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者日记全文免费阅读

追踪者日记

简介:追踪者日记是一部惊悚的悬疑推理小说,据说这是根据主角的真实经历改编的,案件离奇,手段残忍,侦破过程曲折,作者叫简煜,这杨乐是警校刑侦专业毕业生,曾经两年的卧底生涯差点让他迷失初心,重回警队的重案组,而且第一天就遇到了一场命案,随着案件不断的发展,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当罪犯伏法真相大白后,不禁感叹人性的丑恶……...

《追踪者日记》精彩内容

“我并不是那个姑娘的什么人,我是当年负责那件案子的民警。”林勇说这话的时候,眉毛始终拧在了一起。

“如果你是警察的话,你怎么会?”我本想说你怎么会不去所里的,但是思来想去还是只说了一半。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不在所里?”林勇似乎是能看透我的内心所想,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唉……我是被逼辞职的。”

“被逼?”我听到这话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警察可是国家公职人员怎么可能被逼辞职呢。

然而看向淫娘,脸上却是极为淡然的。

“其实我知。在我老家那面一些小县城也常会有这类事情发生的,见怪不怪咯。”我虽然知道淫娘是个南方人,但是他具体是哪的人我却并不是很清楚。被他这么一说,反而我有些好奇了。

“其实不过是天高皇帝远罢了,要是真的算起来我老婆也是他们逼死的呢。”林勇的嘴角猛然抽动了两下,看样子过往的这段经历真的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淫娘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是为了让林勇能够将案件讲完,我便轻拍了两下淫娘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出声。淫娘也立刻会意,只是点了点头便不再出声。

“那是1993年的7月21号,尸体是在玉米地里发现的。当时除了发现尸体之外,我们还在现场发现了一块手表。哦,对,那块表的照片我应该还有。你们等等!”林勇说完这话便转身往里屋走去。

翻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张已经有些发黄的照片。

“这个牌子?淫娘,你熟么?”我虽然对手表并不算多懂,但是常见的那些牌子多多少少还是认识的。尤其是当年做卧底的时候,更是有机会戴过几块名表。所以,在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我几乎就可以断定这块表应该还是蛮值钱的。不过,牌子,我就不大认得了。

“TITONI?如果我没认错的话,应该是瑞士梅花吧?而且这块表还带有钻的话,我想价格应该不会低了。可是,怎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呢?”

“怎么样,你也觉得有所不妥了吧?”林勇将照片从淫娘手中拿过后继续说道,“我当时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的,只是觉得应该挺值钱的。托了一个远方亲戚才知道就这么一个小玩意差不多是我当时一年的工资了。”

“然后呢?”我看着林勇小心翼翼地将照片收好后,继续问道。

“然后?然后就是查表的主人了。当时我们查到女死者生前曾被一个男生纠缠,而且那个男生据说好像有一块和这个差不多的手表。你们知道的,我们这儿是出了名的穷,手表这种东西就是摸遍全镇,我想怕是也摸不到几块。”林勇说到这儿突然不出声了,默默地从兜里摸出了根烟卷,吧嗒吧嗒地抽了起来。

“那个嫌疑人是不是叫姚文远?”我看得出林勇不是不想说,而是在等待。他也在怀疑,怀疑我们究竟是不是那个罗所长派来的。

“姚文远?不记得了。”林勇摇了摇头,但是眼神却在听到那个名字的一瞬间流露出了一丝丝的愤怒。

“他是姚爱国的独生子,我们查过,他十年前曾在这儿暂住过一段时间。”我看过那份旧档案,虽然被删减了很多,但是关于姚文远为何会在这儿出现还是有过明确的记载。

据档案所言,姚爱国当时要去首都学习,而其妻子则患病在床,无奈之下只能将还在念中学休暑假的姚文远送到了老家亲戚这里帮忙照看。而关于姚文远为何会纠缠女死者,档案中却是只字未提。

“你们既然知道还问我做什么?”林勇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态度缓和了不少。

“我们知道的只是一份被人做过手脚的档案,姚文远死了。凶手在案发现场留下了旧档案的编号,所以……”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勇打断了。

“什么?你说那小子死了?被人害死的?”林勇听到姚文远死了的那一瞬间,脸上明显地流露出了一丝吃惊的表情。但很快,这丝表情便被他压制了回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林勇说完这话之后,突然踉跄地站了起来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冲着门外就是咚咚咚地叩了三个头。想必是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他的额角都渗出了斑驳血迹。

