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啦噜!这狗撩我全文免费阅读

天啦噜!这狗撩我

简介:天啦噜!这狗撩我的作者是冉小狐,这是一部奇幻现言小说。芽衣捡了一只二哈小奶狗,看着它把屋子搞得一片狼藉,瞬间决定阉了它,可是它却突然开口说话,原来它是啸天犬,不过那又怎样?也不能任由它为所欲为的放飞自我。看平凡女孩驯服啸天犬,看神奇二哈如何撩妹……...

《天啦噜!这狗撩我》精彩内容

我的心绪不断,很快也就被玄机子给打回原形。

他再次替我摸骨后一副生吞了苍蝇表情告诉我,他会替我再次摸骨,是因为太过不甘心自己又收的徒弟连块朽木都算不上。

枉他一世英明,只能是全当喂我了。

眼见着玄机子又陷入懊恼之中,我在他的喋喋不休中苦笑着麻溜挑着水桶离开道观。

我刚走出道观,小师哥已然追上我。

“师哥,师父不是让你去练功了么?”

“师父让俺跟着嫩,怕嫩把水桶给摔烂了。”

“……师哥你平常挑水累不累?”

“不累。俺平时都不用扁担挑水,都直接一手一桶。”

“……你是因为练功才力气大,还是本身就力气大?”

“师父说俺本身就力气大,有些功法更能让俺力气大。”

“那你练的都有什么功?”

“这个不能说。师父吩咐过不能乱讲。”

“师哥,我们是同门师兄妹。”

“师妹嫩白生气,俺不是藏私。是师父说过,谁学啥本事需要因材施教,俺如果讲了又不适合嫩就是害嫩。”

“你还真听师父的话。你出来之前师父是不是还交代过你,不许帮我?”

“嫩咋知道?师父说,让嫩自己干算是苦修是为了让嫩强身健体扎好基础。俺帮嫩的话也是害嫩。”

对话到这里,我没再有继续聊下去的心情。

挑水对我来说是真的很难,我一路跌跌撞撞如果没有小师哥帮忙,几次都差点扔了水桶滚下山去。

等我终于把第一担水挑入道观,两只水桶内都已不足半桶水,扁担把我的肩膀已经磨压到红肿破皮。

小师哥于心不忍拿了个棉垫子想要替我绑到扁担中间,却又被冷眼旁观的玄机子制止。

等到我终于灌满水缸,我磨破的肩膀已经把t恤染成了红色。

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我紧接着也就去做饭。

等到午饭结束再收拾好厨房,我再在小师哥的指导下开始劈柴。

还好道观内存的木柴还多,我短时间内倒是不用再去砍柴。

等我再劈柴结束,也就到了我去洗衣服的时间。

我带了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再带着小师哥和玄机子的脏衣服,也就再回水潭。

再次下山我每走一步都是煎熬,如果时间充裕,我宁愿选择爬着下山也好减轻点双腿的不适。

小师哥依旧跟随,他在石板路通往用碎石子铺就的小径处停下脚步递给我一瓶药粉,让我随后洗澡之前把药粉撒到伤口处。

我如果遇到危险只需要大喊一声,他会守在原地等我回来。

“药粉是师父让你给我的么?守在这里是你的决定还是师父吩咐的?”我接过药粉接腔问询。

“都不是。药粉是俺偷偷拿的。师父这次没让俺不许跟,俺就跟来了。”小师哥的答案,扑灭我以为玄机子已对我动了恻隐之心的念头。

我踩着虚浮脚步就此去往水潭,脱掉上衣后把药粉撒到伤口处。

强烈的灼烧感顿时袭来,我只感痛不欲生。

等到灼烧感消散后,我伤口处已神奇消肿结痂。

我迅速洗漱期间,也清洗了下挂在脖子上鲜少示人已染了鲜血的玉佩后有短暂的愣神。

玉佩本是通体白色,上有双鱼盘旋争大日之雕刻。

不知何时,那突出少许的太阳已呈晶莹剔透的血色。

玉佩的质量如此差么竟能轻易被血浸透?

我摇摇头,继续洗漱。

我洗漱结束再穿戴整齐后,也就开始洗衣服。

等到衣服洗完,我再跟小师哥汇合重回道观,晾好衣服后开始准备晚饭。

等到我晚上躺到床上时候,肩膀处的血痂不知何时已经掉了,肩膀处的皮肤除了留有疤痕已算恢复如初。

我用手机定了闹钟后很快沉沉睡去,梦中梦到啸天犬来到道观接我回家。

我被闹钟惊醒时候,脸上有未干的泪痕。

我迅速起床,再拖着虚浮脚步去准备早餐。

早餐结束后,我把手机太阳能充电器靠到门口,也就继续去挑水。

虽然山上没有手机信号也连不上4g,不过习惯使然我不愿看到手机因为没电而关机。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挑水做饭洗衣砍柴是我每日的必修课,我的肩膀在坏了又好好了又坏之间日常切换。

