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夜飞全文免费阅读

雁夜飞

简介:雁夜飞是一部武侠权谋小说,作者叫山居侯。男主霍常笑是秦歌镖局的总镖头,最近各地堂口连连失镖,让他笑不起来。秦歌镖局走镖四十年来叱咤江湖,接连丢镖成了一大奇闻,其中必然有黑手在背后操控,搅乱了江湖平静,却看清了暗流涌动……新的江湖上,又有怎样的侠骨柔情?...

《雁夜飞》精彩内容

雁夜飞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确实这一路都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他朝两边看去,发现北堂鹰和水卓狂也是同样的表情。他们都不知道求应堂的人是在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这上山路上遇见裂旗门的人也不少,被水卓狂摧枯拉朽一般地一路扫过来,求应堂的人居然就一直潜伏着不曾施以援手。听起来,他们似乎有某种秘术可以藏匿气息,再加上三人都心忧欧冶孙和胡来,对四周的感知下降了不少,结果就被跟到了这里。

“穆公子……”雁夜飞回想着方才那些人说的话,打量起对面的这群人来。

为首的人手握一对分水刺,全身皂衣紧束,黑纱遮面,但那玲珑有致的身段还是让人一眼便能看出是一个女子,露出的两只眸子媚劲十足,眼波流转间只让人暗生情愫。女子左手边立着一个壮汉,肩上扛着一柄开山大刀,那刀背十分宽厚,只怕要有五六十斤重,正喘着粗气狞笑着,之前第一个开口说话的粗嗓门,便是他。女子右手边,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略微有些驼背,但那双眼睛却不像寻常老翁那样浑浊,那幽暗深邃的目光让人望而生畏,方才那第二个开口的阴阳怪气的声音,就是从他口中出来的。

除此三人外,其他还有十几个人,那举手投足间的样子,雁夜飞已经可以断定并不是什么高手。唯一让他忌惮的,便是这几人口中的“穆公子”,眼前这三人怎么看都不像,那新江湖武评排行第六的“九幽少主”穆幽,若是藏在暗处突然暴起伤人,着实不好对付。

“真是热闹啊!”那蒙面女子突然开了口,“看来这一路这么辛苦地跟着雁公子还是值得的,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年轻后生,奴家真是欢喜得紧。”

这女子不开口时仿佛是一个清冷妩媚的尤物,此时一开口,真的让人觉得是一个风骚十足的荡妇。

雁夜飞和北堂鹰尚在疑惑,水卓狂却在听到这女子声音的一瞬间变了脸色。

“玉娘子?”狂澜宫主水卓狂,天不怕地不怕,却在面对这女子的时候连声音都有些抖了起来。

接着,在听到水卓狂说出的这三个字之后,就连雁夜飞和北堂鹰也陡然心生寒意。

玉娘子也许不是这江湖上武功最高的女子,也不是最貌美的女子,却绝对是最可怕又最妖媚的女子。

她可怕不是因为武功,而是因为心肠;她妖媚不是因为容貌,而且因为她懂得如何魅惑人心。

她已在江湖上行走几十年,却依旧是那一副二三十岁的容貌,数不清有多少不知深浅的后生上了当,便宜没有占到,反而成为她的禁脔,最终大抵被折磨得在香帐里升了天。有侥幸逃得一条性命的,却也都不成人形,手足不全,体无完肤,丧失心智,行如猪犬。

江南武林望族黄家,族主黄穹曾亲眼见过玉娘子害人,嫉恶如仇的他哪里能忍,谁知道动起手来竟然不敌。他扬言要合江南武林同道之力,替武林除害。结果这话传到玉娘子耳中,黄穹的女儿出嫁之日,新郎新娘在府门前被掳走,一个月后放回来,黄穹的掌上明珠和姑爷皆已疯癫,当众互相鞭笞,舔泥作食,还发出歇斯底里的笑声……

这样的人物,不论出现在哪里,总是让人心生惧意。

“到底是狂澜宫主,见识就是不一般,比你旁边那两个鸟人可强多了。”那女子柔弱无骨的身段、配上这媚意横生的语调,只让人觉得又诱惑又恐怖。

“鸟人?”那壮汉仿佛没反应过来,开口问道。

一旁的老者接过话头:“嘿,一个什么鹰,一个什么雁,不是两个鸟人么?”

两人一唱一和,仿佛街头卖艺逗笑的营生,但雁夜飞他们却实在笑不出来。

“原来玉娘子也是求应堂的人。实在是想不到玉娘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大敌当前,但雁夜飞仍然面沉如水,冷静地应对着。

“光临?这里又不是你家,我光什么临,你远什么迎?”玉娘子装疯卖傻起来,也是一流的水准。

雁夜飞还没答话,玉娘子突然像恍然大悟一样,拉长了音调:“哦——奴家知道了,敢情这位小鸟公子是替那主人家在说话,不如……让那主人家出来见奴家一面?”

话音未落,雁夜飞背后的茅草屋里传来一声地动山摇的吼声。

“吼!”

接着便是“轰”地一声,那茅草屋的门被什么撞破开来,尘土漫天。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一只一人多高的白顶红身的猿形巨兽,怒气冲天地瞪着众人,身后一个身影紧跟着飞出。雁夜飞和水卓狂看到都是一喜,异口同声喊道:

“小胡子!”

