽缕缕恩仇。寄梦云间,孑然饮恨,朝夕却无声。叶落西墙时,再饮。天山下,一决雌雄……”

一曲未尽,从楼下走上来六个人,这六个人神情各异,其中有一个红衣女子,她的身后背负着好几把宝剑。还有一个好像是女扮男装,这人神态傲慢,眉间凝有隐隐杀气,她的身份似乎是红衣女子的主人。

我一眼就看出来这两个人不是一般的江湖人物,都是用剑的高手。

好像有某些事情将要发生。

我在一旁只是饮酒,静观其变。

一曲之后,歌者捧出一面琵琶,古筝停了,那面琵琶却弹起了十面埋伏。

此时的气氛异常紧张,几乎所有人都盯着弹琵琶的那个女人看,而那个青楼女子丝毫没有慌张,自若地弹完了一曲。

不久之后青霜阁的阁主现身,赢得了片刻宁静。

从屏风后转身出来一个衣裳华丽的女子,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她那样妖娆而凶狠的眼神,她的身上藏着无限神秘,时刻吸引着你,神秘间隐藏着有如毒蛇吐信的危险。

而这个人,正是青霜阁的阁主,霜冷峰。

这六位客人是来兴师问罪的,他们认为是霜冷峰杀死了神算子,另外还杀死了他们的一个姓岑的朋友……

令人意外的是,霜冷峰竟然直言不讳地承认她杀人的事情,但在偶然间,我又看到她蹙眉流泪起来,她的眼神告诉我,她隐藏了某些事情。

双方的冲突似乎一触即发。

“果然是不速之客……”她的目光扫过台下的所有人。

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的……

女扮男装的,名叫王如令的人,整个屋子里,只有她的呼吸最低沉均匀。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的内功修为是这里所有人当中最高的。

从一开始,霜冷峰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王如令,而似乎对其他人都视若无睹。

她说:“名剑门,王宗少主,王如令。闻名不如见面。”

众人一惊,我虽然不知道名剑门和王宗究竟是何方神圣,光是看众人的神情就可以推测,她应该是江湖中顶尖的高手。

王如令淡淡一笑,回答:“青霜阁阁主,霜冷峰,幸会。”

“不知道阁下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其中的一个年轻人抢过话头,说:“近日以来苏州城不太安宁,时有命案发生。”

他的话略作停顿,又接着说:“今晚子时,我从楼下拾到一件东西,不知是不是阁主遗失的。”

他拿出铁算盘,丢在桌上,铁算盘……那不就是卢百城的铁算盘吗?

霜冷峰看过之后大笑不已:“捕头兄弟说话大可不必这样拐弯抹角,这件东西不是我的,不过我却十分认得。”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个捕头,他说:“怎讲?”

霜冷峰敛住笑容,转变成为一种尖锐的语调,说:“卢百城,人称神算子,此人近日来多次潜入青霜阁,窃听本教机密,由是可恨。三天前我曾告诫他,不出三日,就让他横尸街头。”

她说:“而今天,刚好就是第三天。”

年轻捕头微微变色,用一种略为发颤的声音说:“那前几日岑家灭门一案……”

“不错,”霜冷峰毫不在意地说,“岑家上下,鸡犬不留。”

这几位客人当中的最胖的一人拍案大怒,质问道:“师父为人耿直,从来没有跟你们有过什么过节……”

这个胖子的身份,好像是遇害的岑家主人的某个徒弟。

霜冷峰说:“没什么过节。岑家武功低微,而且还是一个假善的伪君子,却要号称苏州名门,名门正派什么的,我听了就要生气……”

她说:“我生气的结果,通常就是这样,一个活口也不留下。”

这就是传说中的?

王如令冷冷地哼了一声,很像是发难的预兆。

霜冷峰转向王如令,假笑着向她道歉:“王姑娘,这话可不是说你。”

王如令冷笑着,说:“霜阁主,我真是差一点就误会你了。”

顿时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

霜冷峰不再说什么,她坐下来,闭着双眼,手轻抚琴弦,我只能听到一阵低到几乎听不到的弦音。弦外之音略有悲凉的深意。

一阵突如其来的响声打断了霜冷峰的奏琴,众人的目光一同向这阵声音的源头望过去,原来是这一行人当中那个最胖的人在猛捶桌子。

他说:“你杀我家师父一家,现在,现在要是不能给一个令我满意的交待,明天我就把这青霜给阁拆了。”

霜冷峰怒目地望了他一眼,说:“我见不到你拆我的青霜阁,真是可惜……”

她用冰冷的口气说:“因为你活不到明天了!”