在此期间,小师哥一共偷偷给我拿了五瓶药粉,玄机子对于我的态度持续没有改观,没有教我任何本事。

因为玄机子说我还没有过了试用期没有资格到菩萨面前上香参拜,我持续没有进入道观大殿半步。

因为玄机子说事不过三,小师哥连续三天陪我到半山腰挑水洗衣后也就不能再继续陪我。

日子,很煎熬。

每每我能躺到床上休息,我的身体已快散架,情绪也都到了崩溃边缘。

半个月后的又一天,大雨有风,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发烧的厉害。

我找粒感冒药吃掉后,也就开始起床。

玄机子反常的也早早起床,跟我和小师哥一起共进早餐。

“师父,师妹今个脸白的不得了,水缸里的水还多着哩,嫩要不今个就白让师妹再去挑水了吧?”吃饭时候,小师哥不断观察着玄机子的脸色。

玄机子慢条斯理的喝着米粥,如同没听到一般。

“今个天凉俺也没换衣服,嫩换的衣服要不让师妹接点雨水洗洗?”小师哥跟我对视一眼,紧接着再提建议。

玄机子持续没有接腔,也没多瞧我和小师哥一眼。

早餐结束后,玄机子打发小师哥去练功后,依旧坐在厨房内。

眼见着玄机子早起的目的应该就是想看着我冒雨挑水,我咬牙忍着不适挑起水桶。

“芽衣,你要怎样才能离开?”玄机子在我走到厨房门口时候开了口。

“什么?”雨声太大,我没听太清楚。

“你要不要学套功法后再挑水离开?”随着我转身望向他,他已垂下眼皮。

“哈?要要要,谢谢师父!”我连忙放下水桶,难掩激动。

多日来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我这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跟我来吧。”玄机子随之起身,撑着伞带我去往大殿。

在大殿内,我按照玄机子吩咐,在菩萨面前先上香再跪拜。

身处大殿,我满心虔诚。

“芽衣,我们虽没有行拜师礼,不过,以后不管你走到哪里,都能报出我玄机子的名号。”玄机子背对着我,声音是难得的柔和。

“是,师父。”我立刻应下,唇角不自觉扬起。

接下来时间段,玄机子带我去往他房间后告诉我,道家的功法分内修和符派。

内修的功法,有心斋、坐忘、缘督、导引、吐纳、听息、踵息、守静、存想、守一、辟谷、服食、房中、行炁、胎息、外丹、内丹等等。

他要教我的,是内修内丹之法。

内丹,是以人身三宝精、炁、神作为药物,在体内修炼成丹。

丹者,单也,一者,单也。

惟道无对,故名曰丹。

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人得一以长生。

其修炼步骤是,炼己筑基、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

想要最终结丹极难,他会选择教我内修内丹,是因为,不提结丹的好处,功法也能使人经络全通、百骸俱暖。

玄机子讲到这里,也就开始教我如何内修内丹。

我认真记下他所讲的,却又根本不知道他提及的穴位处于我体内哪个位置,更无法感知到体内有气,自然丝毫无法导气在体内运行所谓的小周天大周天。

对于我的愚钝,他并没发飙。

他拿蒲团让我摆好内修姿势后,也盘膝坐在我背后。

随着他双掌抵到我的背部,我清晰感知到有股暖流从他的双掌导入我体内。

随着暖流在我体内开始沿着经络流淌,他很是耐心的一遍遍讲出所经穴位名称直到我可以准确复述出来。

当他的双掌离开我的背部,那暖流依旧滞留在我体内。

至此,我身体的不适已消散不少。

“试着用意念调动我留在你体内的真气,运气从丹田到会阴后,从一侧腿内侧下至涌泉,从脚趾经脚掌外侧上至尾闾,再从另一侧腿下,上来之后沿督脉上至大椎后,从一侧臂下,下来后再从另一侧臂下,回至大椎穴后继续沿督脉上头部,然后沿任脉下。”他紧接着吩咐。

他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疲累。

怪老头脾气好的时候这么戳泪点么?

真气难修,他不但耗费真气教我还给我留了现成的真气。

我不禁酸涩了眼眶,随之依言而行努力用意念开始调动体内真气。

我应该真的是个朽木,直到中午我才终于将真气,在体内成功运行了一个大周天。

我急急睁开双眼想向玄机子报告下,却发现他躺在藤椅上已经睡着。

睡着的他眉心紧缩,没了平日的严厉苛刻,尽显老态。

他这是,因为我而累到了么?

我鼻子一酸泪水跌出眼眶,轻手轻脚从蒲团上起身,拿薄毯给他盖好后去往厨房做饭。

我做饭期间小师哥也来到厨房,我告诉他,师父已教我功法。

他替我开怀不已后又忧心忡忡,他当初内修出真气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师父不曾用真气助他修行更不曾赠给他真气。

因为师父已经年老,动用真气是极损根基事情。

他的告知,让我心中惭愧同时也越发感动。

等到午饭做好,被小师哥叫醒过来吃饭的师父已又恢复冷酷模样。

在午饭结束我收拾好厨房后,师父让我继续去挑水。

我笑着应下,挑起水桶就冒雨下山。

雨天路滑,挑水依旧让我不堪重负,但我满心欢喜。

然而当我终是费力将水挑到道观门口时候,道观的大门已然紧闭。

我的背包连带一把雨伞,搁在道观门外。

查看全文

冉小狐其他作品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