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剑全文免费阅读

他的剑

简介:他的剑是一部热血武侠小说,作者叫月微凉。月缺之夜,长安城中,燕天行又一次潜入未央宫……自从十七年前,大司马王莽独掌大权之后,宫内便长伏铁甲,机关四伏。八年前,师父得知若解昆吾剑之谜,必要“先天演卦六十四图”,而此图就在未央宫……只一次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他的剑》精彩内容

“我的味道?我有味道吗?”小姑娘凑上来闻闻,又说:“你要不要也闻闻?还是让大家闻闻?”

聂长空稍微凑近了鼻尖,竟有一股暖香扑鼻而来!这女贼好狡猾,居然数了钱又把它薰香了!人不可貌相,刚才真是小看她了!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子,竟是一个手段高明的偷儿!

“还有什么话说吗?你给我!”

众人议论纷纷,都说他是个登徒子在找小女孩的麻烦。

聂长空看看大家,只有给她赖去了钱袋。反正是你不仁,我也不义,聂长空打量了她一下:只见她右袖下沉,一定还有钱在身上。就在递钱袋的时候拍拍她的肩:“……你行呀,小家伙。”

小姑娘洋洋得意,走出小店。

聂长空对着她的背影冷冷一笑。小二又过来说:“客官,你就别耍花样了,付钱吧!”

他慢慢把手展开,手心里竟有一个白色的丝质钱袋。

那小姑娘还不知道,走了一会就把聂长空的钱袋掏出来:“哼,谁要你的臭钱袋,好丑!”可她再一摸自己的,居然没了!这回可吃亏了,她的袋子里光金币就四五块。

她心中一惊暗道!碰到高手了!却正是天不怕的性了了,只是想道:好玩好玩!回去,再明争暗斗它个几百回合!

原路赶回,小店外可热闹了。

聂长空在人圈中站定,还有好多青衣的年轻人也在中间与他对峙。小姑娘也知道青衣的是张桥帮的人,因为昨日她过桥,他们要收桥钱还被她函谷的不知东西南北呢。

这下有好函谷看啦!

“帮主,就是他。”刘四道。

那个被称为帮主的人,生得一副江南水乡的书生相,手拿一柄折扇,乍一看还以为他是个知书达礼的书生呢。但他就是姓张,名广利的帮主,为人凶残狡猾,又有一身的功夫,在这儿是没人敢惹。所以他巧取豪夺,杀人放火,没有不敢做的。

张进财阴阳怪气的缓缓说:“不知英雄高姓大名?何故来此犯我?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不知道。但知你不是个好人,我就特地前来教训你。”

“哦,我好怕――”张进财装模作样的笑道:“你不知道,我是给人吓大的,这胆子小得很,凭个什么人来了,一句话我就不敢在这儿呆了。英雄,饶了我?”他话音一转:“岂有此理!韩仕明,李七,给他点颜色看看!”

应声跳出两个壮汉,一人持长鞭,生得蚕眉豹眼;另一个持长矛,高大白净。两人是上来就打,持长鞭的先一鞭取聂长空下盘,拿长矛的已将矛头指向他右肩。看来这二人还有些名堂,相互配合的很是严谨,聂长空却不将宝剑出鞘,直接对敌。他以剑鞘挑开长鞭,顺便就躲过了长矛。

这一柔一刚两路来攻,若是一般剑客只怕也要败在阵下,只是聂长空得伊盖之传,又行走江湖多年,对敌经验丰富。这二人他还不放在眼里,只当作是耍闹一下。

数招过后,聂长空剑光一闪,故意露出前胸一大破绽,那二人果不识得,都上前来攻,软鞭挽了鞭花点向他的胸前,那长矛随后就到。说时迟,那时快,聂长空用剑尖一点鞭稍,那鞭正好在上面打了几个圈儿,让聂长空顺手一带那长鞭卷向长矛手。

长矛便没刺中聂长空,反一下缠住了鞭子。两人面面相觑,知与人相差太远,垂头丧气的退了下来。

在旁看热闹的小姑娘对聂长空叫道:“好耶好耶!”