就在这时,之前唱歌的那一名艺妓提着剑冲他走过来,几乎所有人都警觉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我清楚看到她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一挥衣袖,之后再转身走到霜冷峰身旁。

再回头看一眼刚才的胖子,两支袖箭射透了他的胸膛,他就这样一声不吭地躺下了……

这个女人出手实在快速,我都没有十足把握能够避开她刚才这样手法的突袭。

他们这一行人当中有一个面容严肃的刀客,他在胖子倒下之后立刻向霜冷峰出手,然而他却并没能靠近霜冷峰,之前弹琴的艺妓在他飞身上前的一瞬间里出手,然后用一条银光闪闪的锁链将他活活勒死了……

这一个艺妓的出手,比前面的那一个人更快了。

“霜冷峰,阁主阁下,你就是这样肆虐杀戮来体现你的好客吗?”

这次站出来的是另一个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再看一眼,我猛然震惊!因为我突然发现,我要找的失散多年的兄弟就这样出现了,龙北兆,就是他。

他就是龙北兆!

这一切都是发生的那么突然,让我来不及理清自己的情绪。

霜冷峰说:“你是谁?”

“这不重要,我和刚才被你们杀掉的两个人一样,是你们的客人。”

“客人……有的客人既然都不想活了,那就是该死。下手就一定要到位,绝不能叫我们的客人失望。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这两个人,他们怎么该死了?”

“你想知道?好,那我告诉你,这个胖子是的常客,平日在苏州横行霸道,欺压百姓,祸害乡里,而且谁都不放在眼里,可笑的是这样一个人他的武功却是极为低末——然而这些都不是他的死因。”

“那是什么?”

“是因为他是第一个胆敢在在我的面前拍桌子的人。”

龙北兆咬紧牙,一副不能容忍的样子,然后他竟然一抬手接着就把他跟前的一张木桌劈成了两断……

这不是在向霜冷峰挑衅吗?

果然,第三个艺妓很快向龙北兆走了过来,就是先前跳舞的那名艺妓。看来她是要向龙北兆出手了,那么,她的出手会不会比先前的两个人更快呢?不容多想,我拔剑站出来,挡在了他们中间。

而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王如令终于出手了。

她的身法快到了难以解释的地步,只见她一抬脚就将第三名艺妓踩在了脚下。

她说:“的刺客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平日无论是谁,必然手到擒来,不管是王孙贵族还是武林豪强,谁都不放在眼里。可笑的是,我今天看到的这几个武功却是极为低末——然而这些都不是我生气的原因。”

霜冷峰略笑地看着她,说:“是什么原因叫王姑娘生气的呢?”

王如令说:“胆敢当着我的面对我的人动手,你的手下,她算是第一人了。”

霜冷峰替她的手下解释道:“她还没动手。”

王如令向她的手下踢了一脚,那名艺妓就滚到一边。

“我也不屑跟这种小跳蚤动手,霜阁主,你来同我过几招吧。”

王如令与霜冷峰的对决,而这两个人都是极为厉害的高手。

两人相距约十五步,王如令持有长剑,剑身长约五尺一寸。出鞘锋芒中隐隐有血光,因此杀气沉重,却又有一股不俗的气势,难以言喻。

霜冷峰一直用一种相当挑衅的眼神看着她,而且最为险恶的藏在不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就是她那件非常华丽而宽大的衣袖,那两个袖子里面藏着一般人看不见的危险。

也许是暗器,毒雾,也许是两把细剑,也许是别的什么。

总之在她出手之前,那些看不见的东西就是最可怕的。但是让人意外的是,霜冷峰主动地亮出了她右手袖中藏的细剑。

就在王如令看见对方手上细剑的那一瞬间,她果敢地向前贴身,然后伸手出去点穴。

王如令使了一招“飞星”。

这一招“飞星”显然是虚招,因为她的另一只手已经拔剑出鞘,剑推到身前的瞬间她就会收住右手回来握住剑,然后才是最凶猛的进攻。

虽然王如令的剑法高明,但霜冷峰的身法也相当快,居然能够避开。

两人各有所长,王如令剑法精妙内功高深,而霜冷锋则是身法招数飘逸多变。

就在两人激斗未分胜负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惊叫。

龙北兆似乎突然上前抢一把刀,却意外受伤了。

“红叶,带他先走!”

王如令话音刚落,红衣女子就真的带他离开。

虽然这两个人的决斗十分精彩,但我不能再逗留观战,我要找的人现身了。

这个人,他是我母亲誓死保护的儿子。

他是我的父亲最后的心愿。

他是我的亲兄弟。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