“我想先跟你们道个歉。我和那姑娘并不是什么关系也没有,她是我还没过门的媳妇儿。”林勇说完这话竟然像一个孩子一般地哭了起来,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啪嗒啪嗒滴落在了水泥地上。

“我和小颖他哥是同学,小时候也经常去他家玩。但是,后来我到县城念高中,家也就搬了过来和小颖他们家也就逐渐断了往来。直到小颖去世前的半年,我们才再一次见面。”林勇的情绪很不稳定,说起话来也是时而哽咽。

本想劝他歇会儿再说,但是淫娘却阻止了我。

“你们再一次见面觉得合适于是就在一起了?”淫娘这个人果然像个娘们,竟然从兜里掏出了手帕递给林勇。

“你说得没错。那时我在派出所实习,我还答应小颖一转正就去提亲。却不想我转正后接手调查的第一宗案子就是小颖的。那时,我一心想要为小颖抓到凶手,所以就向所里隐瞒了我俩的关系。”林勇说道这儿,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两只手突然紧握了起来,青筋毕露。

“你能给我们讲讲姚文远为什么会纠缠死者孙颖么?”虽然我很同情也很理解他,但是时间紧迫并不允许我们在那过分的儿女情长。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小颖有一次去九叔就是那小子暂住的亲戚家借东西,结果就被那小子给纠缠住了。明明都验过血了,那小子的血型和侵犯小颖的人的一模一样,可是为什么要将他放了呀!”林勇的情绪变得愈发激烈,紧握着的手还在那狠狠地砸着桌板……

我不知道我和淫娘是如何从那间房子里走出来的,只知道此时我俩的心都不大舒服。说实话,我是真心不想去替姚文远破案。但是,穿了这身警服,我和淫娘就都明白,无论死者是什么人,我们都要抓住凶手。

“阿杨,你说是不是真的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呢?”淫娘给我的印象一向是属于邻家姐姐范儿的,但不想他这个时候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其实也不是谁都这样的,不然林勇也不会搭上一条腿呀!”我和淫娘边说边往受害人家的方向走去,希望看看能不能收获更多的线索。毕竟,我和淫娘现在共同的心愿不单单是找到线索还有能够将十年前的案子翻破。

在县城的小道上走了大约半个多钟头才好不容易有一辆车肯送我们一程,颠颠簸簸地又行了十来里地才终于到了受害人的家。却不想,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布满锈迹的铜锁。看起来,这里应该很久不曾有人住过了。

在村口的大树下找到一个长相尚算慈善的大爷,向他简单地问了问孙家人去了哪里,得到的却是一句,死光了。我们也去村委会进行了调查,得知,孙家人在女孩死后的三年内都相继去世。

无奈,除了从林勇那里得到了一些档案以外的资料就再也没有任何线索了。而且,这个时候也收到了连瑀安召回的讯息。

又是几个小时的大巴车,我和淫娘在天快黑了的时候才赶回了局里。将自以为比较有用的信息汇报给连瑀安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人家早就知道了的话语。但也并不是代表我们去的这一遭完全没有价值,因为连瑀安的本意就是想让我们去确认一下孙家人是不是真的已经不在了。

“头儿,我跟村长再三确认过了。他说孙强就是那个女孩的哥哥死的时候还是他帮着操办的丧事。”我将村长的话转述给连瑀安后,却见他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头儿,有什么不妥?”我看了看连瑀安,又看了看一边坐在那的老爷子不解地问道。

“其实,两年前,我刚来这儿的时候曾收到过一封署名孙强的报案信。”连瑀安说完这话就转身回了办公室。

半晌,他拿出了一封信。

看着信上的内容以及信下的署名,我的心感觉猛地一震。这怎么可能,一个死了快七年的人,竟然会在两年前寄来报案信?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这信是真是假,但是这一切未免太诡异了吧?而且信里还明确地写着,善恶终有报。

“你们怎么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菁菁,恕哥,淫娘都相继凑了过来,而洛修齐正一脸严肃地问道。

“或许是林勇寄的?”我皱了皱眉,目前也只能想到这个答案了。

“不,不可能。我在林勇的家里见到过他写的字,不是一个字体。或许是凶手?”淫娘推理道。

“那这么说,这桩案子难道已经谋划了这么久?”我话刚一说出口,就引得众人一阵唏嘘。想必,大家的推测和我是一样一样的……只不过,他们没有像我这样说出口罢了。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声突然打断了我们的思绪。

只见办公桌上的那台传真机,吱吱嘎嘎地出来了一张纸,而那上面则印着几个黑白大字,几个让我们全都震惊的大字!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