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世界的少女全文免费阅读

未知世界的少女

简介:未知世界的少女是一部奇幻异世冒险小说,作者是书命。她是一个孤儿,单名一个凛字,以科考成绩第一名考入世界第一学府,传说这里有一条通往另一个奇异世界的通道,只是没有人证实,也就成了一个未解之谜,但是她看到“幻想拟造”这本书后,无意间打开了那扇通往未知世界的大门……...

《未知世界的少女》精彩内容

夕阳的西沉,天色彷如挂上了一层名为黑夜的帘幕。

离御灵城稍远的山林地有一处阴暗的洞窟,洞内的环境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原本就少有人迹的洞窟,如今也成了囚禁真矢的地方。

“皇兄,真是太难看了,不过是个九魅巫女,那做为祭品的存在竟然会让你为她牺牲这么多。”

“武……放了凛小姐她们,这一切跟她们无关。”

没有在城内等待行刑消息的武,这时一直待在洞窟内与真矢交谈,只是不管真矢几次的求请,却只得到相同的答案。

“哈哈哈,皇兄您也真是的,早就说过她们已经背负杀害你的罪名,先一步到黄泉等你了,更何况这时间早已行刑完毕,说再多也没有用,现在就等九魅澄零完成炼魔式,我好送皇兄你上路。”

“你……你这么做,父皇知道吗?”

“哦,说的也是呢,其实他是不太支持的呢,不过也没有回报的必要了。”

“……什么意思?”

真矢略带惊讶的回问,而脸上早已露出不安,此时武露出阴险的冷笑,当然他也意识到可能会有的结果……

“难道你……”

“就算抱着对长子不成器的遗憾将位置说要给我,但一直以来父皇根本没有任何的作为,所以早点离世将位置传下来比较好。”

“你这家伙竟然……竟然连父皇也杀!?”

“哼,等炼魔式完成后,我也将开始率军进攻各个国家,远离这块荼毒我人民已久的地狱!当然我也会寻找出启动御纹之力的方法,代你好好的使用它,方便我御灵城统一天下的霸业。”

看着武手上的御纹刀,真矢也已经对阻止炼魔式一事感到绝望,而父亲遭受弟弟的杀害,也只能无奈地叹着长气,不愿再多做任何的争论。

“真是没有兄弟情感的人呀,这可是令我相当看不惯呢。”

“谁!?”

听到略带温和的女性声音,谨慎的武也握住御纹刀转向后方,并注意周围的情况。

这时在他眼前慢慢走来的人正是轩恋,而武一见到目标的出现,也拔出御纹刀指着她。

“哼,无礼的家伙,你是谁?”

“呵,说是执行神罚的女神,你相信吗?”

“胡扯!”

武两手紧握刀柄后,步伐随即踏向前去,刀刃也直直地刺向轩恋。

不过轩恋没有做出任何闪避动作,只让身后羽翼的羽毛飞散到面前,随即环聚成如羽盾般的防御道具。

“什么!?”

见羽盾坚硬得连御纹刀都刺不穿,也让武相当讶异,随即羽盾一散开,正是早已握刀准备进攻的轩刃。

“喝阿!”

轩刃一个直砍,也让武赶紧挥剑格挡,随即两人也展开了缠斗。

另一方面轩刃身后的羽盾并没有停下动作,同时也破坏了关住真矢的牢门。

虽然真矢曾经见过轩刃,但对未见过面的轩恋拥有那样的兵器也令他非常讶异,毕竟御纹刀是国内最坚硬的刀,身为拥有者的他当然是更加了解。

“你到底是……”

“嘻,救你是凛的请托,不过我可没打算插手别人的家务事,这刀拿去……自己解决这件事吧。”

这时轩恋将一把普通的武士刀丢在真矢的面前,但他看着这把武士刀,脸上的表情却相当犹豫,毕竟他明白这刀一拿起来,哪怕就真是要杀死这唯一的亲弟弟。

“怎么了?不敢吗?看来你还挺重兄弟情义的嘛……那要我帮你解决也行啦。”

“等等!”

