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姬传之红颜劫全文免费阅读

帝姬传之红颜劫

简介:《帝姬传之红颜劫》是雨儿山所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琼花在天界本是琼花仙子,同时也是人间的仪福帝姬。而男主人公则是天界的将军,人间的太子。她心如止水,专心修仙,而他厌倦了死气沉沉宛如死水一样的生活,渴望爱情,也渴望自由。...

《帝姬传之红颜劫》精彩内容

宗望自打见了仪福,更加思念阿姑真,骑马在无边无际的草原上奔驰,夜过三更方才回府。

茂德帝姬独自一个人坐在凉亭里,望着月亮出神,忽然一阵大风吹来,茂德缩缩身子,在漆黑的月下,她那单薄的身子更显得凄凉。

金辇公主走来,关心道:“好好的,为何哭。手里拿的是什么”

茂德帝姬忧心忡忡,悲泣道:“是我绣给我孩儿的肚兜,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吃的饱吗?穿的暖吗?不知谁在照顾他,我家官人也被俘虏到这里,不知道是死是活。我现在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若不是为了我的孩儿,官人,我早死了,我忍辱偷生的活着,只是为了再见到我的孩子。”

茂德帝姬哭的伤心,金辇公主在一旁呆呆看着,心里酸酸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宽慰的话。

良久,在一旁坐下,喃喃道:“你还有孩子,我什么都没有,不过这样也好,无牵无挂的。”

宗望醉醺醺的走来,茂德忙止住哭声,擦了眼泪,扶他坐到石墩上,道:“二太子,怎么喝这么多酒,妾给你做碗醒酒汤吧!”

宗望没有答话,茂德瞧着他脸色不好,大气不敢出,退到一旁。

金辇仔细打量宗望一番,正好宗望也醉醺醺的瞧着她,金辇扬一扬脸,刚要走,却被宗望一把拉抱住,口里楠楠喊道:“阿古真,你不要离开我,我错了,当初不应该丢下你。我以后不会了,你别走,别走。”

金辇忙推脱道:“放手,我不是阿古真,你放开我,放开我。”金辇挣扎的越厉害,宗望抱得越紧。

金辇公主用尽全力一把推开宗望,端起石桌上的一碗凉酒,猛得泼了宗望一脸,只见碰的一声,瓷碗破碎的声音。

宗望惊醒,双目怒瞪,似乎喷烈火一般,忽然一巴掌扇了过去,金辇娘子白白净净的脸颊顿时多了五个手掌印,跌倒在地上。”

宗望愤怒道:“不知死活的贱人,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金辇公主平静的从地上站起,冷冷道:“我很清楚我自己的身份,我也知道我是谁,竟是二太子到不知道自己是谁。阿古真早死了,骨头都化成灰了,这里只有金辇公主,没有阿古真。”

宗望怒喝道:“闭嘴,阿姑真为什么会死,还不是死在辽人手里,我今天就杀了你为阿古真报仇。”

猛地抽出的宝刀,满身杀气向着金辇袭来,金辇灵巧的避开了,冷笑道:“你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

抽出随身携带的鞭子,直袭宗望门面,宗望侧身躲过,长刀斜辟,金辇左闪右夺,避开宝刀的锋芒,司机夺宗望的弯刀,二人斗了十几个回合。

宗望气血上涌,忽然一口血液喷涌而出,金辇紧忙侧身躲开,再回头,只看见宗栽倒的身体。

茂德见了心神未定,惊恐喊道:“二太子死了吗?这该怎么办哪!金人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金辇正色道:“怕什么,就算有事,也是我做的,与你何干,不会连累你就是了。”又道:“把他抬到床上去。”

茂德赶忙应了,与金辇把他抬进内室,放在塌上。金辇观察一会说道:“放心,死不了,他是病了,我开几副方子,给他吃吃就好了。”

茂德听了稍稍松一口气,惊奇道:“你懂医术。”

