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全文免费阅读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

简介: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是常大利编写的系列推理小说之一,这一部讲述了小城刑警队长陈汉雄,接手一桩离奇的古宅疑案,这座宅子已有二百年历史,新中国成立后,老宅里只剩下宅主邱胜田夫妇,为了照看老宅,他们和远亲何庆臣夫妇立下房产将来如何处置的契约。时光如梭,何庆臣夫妇忠心的守护着老宅至今,却突然相继离奇的死亡……...

《陈汉雄谜案追踪之古宅系列》精彩内容

又是一天,小城刑警大队重案队队长陈汉雄带领侦查员江涛、白雪来到林家镇派出所。在近阶段的夜间,小城辖区与平城交界处的村屯中,多户村民家被抢,其中有三人被歹徒扎伤。分析作案人在三人以上,都蒙着面,他们有可能是平城人,也有可能是小城区域内的人。这些人好像没有交通工具,或打车到目的地,然后选定目标抢劫后,一同逃走。他们选择的抢劫对象多是离村屯较远的独户或偏僻的住户。因林家镇离平城地界也很近,陈汉雄便决定到这里来了解情况。

“陈队长,前天夜里我和小赵值班,冯家屯的村长报警,说在他们的一个树林的空屋中有一个人,胸口有血,当时认为已经死了,我们到那里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民警小吴来到所长室,对坐在所长室沙发上吸烟的陈汉雄说。

“有这样的怪事?”陈汉雄听后掐灭了烟头,很感兴趣。

小吴便将前天夜间出警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

“你们怀疑是有人喝酒喝多了或流浪的人到此避雨?”

“是的,但是我们搜查遍周围,并没发现这个人或可疑的现象。”

陈汉雄在思虑,片刻他问所长苏长宁,“近阶段,你们镇的辖区内有人报案被抢劫的吗?”

“没有,一起这样的案件也没有。”

陈汉雄又点起一支烟,思虑片刻,他说道:“这倒是一件怪事,苏所长、小吴,咱们到那个空屋中去看看。”

今天天气很好,可以说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警车停在那片树林南边的沙石路上。由小吴带路,他们在树林中穿行,找到了那个闲置的空屋。

“就是这个空屋。”小吴说。

陈汉雄他们相继走到空屋中,空屋的东屋有一铺塌陷的火炕,北边的屋地上有一些杂乱的草,分析是从窗户被风刮进来的。在室内还有多个烟头,从烟头上看,遗留在此时间并不长。在东边的屋内,小吴一指墙角说:“那天那两个村民说他们发现的人就是坐在这里。”

陈汉雄蹲下身,扒开地上的杂草,并没发现什么。他又仔细地观察着墙皮,发现墙皮上有微量的血迹。

“白雪,提取下这点血迹。”

陈汉雄又观看地上的烟头,他分析到:“这个空屋近阶段曾有几个人来过,也许是避风避雨,也许晚上有人在此过过夜。那么,他们是什么人呢?”

随后,陈汉雄对这片林子进行观察,发现南边和东边是相连的沙石路,距树林西北五华里是冯玉东他们去帮工的后屯,距树林两华里的东边有一个四十多户人家的屯子叫姜家屯,南边三华里是冯家村,向林家镇方向是马家店。

“如果是流浪汉,他有可能在夜中会住在这里。要是喝酒喝多的,也许头部会摔伤,但胸部不可能在流血。然而带伤的人在半个小时后却失踪了。已是深夜,无论是哪种情况他都应该住在这里呀?”陈汉雄在思虑。

“队长,这个人如果真的存在,他能否还有同伙?”女侦查员白雪说话了。

“我看像是喝酒喝多在此避雨,也许雨停了,他想到回家。”江涛也说话了。

“这样吧,我们先到东边这个屯中调查一下,说不上会发现什么情况。”

陈汉雄他们来到了姜家屯。经走访,有几户村民反映,在前天深夜下大雨前,听到屯中一些狗一阵狂叫,但没发现屯中有什么人影,却听到屯西好像有人叫喊什么。

“这么说这个屯在雨前来了生人?”陈汉雄问。

“有这种可能或谁深夜回屯了。但好像还不是这么回事,因那天狗叫像狂。”一村民说。

随之,陈汉雄他们访问了屯西的几户,他们也听到自家狗叫,却没发现外边有什么情况。

“狗为什么狂叫?”陈汉雄有些不解。

就在他们离开屯西时,陈汉雄发现屯西一片洼地中有炊烟,原来那里有户村民。

“那是周德家,老两口领两个快二十岁的儿子。”一村民说。

“走,我们到那里去问问。”

这里一户深藏在土岗下的独户,院内有几棵果树,其中一棵树上挂着一条尼龙丝长袜。他家共三间砖平房,中间开门。此时已快到中午,这家妇女正在烧火做饭。见有警察来,在外屋的妇女向室内喊道:“老头子,有人来。”

一个长得很彪悍头上缠着白布的中年人迎出门来,见到警察很是惊讶,“我们没有报案呀,你们怎么知道的?”