就在轩恋想转身走向武与轩刃战斗的方向时,却受到真矢的阻止,同时他也捡起了地上的武士刀。

“让我……自己解决!”

“哦,那……刃,听到了吧?”

听见真矢的话后,轩刃连挥数刀逼退武后,也疾速地退离对手面前。

一看到脱离牢狱的真矢,武当然也停下追击轩刃的动作。

“哼,皇兄,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人来帮你,看来是我太小看那个叫凛的女孩了,不止拥有那样怪异的能力,还有这样的朋友。”

这时只见真矢双手握刀摆好架势,即是要与亲兄弟一决生死。

“武……出招吧!”

“那就让我送你上路吧!”

在洞窟的火炬照映下,御纹刀光一闪,武的步伐也疾速踏向真矢的位置,而真矢心里也明白手中的刀并不能多与御纹刀有正面的冲突,于是也同样开始移动脚步,试着寻找武的空隙。

这时一声微钝的响声,在武接近的同时,真矢为避免刀刃的互击,便藉刀身撞开了他的攻势,而武见斩击被弹开,也刻不容缓地马上将脚步踏稳,随即再接连一记横砍。

另一方面真矢也没有停下动作,藉着长久熟知武的习性,在弹开第一波攻击后,也跳起身子闪过第二波的追击,而在跳过横砍的瞬间,他也马上回予一记直踢。

“喀───!?”

双手握刀的武在连砍失利后,也只能赶紧做出防御,于是承受了这一踢也赶紧滚离真矢的面前,也为了确保自己不受到追击。

此时真矢见武一滚开,落地后也马上再握紧手上的刀并冲往他的方向。

待双方站稳脚步再迎击时,早已做好接招动作的武,也跟真矢的刀刃发生首次的正面冲突,但毕竟刀身的优劣差异太大,这一刀也明显地看到真矢的刀身上出现些微的裂痕。

“皇兄,就算我技术稍不如你,但你的刀却远不如御纹刀。”

“武,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就算是为了人民着想,这样的作法也太……”

“强势的君王才能带给国家未来,不是你这种被感情冲昏头的家伙可以理解的!”

两人短暂的对话后,马上又分了开来。

在一旁的轩刃与轩恋并没有再介入,也明白这场战斗除了他们兄弟外,没有人能够插手。

两人的战斗展开的时间虽然不久,但毕竟自幼所学同出一路,每一刀每一式都要耗费相当大的心力去闪避与反击,而这场战斗能得胜的机会也只有在对方大意的那一瞬间。

“哈!”

一声大笑,武似乎是在为时机的来到而欢喜,眼见真矢在一记向左下的挥砍后,右肩即刻露出破绽,而武也做好刺击的动作。

“呀!”

当刀光一闪的瞬间,武的刀贯穿了真矢的右肩,但……真矢的刀却也贯穿了他的胸口。

“唔───阿!!”

武吐出了鲜血,松开御纹刀后也倒了下来。

在武双手握刀要刺向真矢的肩膀时,真矢挥砍完便随即单手举刃地刺向武的胸口,这一刀也是武自以为得胜而露出的破绽,只不过……两人的破绽却有相当大的差异。

“武……”

这一刀刺进亲弟弟的胸口,却也如同刺进真矢的心一般。

从小就一起习剑,相互讨论着国家的未来与心事,对真矢而言……刺出这一刀的瞬间,脑海中飞窜过的尽是这些回忆。

“皇兄,果然……还是赢不了你……咳!”

武咳出了鲜血,显然这一击是无可挽救的致命伤,明白这一点的真矢当然对自己的亲弟弟也只有歉意。

“……对不起。”

“哼……真剑相对的战斗,哪来的道歉……强者生存……弱者……淘汰,这是早已存在的定律。”

真矢扶起了武,只见从胸口流出来的鲜血渐渐染红自己的衣衫,他从未想过自己必须面临这样的一天。

“皇……皇兄,御灵城的百姓一直都很景仰你……千万不要……让他们失望,因为你是……你是必须保护国家未来的……天皇啊,唔……”

当这话一说完,武的眼瞳也彷如失去了色彩,而真矢也感觉到他的心跳声已经停了下来。

无言的真矢将武安置在一旁后,也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御纹刀。

“真矢殿下,你还是要去阻止炼魔式吗?”