金辇不语,看着墙壁上的画出神,那画中的女子,二十八九的年纪,骑着一匹白马,穿着白袍子,披着黄狐狸皮披风,手拿弓箭,英姿勃发,尤其那双眼睛,明亮而多情。

金辇忽然觉得这双眼睛好熟悉,猛地回头一看,看见茂德的眼睛,和这画上的眼睛,倒有七八分像,忧愁、哀伤、妩媚,只是缺乏了画上英朗与朝气。

她忽然间明白了,为何宗望会选择她,也明白了,他身边的所有女人都和这画上的女人多多少少有些相识,也包括她自己,虽然她对宗望说不上喜欢,可忽然之间明白了宗望一直都把她当做阿古真的替身时,她还是极为愤怒的,冷哼一声,拽步而去。

次日宗望醒来,睁眼看到了白花,诧异道:“白花,你怎么来了。”

白花朝正在外间来回踱步的兀术喊:“哥哥,二王兄醒了。”又一把抱住宗望,道:“二王兄,昨天你的侍卫说你死了。可吓死我了,二王兄不要离开白花好不好,我不想你死。”

宗望温和笑道:“白花,你看二王兄不是好好的吗?别担心,王兄没事。”

兀术正要进里面看看宗望,只见沙虎走了进来,沙虎向兀术行胡跪礼,后面还跟着一个老先生,兀术冷肃道:“你好好替二太子看病。二太子有任何闪失,我拿你试问。”那老先生不但不慌忙,反而连连称笑:“老朽一定尽力为二太子医治,不过能不能治好二太子,在于二太子自己,不在老朽。”

兀术颇感意外,瞄了老者几眼,只见这老者,五十多岁的年纪,头发几乎全白了,身子十分硬朗,精神抖擞,一身锦衣,目光炯炯有神,颇有几分仙骨。

兀术态度稍微软和下来,和颜道:“敢问先生贵姓,哪里人士。”老者道:“老朽姓韩,燕京人士。”

兀术打量着他,充满疑虑道:“即是燕京人,怎会在上京,莫不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韩老头捋着胡子大笑:“要说目的,还真是有目的,老朽祖上几世行医,传到老朽这也是第四代了,为着一味药材,老朽连日奔波,来上京。”

兀术哦一声,又询问道:“什么药材,不知先生询问道没有,”

韩老道:“寻到了,乃是一株千年野人参,正要返回,不料遇到了故人。”

沙虎忙道:“启禀四太子,是我请韩先生来的,韩先生医术了得,前些时候,我阿者病了,就是老先生医好的。”

阿者是女真人对母亲的称呼,相当于娘之类。

兀术笑道:“刚才失礼了,请先生不要见怪。”韩老欣喜道:“四太子客气了,老朽可当不起,老朽明白四太子的用意,毕竟,谨慎一些是不会错的。”

兀术闻言尴尬笑笑,道:“请先生为王兄瞧瞧。”随领着韩老头进来,宗望一看到兀术后面的老者,脸色大为不悦:“兀术,你这是干什么,”

兀术和颜悦色道:“这位老先生,是为王兄调理身体的。”

宗望刚想轰出去,韩老头道:“二太子近日是不是身体发寒,胸闷气短,呼吸不畅。不吐不快,可有吐不出来。”

宗望闻言诧异,怔怔道:“你怎么知道,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韩老头道:“太子身体发寒,乃是前些日子伤寒所致,未得调养。一直没有好,至于胸闷,想必是二太子多年的老毛病了吧,我看太子,气色暗淡,神情焦躁,想必是思虑过多,平常太过思念,导致胸中淤积。”

一旁的兀术忙道:“既然先生知道病状,那就请先生开个方子吧!”

