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无人被杀全文免费阅读

昨天无人被杀

简介:昨天无人被杀是一部悬疑惊悚推理小说,作者叫落落轻乔。李九真结束了大三最后的考试,回到住处后被网上的一段杀人视频所吸引,并在暗中展开了调查,罪犯的作案手法极其变态,而且十分嚣张,几连不断的凶杀案发生,似乎在故意引诱他一步步前行,他不知道这和他的体质基因是否有关,但牵扯着当年父母被杀的真相……...

《昨天无人被杀》精彩内容

还没来得及感叹严翔的镇定,严翔父母就赶了过来,只不过他们不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而是为了感谢警察,因为这样,他们就不用每天心惊胆战的和儿子住在一起,担心他哪天再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严翔面对父母,也是一副嘲弄的表情。这个家庭,给人感觉更像同居的陌生人。或许,这也是现在为什么越拉越多的人选择当丁克的原因之一吧,无法负担起孩子的教育和人生。

严翔交代,那天他偶遇了去看望爷爷的陈阳,他觉得陈阳年纪比自己小,下手会比较容易。所以一路尾随至烂尾楼附近,以带他去看好玩的东西为由,把陈阳骗到烂尾楼内。用绳子将陈阳勒死,并将陈阳的尸体隐藏在此,然后离开。隔天,严翔从家带了黑色的垃圾袋,以及一把锯子重新回到案发地点,把陈阳的尸体放在黑色的塑料袋上,手拿锯子,一口气分别从左右两侧切了两回,然后用左手按住陈阳的额头,右手拿起锯子从中间切了一次,成功将陈阳的头割下。

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不是杀害陈阳的过程,也不是割头,而是这之后严翔的所作所为。在头颅被割之后,严翔没有丝毫害怕,或许,这也是因为他的犯罪是一步步升级的,从最初的虐待小动物、杀害小动物、伤人,再到最后的杀人。在那之后,他选择和头颅对话。

“我杀你的时候,你说你是不是还傻傻的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呢?”

“那个时候,你就不应该出现,更不应该遇到我,后悔了吧?”

……

严翔在重新回忆这一幕的时候,脸上满是餍足。

关于被破坏的五官,严翔说,他觉得人死后是有灵魂的,而那双到死都没有闭上的眼睛让他看着非常不爽,所以就拿起自己一直放在身上的刀,插进了陈阳的双眼,旋转、割裂眼睑,最后又选择把嘴巴和耳朵也切掉了。原本,他想将舌头割下来带回家做个纪念的,可惜犹豫陈阳死亡时间太久,已经僵硬,无法实现,最终只能作罢,而此后,他也再没有和头颅对话。

严翔在整个交代过程中根本无需提问,他自己很有逻辑性的阐述了整个事件的经过,就像展示自己成功的作品一样,倪倪而谈。

在于头颅的对话结束之后,严翔甚至俯下身子,用舌头舔舐了粘在垃圾袋上的血,他形容口感像是舔铁片一般,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依然进行了将近5分钟左右,理由是,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再纯洁,而喝下年纪比自己小,又比自己单纯的孩子血可以净化他的灵魂甚至血液。品尝完毕后,严翔把尸体装进垃圾袋,藏在了楼盘的一个柱子后边,用工地上的尼龙袋子遮盖了起来,然后抱着那个装着头颅的袋子回了家。他用15分钟的时间在浴室里把头颅清洗干净,然后藏在了自己屋子里的天花板里。而在清洗头颅的时候,严翔竟然有了快感,于是毫不掩饰的顺其自然的进行完毕,这也是,为何后来会检验到残留精液的原因。

隔天,严翔特意的早起,把头颅带到了学校门口,在摄像头盲区的位置,把头颅放置好,足足摆弄了五六分钟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

整个过程中,严翔都很细致的描述了犯案的过程和施虐的细节。唯独没有提及为什么。闻琳一直在想,是什么让一个年仅14岁的少年,可以如此淡漠人性。

“能跟我说说为什么这么做吗?”

“哈哈,因为我开心啊,当我杀人或者让他们的身体遭到破坏的时候,我觉得我是绝对自由的,我觉得我是不被任何人支配的,我能从中感到和平。减轻我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看着别人痛苦。我要他们感同身受,我要他们和我一样,都失去自由……”

“那你,现在被捕了,岂不是更没有自由了吗?”

“我把我的生命都压在这一场赌博上,如果我被抓到了,我知道我会被判死刑,虽然我还未成年。但这又如何。我只想说一句话,这一切都是因为强迫性的教育而造成的!”

闻琳沉默。

其实,像严翔这样的孩子很多,很多父母都望子成龙,把自己无法实现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要求他们必须优秀,热爱攀比,而严翔在多年隐忍之后,终于爆发。闻琳找了心里医生来检测严翔是否有心理疾病。一直在审讯室外的李九真却突然举起手里的题板给闻琳看。

“问问他的画!”

李九真一直在外边听着,可据严翔的父母告知,之前的严翔一切如常,是从近几个月才开始行为激进的。而最直接体现这一点的除了他的行为,就剩下他的画作了。严翔画画很有天赋,之前画的大多都是空旷的风景或场地,或许,画的内容是他心灵的慰藉。后来,画风变得恐怖,也许是他性格转变的第一先兆。所以,李九真感觉,那里或许藏着什么秘密。

“你画的画都代表什么呢?”闻琳按照李九真的提示接着问到。

“那是神灵。”严翔说的时候,眼里的光彩是刚刚没有的神采奕奕。

“神灵?”