面对轩刃的问题,真矢只有沉默地点了头,接着便走向洞口的方向,而轩刃与轩恋也只好跟在他的身后,往着举行炼魔式高台的方向出发……

先一步来到五芒星石台的凛一行人,也见到九魅澄零抱着祭魔琴正静坐在五角型的深渊洞前,而由天草神主带着数名神官在一旁诵咒作法。

石台附近并没有任何民众,毕竟这样的仪式给着民众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因此没有人敢接近这个地方。

一段时间后,澄零慢慢地站了起来,并缓缓走向五角型的深渊洞。

“没时间等真矢殿下过来了,我们行动吧!”

在凛的指示下,三人随即跳上五芒星石台,一见到被处于死刑的三人出现在面前,不等待天草神主的指示,众神官也同时召出式神来攻击三人。

“火呀,藉由燃烧空气的能量,化做飞射的焰弹吧!火球术!”

艾莉希雅停下脚步后,念完咒的同时,杖端随即燃起阵阵的烈焰,一个甩杖的动作,凝聚的焰球也像是子弹飞散般地攻击式神,比起物理的攻击,魔术对式神的伤害是更加的显着。

另一方面,晓挥起风之剑斩杀围攻而来的式神,让凛能一直线到达澄零的位置。

“澄零小姐!快停止这仪式吧!”

“你们……”

对于凛的出现,澄零讶异的表情当然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一旁的天草神主却开始出言威胁澄零。

“九魅澄零,还记得我说过的吧,只要完成仪式……真矢殿下就能继续活下去,而各个国民也都会感谢你,况且这本来就是你应该要做的不是吗?”

“神主大人,我……我明白了,这本就是我身为九魅巫女的责任……我绝不会逃避。”

话一说完,澄零再度地转身走向深渊洞,而凛见她这般坚持也只好拉住她的手。

“澄零小姐,难道你认为这样做真矢殿下会得救吗?为什么非要选择这样的方式呢?”

吼!!

就在这时候,从深渊洞传出的怒吼声彷如鬼哭神嚎一般,也正提醒着所有人,仪式不可以再拖延下去。

“就算这样,我……还是得完成仪式,为了救助所有人民,这就是我出生以来唯一能做的,我……并不是为了真矢而存在的。”

甩开凛的手,澄零也来到了深渊洞前,抬头看着那不见明月的夜空,澄零也不再犹豫地投身跳入了深渊洞里。

“澄零小姐……”

在洞口看着澄零的身影消失在那黑暗的洞中,凛跪了下来也似乎是在对自己无法阻止仪式而感到痛苦,却也因此没有注意到天草神主已在身后。

“哼,既然这么难受,何不一起陪伴她呢?”

“你──!?”

就在凛转头吃惊的瞬间,天草神主的手一推,她也失去平衡地坠进洞里。

“凛!”

见凛被推落深渊洞,晓也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眼见只剩艾莉希雅一人孤军奋战,却不见脸上有任何慌乱的表情,天草神主也对这个女孩感到非常的佩服。

“哼,同伴通通掉到洞里了,竟然还能这么冷静,真是个令人讶异的小女孩。”

“冷静才能解决危机。”

“就凭你一个人,再怎么冷静也不可能反败为胜。”

只见周围的式神越来越多,艾莉希雅仍旧面无惧色地继续使用魔术,只不过身为魔术师的她,面对接连不断的攻击也似乎开始倍感吃力。

凛在掉进深渊洞后,随即便被晓给抓住了手,而她施法所卷起的旋风,也减缓下坠的速度。

“凛,没事吧?”

“晓……抱歉,拖累你了。”

当两人坠落段时间后,却发现不用风的力量竟然也开始减缓下坠的速度,见到这个情况也让两人非常惊讶。

“这到底怎么回事?不过不知道艾莉希雅的情况怎样……”

就在两人都着地后,担忧艾莉希雅的凛也望着上方的洞口。

“凛,你看!”