韩老头笑道:“二太子真的不认识老朽了。”

宗望道:“我瞧着先生面善,好像在哪见过,一时间记不起来。”

韩老头道:“在燕京枢密院,我曾经二太子瞧过病,太子军务繁忙,不记得老朽也正常。老朽曾向太子郎君推荐过一个宋臣,御史中丞秦桧秦相公,不知太子郎君可还有印象。”

宗望茅塞顿开道:“他呀!有几分印象,不过此人不适合侍金,既没有李若水,张叔夜那视死如归的忠心,也没有洪浩等士大夫的气节。”

一旁的兀术见宗望对韩老头所提的人不感兴趣,忙道:“先不说别的,先生先开个方子吧!”

韩老头摇头,道:“四太子,可记得老朽刚才说过的话,二太子的病只有二太子自己能医。”

兀术看了一眼暗淡无神,面容憔悴的宗望,淡淡道:“这怎么说。”

韩老头道:“风寒、胸闷,老朽可医,只是这思虑,老朽医不了,俗话说:心病还得心药医,解铃还需系铃人。”

宗望、兀术沉默不语,室内一阵沉静。

兀术沉思一会道:“你先去开方子吧!”那韩老头垂手告退,走了几步,止步道:“有一句话,老朽一定要奉劝二太子,酒虽好,喝多伤身,尤其是二太子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易饮酒,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老朽告辞了。”说罢,拱手告退。

良久,兀术开口道:“王兄,可听清了。”宗望凄楚道:“人生在世,哪有不死的,也许,死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反而解脱了。”

兀术急急打断:“王兄怎会有这种想法,记得以前,王兄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豪迈,兀术一直以王兄为傲,立志做一个像王兄一般的大英雄。”

宗望伤感道:“是啊!以前只想着建功立业,纵然是死在战场上,马革裹尸也没什么可怕的,如今,功名利禄都有了,可却永远失去了她,心里空落落的。”又看看朝气蓬勃的兀术,拍着他的肩膀,道:“王兄老了,而你却正年轻,看见你,就好像看到当年的自己,兀术啊!以后大金国就交给你了。”

兀术关心而又担忧看着宗望,想说安慰话,又说不出口。

宗望忽然大笑道:“瞧你,怎么还婆婆妈妈起来了,放心吧!王兄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这富贵荣华我还没享受够呢?别啰啰嗦嗦的。好了,你与白花走吧!别老在我这待着。一会海莲要来寻你了。”

白花忙道:“我不走,我在这陪你。”

宗望温和劝道:“你先回去,王兄明天去看你,你爱热闹,王兄这可没热闹给你玩,听话,快与兀术回去。”

白花不情愿的从坑上站起,酸酸道:“好,我回去了,二王兄你一定好好养着,若下次我来,你还没好,我一定让你不得安静。”

宗望闻言笑了笑,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宗望忽然喊道:“兀术,你可喜欢仪福娘子?”

兀术一怔,忽然想起宴会上宗望看她的眼神,一下子明白过来,正色道:“王兄,她不是王嫂阿古真,纵使有几分相像,她也不是王嫂,她是仪福帝姬。”

宗望苦笑道:“我当然明白,她不是阿古真。”欲言又止,叹气道:“可她.....,罢了,你好待她吧!”

兀术一路上都在思考宗望的话,忽然一阵清脆的声音打乱他的思绪,他抬头一看,只见白花正瞪着大眼睛轱辘轱辘转上下打量他,笑道:“哥哥,你在想什么,是在想二王兄吗?”

兀术不语,白花又道:“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兀术打趣道:“怪了,还有你想不明白的问题,是什么问题,能难到你,说出来,哥哥帮你想想。”

白花赶紧拍马上前,挨着兀术道:“哥哥,你说说,二王兄问你喜不喜欢仪福娘子是什么意思,你喜不喜欢,和二王兄有关系吗?我想不明白。”

兀术看了看一脸迷惑的白花,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回答她,敷衍道:“你还小,有些事不懂,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猛得踢下马肚子,那马就像脱了缰绳的野马一般,快速飞奔。

白花忙喊:“我不懂,你告诉我,不就懂了吗?你还是没说答案哪!哥哥,你等等我。”忙拍马领着后面的侍卫追了过去。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