胡来站定在摇摇欲坠的茅草屋门口,急促地喘着气。

他的身前是那只猿形巨兽,正呲着牙在威吓敌人,两只铜铃般的眼睛满是血丝,虎视眈眈盯着玉娘子,仿佛要把她撕碎一般。

雁夜飞向胡来看过去,看到一张清秀的脸,还带着些许稚嫩,但此刻却是一脸悲愤地看着外面的众人,那表情说不清是委屈、是愤怒、还是害怕。

雁夜飞他们总算是见到了要找的人,松了一口气,却也忧心起来——他们在门口周旋,虽然心知藏住胡来的希望不大,却仍是不想让胡来陷入危险,没想到那来历不明的巨猿却在这当口发了狂;求应堂那边却也是露出了欣喜的神情,只是站在近处的几人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那只猿形巨兽,不住地往后退。

胡来扫视着众人,看清了玉娘子,浑身如筛糠般抖了起来,嘴唇都在哆嗦,一只手指着她,恨不得喷出火来。

雁夜飞看在眼里,横跨一步将胡来挡在身后,不动声色地冲玉娘子说道:“玉娘子,既然这么多年轻后生你都已经见了,主人家也迎接你了,该走了吧。”

“走?”那个粗嗓门的壮汉狞笑着抢在玉娘子之前开了口,“嘿嘿,你几时听过玉娘子会空着手走?”

“哈哈……”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玉娘子也跟着笑道:“宋大哥是了解奴家的,奴家自然是要带一个后生走,只是不知道哪位愿意跟奴家走?”

说着,一双媚眼依次从雁夜飞、北堂鹰、水卓狂身上扫过,最后停在胡来那里。

“不如……”她的声音弄得几人一阵冷战,“就小鸟公子背后的那位可好?”

雁夜飞没有再搭话,只是缓缓将那长枪外包裹着的黑布解开,轻轻地取了下来。

阳光从树枝的间隙中穿透进来,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光点。一道璀璨的银光从雁夜飞手中的枪尖亮起,几丝灵气中带着寒意。

北堂鹰突然笑了起来:“神往已久,终于有一日能与‘雪雁枪’并肩一战了。”

“与鹰雁两位公子一同迎敌,我水卓狂今日也沾个光,借此战扬名江湖罢!”水卓狂面露豪气,衣衫无风自动,一字一顿地说道,“两位要小心玉娘子这女魔头,万不要被她的兵器刺中了,那上面喂了毒的。一旦中了,若没有她的解药,生不如死,甚至连求死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她摆布。”

水卓狂说着,似是想起了什么,眼睛突然圆睁:“当年我一位兄弟就落在她手里,最终人不人鬼不鬼,今日便为我狂澜宫的兄弟报仇!”

雁夜飞面色凝重,沉吟着把手中那杆银枪笔直地指向前方,缓缓说道:“胡来是我的朋友,胡来的朋友也便是我的朋友。今日,鹰公子,水宫主,小胡子,只怕你玉娘子一个都带不走。”

求应堂的人望着雁夜飞,不敢轻举妄动,连那玉娘子都不再嬉笑。雁夜飞一人一枪,只静静地立在那里,却仿佛周身没有一丝破绽。

北堂鹰和水卓狂互相使着眼色——胡来的神色颇为憔悴,想来是遭了不少罪,况且他正是求应堂的目标,此刻若厮杀起来,只怕自保都难;那最为棘手的玉娘子,两人都没什么把握,自然是交给雁夜飞来对付,那么剩下的人……

两人似是达成了默契,北堂鹰往胡来那边一靠,打定主意护住胡来,水卓狂则与雁夜飞并肩而立,双掌灌注了惊人的内力,战意熏天。

正对峙着,忽听得一声嘶吼,却是那已经安静了许久的猿形巨兽,像是从胡来那里得了什么命令,咆哮着就冲进了求应堂人群中。

场面霎时间大乱,求应堂的人过于注意雁夜飞,忽略了这样一个异数,这巨猿膂力惊人,铁一般的臂膊横扫出去,被扫中的人身上登时传来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吐着血飞了出去。

巨猿杀性浓烈,全靠蛮力,速度竟也不慢,求应堂的人完全不知所措,连玉娘子都无从下手,连连后退避其锋芒。

雁夜飞瞅准时机,长枪如龙般舞动起来,一时间逼得玉娘子左支右拙,狼狈不堪。正要追击,忽然眼角余光瞟到胡来正缩在墙脚,瑟瑟发抖,完全不像平日里机灵鬼一般的样子,看得雁夜飞揪心不已。见北堂鹰守在他附近,雁夜飞心下稍安,长枪疾出,只求速战速决。

雁夜飞心里提防着那个不知藏在何处的“九幽少主”,与玉娘子交手时也没有离开其他人太远,想着一旦情况有变,能护住其他人周全。就连那个提开山大刀的宋姓壮汉,也被雁夜飞一同揽过来,打得对方只有招架之力。

巨猿在人群中肆虐,玉娘子难以抽身,水卓狂抓住机会,双掌平平推出,如排山倒海之势,那求应堂众人东倒西歪竟然无法靠近。

十几个喽啰在巨猿的狂怒之下,形不成什么气候,对水卓狂毫无威胁。只有那白发老者,对于迎面而来的凌厉掌风,似是全然不觉,缓步前行,接着越走越快,这行走间不仅衣衫不荡,就连头发都不曾被吹歪一丝,行动间完全不似耄耋之人。

一掌未息,那老者已到眼前,水卓狂暗道不妙,正要变招,那老者却是一掌迎来,两人“轰”地对了一招,各退了几步。

老者面色如常,止住退势便又攻上,水卓狂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只觉一股寒气止不住地从手掌窜入心口,浑身难受得要命,三五招之间嘴角已经溢出鲜血。

那边雁夜飞见水卓狂才一照面便已落败,正惊诧,却听得玉娘子一声轻笑:“忘记提醒狂澜宫主了,你这掌法虽然看得过去,但在九幽少主面前,不觉得自己班门弄斧么?”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