听到晓的声音,凛也注意到澄零的身影开始往一个巨大洞窟走去。

“澄零小姐!”

“嗯?你们……为什么也下来了呢?”

“这个嘛,该说是我太大意了吧,不小心就被推了下来,不过既然来到这里,当然要阻止澄零小姐!”

凛用坚决的眼神说着,却只换来澄零哀伤的表情。

“请别再介入这件事了,不管是真矢殿下还是你们……我的事已经给你们添太多的麻烦了,所以请回吧,然后去救出真矢殿下吧……”

“澄零小姐……”

吼!!

一阵吼声打断三人的谈话,顿时间地面也像是快让人站不住脚地剧烈晃动,这突来的变动也让凛不断查看四周。

“澄零小姐,这到底怎么回事?”

只见眼前的大洞缓缓走出一只巨形怪物,这怪物的体型不止庞大,还有红如烈火的鳞甲,关节部份则燃起焰色的光芒,它的背上还不时喷出火焰,犹如炼狱之王般的存在。

“凛,小心点。”

身为凛的守护骑士,晓毫无畏惧地站到她的面前,但看到她这样的行动,却令澄零非常的讶异。

“竟然想和炼魔兽战斗……真是太鲁莽了!”

“它要来了!凛,先带巫女到一旁去!”

为了保护凛,见炼魔兽已挥起手爪要展开攻击,晓一说完也冲向了它的位置。

虽然凛知道晓拥有很厉害的实力,但一见到眼前的炼魔兽,恐惧感却也让她不知该怎么帮忙。

此时炼魔兽一声巨吼,手爪立即挥向冲往自己的晓。

面对这般庞然大物的爪击,晓也明白正面冲突绝对没有好处,于是也藉着体型轻便之利,使用风之魔术飞跳避开了攻击。

看似平凡的爪击虽然扑空,但炼魔兽也早已预料到对方的行动,大嘴一张也凝结出一轮焰色的魔法阵,同时未给晓有任何闪避的机会,如同集气用的魔法阵随即轰出烈火般的焰之炮击。

飞跃半空又因攻击范围过广无法闪避的晓,只好凝聚强烈的风气,试着想以风造的剑气斩破这波烈焰炮击。

强烈的暴风回旋在剑刃部份,全力的一斩只见剑刃与焰炮相冲,不到数秒的僵持,那娇小的身体即刻被弹了出去,而撞击在岩壁上的裂痕也看得出冲击力道的强劲。

不过晓的行动目的显然是为了避开直击,因为冲击波打中另一边的岩壁后,瞬间爆炸产生的余波憾动整座洞窟,让凛跟澄零根本连站都站不住脚地倒在地上,整块洞壁也缺了一大角。

一见到这种局面,晓才明白眼前的敌人根本不是自己一人可以敌对,更明白再继续战斗下去,连凛的生命都会遭到威胁。

“……凛,赶紧带巫女离开这里,我来负责拖住炼魔兽。”

“可是……这样太危险,不如你也一起──”

虽然凛希望一同离去,但晓看炼魔兽开始逼近,若没有人拖住它的行动,根本就不可能逃得了。

“别担心,我是你的剑,保护你是我的责任,稍后我就会跟上。”

凛看着自己被轩恋戴上的手甲,也明白这样的封印下,根本无法拟造出苏醒的圣纹剑,当然一旁的九魅澄零仍旧想完成仪式。

“凛小姐,你们先离去吧,阻止炼魔兽原本就是我的存在意义……”

这时炼魔兽一注意到澄零的存在,改变的移动方向也正是往凛跟她的位置走去。

“凛!快点离开这里!”

“晓……你一定要快点跟上来!”