“是神灵给我指引,他说,如果想要一切停止,就必须有人牺牲。而我,愿意为此付出努力!”

“你见过神灵吗?”

“嘻嘻,即便我说了,愚昧的你们也是看不到他的。”

“说说看啊?”

“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人可以看到。”

“你怎么知道”

“神灵告诉我的”

“他还告诉了你什么?”

“一切皆轮回,切勿执念!”严翔说这句话的时候,扭头看着外边的李九真,李九真感觉到了,闻琳和洛言自然也发觉了。

此后,严翔再没说一句话。

……

隔天,心理医生表示,严翔并没有任何心理疾病,相反的,他很理智,也很聪明。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将会受到何种处罚。做这一切也都是“有理有据”,和“变态”根本不沾边。

洛言回家后,问李九真严翔提到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李九真也很无语,因为现在最蒙圈的就是自己。今年开始,一个个案件似乎都和他有牵连,可他的真的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在幕后操作这一切。

“我想单独见一下严翔,可以吗?”

“我可以帮你问问闻琳,应该没问题。”

“恩,我想去问问看,或许会有收获。”

……

严翔一审被判死刑,缓刑二年执行。严翔的父母没有上诉,严翔也一直保持沉默。李九真是在一审结束一周后去见他的。严翔在管教所里,每天只干一件事,就是画画,而画的内容又恢复了之前的“小清新”,空旷的街道、遥望的高山和流水……不再莫名的笑,也不再愤怒。就连严翔的父母都说,严翔似乎又变成那个乖巧听话的他了。可谁都知道,这一切再也回不去了。严翔的父母离婚了,他们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失败的,无法承担夫妻的责任。

“你认识我吗?”李九真莫名的觉得,他这么问是对的。

果然,严翔在看到李九真的时候眼睛一亮。

“我知道你”

“哦?你怎么会知道我?”

“你和他长的很像!”

“长得很像?他是谁?”

“神灵!”

“你画里的那个?”

“恩”

“你确定吗?我有那么丑吗?”李九真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他不是没见过那副画。

“他长的很帅的。”

“你见过?”

“当然,他指引了我。”

“指引你犯罪吗?”

“不,只是遵从本心而已。”

“不懂”

“你自然不懂,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孤独。”

“这都哪跟哪啊?”李九真被一个14岁的孩子给绕晕了,而且怎么感觉,这孩子都一副看破红尘,年过六旬的口吻。

“你只要知道你是他的一部分就可以了,因为,你不是可以看到鬼吗?”严翔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平平,没有丝毫波澜,似乎对于李九真的特殊,他早已知晓。

“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了,他告诉我的,你这个人很烦。”严翔难得的皱了眉头。

“他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他说你知道的。”

“难道是……白泽?”李九真唯一能对上号的就是这个神神秘秘的大明星了。

“时间到了,我得去画画了。想必,以后见不到了,拜拜。”严翔说着起身转过去回去了。留下李九真一人在对面凌乱。他现在脑袋涨的生疼,就像什么东西喷涌而出却无奈出口太狭小,又被堵了回去。

洛言一直在门口等李九真,当他看到李九真垂头丧气出来的模样,就知道,一切不太顺利。虽然他很想帮到李九真,可李九真现在对他还有所隐瞒,这一点,他可以理解。

“走吧!”李九真魂不守舍的上了车,头都没抬和洛言说了声。

洛言再没问,直接把车开到了警局,李九真还以为到家了,神游天外的跟洛言进了屋,在闻琳跟他打招呼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是来了警局,这会儿,才抬起头,用迷茫的小眼神盯着洛言讨说法。

“我看你是需要来着找点答案,所以就带你过来了,说吧,想要谁的资料?”

“哇塞,洛言,你是神吧?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调查别人的资料?”李九真秒变身,即可就活奔乱跳了。

“我猜的,你还要不要查,不查咱就回家!”

“查查查,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

“你们当我是死的吗?”已经被晾在一边的闻琳终于火了。

“哈哈,不要生气嘛,我最需要的还是你!”李九真赶忙抱着闻琳的胳膊慌了起来,废话,比起洛言,他现在更需要的是闻琳。

“就会见风使舵!”洛言鄙夷的冲李九真说。

“我乐意,你想咋的?”

“赶紧说,查谁!”

“白泽!”

“那个明星?”

“恩”

“你查他干嘛?”

“我怀疑他和案子有关。”

“陈阳的案子?”

“不只是陈阳,之前的那几起,也有关系。”

“你是不脑子进水了?”闻琳默默抬起右手摸了摸李九真的额头,不烫啊!

“白泽有那闲工夫?”

“不确定,所以我才要查啊!”

“他最近没生病?”这次,闻琳把话问到了洛言处。

“没有,随他去吧。”

“好吧,只能我去看,然后转达给你,一些机密性的文件,我也无权查看,总之,我尽量。”

“恩”

……

白泽的资料基本上跟网上百度的如出一辙,唯一值得怀疑的是白泽父母的信息没有,以及他每个月都会“闭关”一星期,任何活动和行程都不会安排,也不会让经纪人随行。可这些,都不是李九真想要的,看来,他得找机会亲自会会这个人了。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