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全文免费阅读

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

简介: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的作者叫卷耳,这是一部古穿今奇幻小说。话说五百年前,她是一只桃花妖,为情所困勿入魔道,只为能够与他再续前缘,可惜他早已另有新欢,步入绝情界后重生为现代世界的职场小职员,历经千年她依然对张仕心存相遇的幻想……本以为可以和他从头再来,没想真爱就在身边守着她……...

《桃妖追爱记:总裁别想逃》精彩内容

吃完饭,我们就盯着时钟数着时间。

时钟一刻一刻地过着,这件屋子除了那惊悚的一片火红的布置外,没有其他异样,一切都很平静。

时间走到七点五十五分,我感到窗外有一丝动静。

这时,欧阳神棍把我们几个,连同秦璐露的爸爸都赶到房间里去,客厅就留下他和秦璐露的妈妈。我们把门开着一条细缝,观察着客厅的情况。

“咚,咚,咚……”时钟敲过八点整。

这时,门口的铃铛微微动了一下,很轻,他们几个都没注意到。

来了。

樊晓篱的妈妈突然像被人提起来一般,整个人崩了起来,手脚和身体都不规则地扭动的,那柔韧性简直不是常人所有。

脑袋僵硬地竖立着,双眼上翻,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咧嘴笑容,整个人,就像是一张在挂在树上任风飘摆的纸人。

“何方妖孽,报上名来!”欧阳神棍举着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一把桃木剑,直直刺向樊晓篱的妈妈。

樊晓篱的妈***眼珠突然直直转向欧阳神棍,嘴笑得更开了,整个人快速地朝欧阳神棍扭动过来。

欧阳神棍没想到她竟然还会这样移动,防不胜防,整个人被樊晓篱的妈***双手绕住,动弹不得,顿时处于下风。

看到这情形,他们几个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但前有欧阳神棍的叮嘱,所以此时都不敢贸然冲上去。

今天还好本姑娘在,这江湖神棍,这次算是给个教训,下次看你还敢不敢骗人。

我暗中伸手结印,指向樊晓篱妈妈,突然,她身体抖了一下。

趁着樊晓篱的妈妈稍微松动的那一瞬,欧阳神棍挣脱出一只手,握着一张符咒。

“太上老君,急急如御令,破!”

一道黄光击出,樊晓篱的妈妈松开了欧阳神棍,还被震退几步。

好吧,算你还有两把刷子。

不过,也就一瞬,樊晓篱的妈妈又舞动起来了,现在面部表情从诡异的笑容转变成狰狞的面孔,再次向欧阳神棍袭击。

这次,欧阳神棍已经有所防备,一下子便躲开了她,又朝她被后贴了一张符咒。但符咒一点作用也没有,樊晓篱的妈妈讲手盘绕到背后一把撕了下来。

欧阳神棍看了,一愣,随即又取出一条红绳,一个跟斗翻到樊晓篱妈妈背后,趁她扭过来又侧身一闪,来回几番便将红绳缠绕到她身上。

身手还算可以,就是那玩意还是不起作用,樊晓篱的妈妈一下就给扯断了。

欧阳神棍看了又傻眼了,眼神中已经没有了方才的镇定自若,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慌乱。

在我以为他可能要放弃逃走的时候,他又取出了几枚铜钱,接连飞向樊晓篱的妈妈,但都被一一打掉。但他还是不死心,又从怀中取出一些粉末洒向樊晓篱的妈妈。

这次,似乎起到了一点作用,樊晓篱的妈妈想被灼烧到一般,痛苦地扭曲着身体。

接连使出了这么多本领,终于有一个起到作用了。

现在是出击的最好时机,在我以为他接下来又要使出什么招数时,他竟然愣住了……

什么情况,难道招数已经使完了???

欧阳神棍看着扭曲着的樊晓篱的妈妈,有点不知所措,显然还没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做。

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恍然大悟地拍着脑袋,但是,就在这时,粉末已经对樊晓篱妈妈失去作用,她现在已经更加失控,更加愤怒地朝欧阳神棍飞奔过来。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冲出去一把抓起挂在墙上的铃铛串就往樊晓篱妈妈身上缠。

她显然是没有意料到欧阳神棍还有帮手,所以对我没有丝毫半点防备,我一次就得手。

不过她现在好像是对死了欧阳神棍,使劲往他那个方向挣扎,而欧阳神棍此时正在他那个破袋子里面翻找着什么东西。

“妹子,你帮我拉紧她啊,我快找到了!”欧阳神棍朝我喊着。

我去你的,你不是大师吗?