凛说完便拉着澄零的手冲往炼魔兽走来的巨洞,而晓也先一步阻碍在炼魔兽的面前,以防止它对两人的追击。

一见到御风人偶的挡路,炼魔兽也明白若不除去眼前的妨碍者,是绝对无法继续前进,于是手爪也再度挥向了她……

同一时间五芒星石台上,艾莉希雅就算是使用魔术的天才却是个人类,与式神的缠斗下,体力也似乎到了极限。

“哈哈哈,该是结束的时候了,一个小女孩竟然会有这样的能耐,看这样子……要统一天下,果然还是得完成我的“计划”才行。”

周围除了正在消逝的式神外,还有许多被打伤倒地的神官,对于艾莉希雅的实力,天草神主也不得不佩服她,只不过听见所谓的“计划”,早已从神社资料中得知的艾莉希雅却不以为意。

“……那愚蠢的计画你以为会成功吗?”

“哼,至少轮不到你这将死的人来评论!给她最后一击!”

神主一声令下,残余的神官再度召唤出式神,当然艾莉希雅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毕竟她并不晓得什么是绝望,更不可能有放弃的念头,就算明白体力已到达限度,还是举起魔杖想继续战斗。

“去死吧!”

神主手一挥,式神随即攻向艾莉希雅。

就在这时候,两个黑影飞窜过式神的四周,疾速的刀光也斩杀了围住艾莉希雅的式神。

“这些家伙……难不成是!?”

天草神主吃惊地看着站在艾莉希雅面前的两人。

如他所猜的一样,这两人正是真矢与轩刃,不过神官们并没有停止召唤式神,随即新生的式神也再度地围向三人。

这时从天上飞射下来的硬体羽毛不断射穿所有式神,神主抬头一望也见到轩恋正在上方进行掩护,当然以轩恋的攻击,也绝没有给神官任何逃跑或躲避的机会,在她的攻击下,神官们也开始大量的伤亡。

“竟然还有这翼神族的人在帮忙……”

见情势不利的天草神主,这时也慢慢退到深渊洞前。

就在神官与式神都已死尽时,轩恋也停下攻击并降落到石台上,只不过天草神主却仍旧是一付无所畏惧的模样。

“哼,有胆子就跟下来吧。”

留下这么一句话后,天草神主便跳进深渊洞里。

“所以,接下来要怎么办?怎会剩你一个人在这里呢?”

看着周围只有神官的尸体也没有任何敌人,见不到凛的轩恋,说话的态度也彷彿对残杀神官毫无知觉一般,而一旁的轩刃虽然无奈也只好沉默地等待艾莉希雅描述方才的情况。

“我也必须跟着下去,凛在阻止九魅澄零时,被天草神主推进洞里,晓也跟着跳了下去……”

“哦?很遗憾,既然是要到洞里,那恕我不能奉陪了。”

“嗯。”

轩恋突然地拒绝同行,艾莉希雅没有任何惊讶地答应,毕竟最初她就没有对任何人寄予期望,当然真矢也不会去强求他人协助,此时轩恋也开始催促着刃一同离开。

“那……刃,我们走吧。”

“真矢,我也不进洞里了,但……姊姊,就算不帮忙,我也不会跟着你回去翼神族,我……绝对会阻止你跟翼神族。”

轩刃一说完便转头离开石台,而轩恋面带笑容,似乎也并没有强迫轩刃的意思,一展飞翼也从真矢跟艾莉希雅的视线里消失。

虽然这对姊弟都不愿协助,让真矢感到有些遗憾,但他却不明白他们两人不协助的理由。

“炼魔兽……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不,说是远古的魔兽,如今也早已绝灭,炼魔兽的再现是出于人为,早已死亡的它原本只不过是这块土地的一部份,在有野心的人利用召唤术或者是这国家特有的术法,才可能给予他们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实体,只不过要操控炼魔兽却需要大量的魔力,而伤害它……也会对这块土地造成损害。”

“这么说来……”

在艾莉希雅的解释下,真矢也刻不容缓地冲向深渊洞,而艾莉希雅跟上后,两人随即跳入了洞中,就在降落到洞底时,眼前的景象也让真矢非常惊讶。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两人眼前的景象,是彷如遭受到相当严重的破坏,残破的岩壁与尚未熄灭的余焰,也感觉得到这地方才发生过一场剧烈的战斗。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