聂长空看是她,转过脸去不看她。

张进财道:“有两下子!”说着又对身边的人使个眼色,有四个人分别拿了棍、盾、矛、刀上得前来与他缠斗。

聂长空却很快就看出那个用矛的是阵中弱点,上前来了个空手入白刃夺了他的军器。正在这时,刀刺上前来,聂长空身形一闪,将使盾的拽将过来,让他二人来了个自打自。用棍的倒是机灵,朝着聂长空后脑一棍挥去。聂长空如长了后眼,一下冲天而起,踩在使盾的头上,那棍子就毫不留情的打上了盾手头部。

这时那使刀的已回手换了招,但张进财已看出二十招以内,他四个就闪电一样的要败了,大喝一声:“一群蠢物!退下!”说话时已不知从哪弄来一把刀耍过来。

聂长空刚从盾手头上下来还没站稳,那刀已到了颈前。

这些人中,怕也只有张进财长近一些,能与聂长空对上些回合。他一上来现出虎虎生气,一柄单刀使的狠、猛、快、准。他一上来就冲聂长空要害砍去,聂长空连忙撤身弯腰,同时抽出宝剑对敌。聂长空之剑,用的娴熟稳重,招招现出玄天剑法的稳、厚、仁来。这仁是相对而言。玄天剑法主要用以制敌,杀招不多,所以在生死相拼时,就只能靠防御和功力了。

如此战了上百招,张进财还没露出败相,也算了得。这人要是行侠仗义,自是一代名侠了。

这时,站在圈外的小姑娘的脸色早已变了,她盯着聂长空,目光复杂难解,就如他偷了她的东西一样。她眼中的天真无邪早已不见。

又过了百招,张进财实在无力支持了,聂长空的剑招招在他要害之处游来晃去。要在平时,他当能分出虑招实招,但现在他已疲于奔命,哪里还分得清这些?是以慌慌张张,步法更乱。聂长空见他已是破绽百出,一脚将他踢翻在地,他连刀也没能握住,摔了一个狗吃屎。聂长空上前逼住他,“限你两日之内离开这,否则我要你的命!”

“好新饶命!”张进财这时和那个刘四也没什么区别:“我现在就走,马上!”

“下回我要见到你在张桥,一定不饶你!”聂长空又用脚挑起他的单刀,用剑当空一划,刀断为两截,“你不配用刀,杀气太重!”

“是,是……是的,我不用……我这就走。”

聂长空收剑入鞘,转身要走。那张进财目露凶光,忽的发出几枚毒莲子,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怕要给他得逞。

聂长空似有预料,一个推窗望月出云式,就又落到他的身后,一脚踢得他飞起,冷声道:“你已认输,却又偷袭,看来得给你留点记号了!”说着就上前去一剑削了他的耳朵。

张进财鬼哭狼嚎,带着一群狗腿子飞也似的跑开。

周围群众大叫英雄,可聂长空面无表情,只向前牵了马就走人。

大家不由得让出一条路来,看他去远。

那个小女孩却跟在他的身后。

出了村庄,聂长空要上马赶路。小姑娘跃上前来,这时她的手中也有了一把青铜宝剑。只见她柳眉倒竖,问道:“你是什么人?师父是谁?”

聂长空本不多话,多年的逃亡和浪迹天崖已经给了他一副冰冷的表情和沉默寡言的个性。

他的师父伊盖,并不是在新朝的天下可以到处宣扬的。

那女孩子道:“你没有师父?今天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聂长空不想理她。

小姑娘忽然出手,她也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出手如电。聂长空早已来不及拔剑,只能急急后撤。

却没想到那小女孩的轻功居然在他之上,而且她的剑法飘忽诡异,招式如水银泄地而来,叫人防不胜防。聂长空在心中暗暗吃惊,江湖上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女剑客我竟一点也不知道?

小姑娘身法轻灵之至,宝剑怎地一个快字了得!石火电光之间,她已把聂长空笼在一团剑光之下。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