陈汉雄当时一愣,但他感觉到前天夜间这户一定发生了什么事。随机应变他答道:“这么大的事,屯中人都知道。我们当然也知道了。”

“好吧,你们进屋吧。”中年人很是惊慌。

坐在这家的东屋的火炕上,陈汉雄环视屋内,这家很简朴,有几件老式家具。看来东屋住着他们老两口,西屋住着他们的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都读过中学,中学毕业后都没考上高中,所以现在都待在家中,以务农为生。见到陈汉雄他们到来,他们的两个儿子也从西屋过来。

“老周,说说前天夜间的情况吧?”

老周卷了一支旱烟,蹲在室内吸了几口后说:“原来我们这是非常太平的。可今年春天我养的一条大黄狗却不知怎么被人夜间偷走了。前天夜里十点多,我们都已入睡,睡梦中我似乎听有人在撬我们外屋的房门。我惊醒了,急忙披上衣服下炕,打亮电灯。也就在这时,发现几个持刀蒙面的人闯入我家室内,并叫喊着:“我们是土匪,抢劫,快将你家的钱拿出来,否则杀了你们。”我吓得一愣,不知所措。但歹徒将刀架在我脖子上还是要钱,我老伴害怕说:“别伤害他,我给你们拿钱。”老伴在地下柜中找了七百元钱,这是我们前些日子卖猪的钱。然而歹徒拿到钱后,还要钱。我说没有了,央求他们,其中一个拿木棒的将我一顿好打,这不,头也受伤了。然而就在这时,我听到我家西屋有打斗的声音,原来到西屋还有两个歹徒,他们在抢东西时,与我家两个儿子交手了,我的两个儿子在呼救。我见此,非常气愤,挣脱开他们,在外屋墙角拿起扎枪,与他们干了起来,原来他们有四人,我和我的两个儿子在里屋与外屋与他们打了起来,这不外屋的窗户玻璃和西屋的玻璃都打碎了。我的二儿子身上两处刀伤。大儿子胳膊也受伤,但这四名歹徒还是被我们打跑了,其中一名歹徒的身上被我扎了一扎枪,一名歹徒让我大儿子用木棒打在头上,估计也受伤了。但他们还是抢走我家七百多元钱和我二儿子一块手表,还有我家大儿子的二百元钱,然后逃走了。

“这几个歹徒我都不认识,他们逃出我家院后,我们也没敢追。我见我和两个儿子都伤了,便让老伴给包扎,因我这离村上医疗点太远,我家备了消炎粉,这不我们都上了消炎粉,缠上白布。好歹伤都不太重,养十天半个月就好了。第二天一早,我们在院内捡到一个尼龙丝长统袜。我想是这伙人丢下的,便挂在院的小树上了。”周德说。

“这么说这伙歹徒是用尼龙丝袜子套在脸上了。你们在与他们搏斗中,他们有一个被你扎了一枪?”陈汉雄问。

“是的,扎在他身上了,但扎在什么部位我不清楚了,因外屋黑,根本看不清。”

“你们为什么不报案?”

“我没经过这事,不知怎么办?我儿子要报案,我没让,因这伙人我们不认识,就是报告公安,你们上哪找他们去。我家被抢了九百多元钱和一块手表,但我也将他们一个人扎伤了,他们找我治伤我怎么办?”周德一脸愁容。

“老周呀,你真的不懂法,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行为是正义的,是值得赞扬的,就是当场扎死其中的人,也属正当防卫,是受法律保护的。”陈汉雄说。

“真的,我不知这伙人怎样,还怕他们再来报复,怎敢出去报案呀。再说我长这么大也没去过派出所,见了你们就害怕。还有,我用扎枪扎了他们,也不知那个被扎的人什么后果,伤重不重,他的家人会不会着急呀。”

“你的心太软了,这伙歹徒拿别人的生命都不当回事,你却这样怜悯。”江涛说。

“看来,这伙人中有一个是受了重伤。这样吧,小吴和白雪做材料和提取物证。苏所长和我、江涛现在对这一带有卫生点进行走访”。

然而就在这时,陈汉雄的手机响了,是刑警大队值班室打来的。原来在不久前,有人在林家镇西北边的马家店村一个空烟房中发现一具胸部有多处刀伤的男尸。

“苏所长,我们立即去马家店。”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