我拼命拉着手中的绳子,但是此时的樊晓篱的妈妈力气大得出奇,拉我连人带着往前移。

“你好了没有,我,我快拉不住了!”我朝欧阳神棍大声喊着。

我现在也没法施法,因为我只要一放手,她便会冲向欧阳神棍,看她这番模样,想必一上去便会把那个神棍给生撕了。

“再坚持一下,快了,快找到了!”欧阳神棍着急地说。

“你到底找什么啊!”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找的东西到底靠不靠谱,但目前这种情况只能先相信他了。

看他刚才的表现也算是有点道行的人,就是还不够火候,也太自负,以致轻视了目标。

“找到了!”他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掏出了一块大红布!

我脑海里瞬间万只CNM 飞奔而过。老娘我在这里坚持了这么久,你就给我找出这么一块破布!

不过随即,我又发现了块布的异处。布上用金丝绣着一个方阵,四角镶着小铃铛。

摄魂布。

他撑开摄魂布,套在樊晓篱妈***头上,用红丝线绕住,樊晓篱的妈妈随即发出一声哀嚎。

欧阳一只手按住她的脑袋,一只手作势念着一串咒语。

突然,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布往上一收,樊晓篱妈妈身上的瘴气想被吸住一般,全部收入摄魂布中,摄魂布瞬间变成一个圆鼓鼓的布包,而樊晓篱妈妈这时整个人像被架空般软了下去,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可以了,你们出来吧!”欧阳将布包收入袋中,将樊晓篱他们几个喊出来。

这时,他们已经个个被吓得面无血色,而秦璐露更是吓到脚软走不动了。

“大师,我老婆她……”樊晓篱的爸爸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没事,只是晕倒了,睡一觉便好了。”欧阳说道。

樊晓篱爸爸连谢了几声便扶起妻子,这时这个八尺男儿竟流出了眼泪:“老婆,这几天真的苦了你了。”

樊晓篱也哭着跑过来,抱住了她的爸爸和妈妈。

秦璐露也缓过来了,跑过来抱住我:“桃子,你刚才冲出去那一刹真的吓死我了!不过你胆子可真够大的啊。”

“法师,那害我妈***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樊晓篱问道。

“那是你妈妈在寺庙外面沾上的。寺庙外面经常会聚集着一些孤魂野鬼,它们大都是冤死或死得不明不白的,整天围在寺庙外面祈求向佛祖上诉和渡化。”

欧阳清清喉咙,背着手说道:“不过时间久了,有一些得不到渡化的怨气就越积越深。你妈妈刚好撞上了一只怨气极深的,而且可能做了一些不敬的事,比如在它面前大小便啊,或者踢掉它的东西什么的,都有可能,所以它便把怨气撒在你妈妈身上了。”

“照你这么说,对方可能只是教训一下我妈妈而已?”樊晓篱问道。

“那倒也不一定。”欧阳说,“因为我注意到,你们家里,特别是你妈妈身上的瘴气正在积累,所以它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你们一家的命。”

看的还算通透,收回对你神棍的判断吧。

这时,他看向我。

“这位小妹妹,刚才谢谢你。若不是你,我也不能如此快就将其收服。”

呵呵,如此快?恐怕是收不了吧。

我笑而不答。

“小兮,刚才真的谢谢你。”樊晓篱也跟着说道:“不过,刚刚那情况,如果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我……”

“呸呸呸,桃子这不是好好的吗,什么三长两短。”秦璐露捂住了樊晓篱的嘴说道。

我抬起头,此时欧阳正朝我这边看,眼神里有一点疑惑。

看见我看向他,他马上把脸别向别处装作在看别的东西。

他应该没有发觉什么吧?

呵呵,就他这点修为,想看出点什么想必也是难的。

这天晚上,我们没有留在樊晓篱家,因为她妈妈现在还处于昏迷状态,她和她爸爸想陪在她妈妈身边。

欧阳说明天就会醒,但其实就她这种状态,没睡上三天是醒不来的。

看没有其他什么情况,我和秦璐露便离开了。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是对的,樊晓篱的妈妈睡了整整三天,醒来的时候一脸懵逼,不过也把樊晓篱和她爸爸开心坏了。

他们不敢告诉她实情,就跟她说是因为她这段时间太累了,导致神经过度紧张。

而那件事过后,秦璐露也一直不断在我耳边列举“冲动是魔鬼”的案例。

那天晚上我冲出去的事把她吓得半死,虽说也没出什么事,但还是令她心有余悸。

在我再三保证以后不再冲动后,她才善罢甘休。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