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恋曲全文免费阅读

晚唐恋曲

简介:晚唐恋曲的作者叫王石安,这是一部古言虐恋小说。炎炎夏日,沈梦茹在赶制送给情郎的绢帕,白鹰经过五年的修炼终于达到了极点攻击。两人相约见面,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误会……她失去了亲娘,从此尝遍人间痛苦,他痛彻心扉,失去了一生挚爱,难道真的难逃宿命的安排?...

《晚唐恋曲》精彩内容

“姐姐,是这里吗?这有块儿大石头。”

“应该是了,一会儿我在高处杀贼,你在门口劫杀漏网的。”

梦茹抬眼看了看天色,云很厚,小半个月牙向上弯着,显得神秘莫测。

朝右手看去,山坡树木较稀疏,地上高低不平,影影绰绰的似有个屋顶。

“那儿应该就是山神庙,我走屋顶,你在下面藏好身子,暗处劫杀。”

“依姐姐所言”

小侠说完朝前跑去,三步一跳五步一纵像只猴子。

梦茹摇了摇头,也向西边树头飘去。

山神庙很小,门朝北开着,门前几颗杂树,不晓得什么种类。

这里是半山处一块很大的平台,从树上看去,后边一墙之隔处,就是那个响马说的庄院了,门也是朝北,庙后有条小径,通向庄院大门。

站在院墙之上,墙边有颗苍老的柏树,树枝隐去梦茹大半地身形。

院子不大,有十几丈的样子,院子里有张很大的长方形木板,脏兮兮的用一些桩子支着,一圈儿地上都放着些木墩,像是吃饭的桌子。

西北角有一处马厩,一头骡子拴着,看不清颜色。

东边两间屋,后背贴着东墙,这两间屋子很大,应该住的人多些。

中间三间屋子,靠左手那间略小点,其余两间挺大的。

西边一间好像厨房,另一间像是堆放杂物的,没有门板,里面黑漆漆瞧不真切。

从墙头起下块儿砖石,一指点成了两半,左手抓着投向东边屋子的窗户。只见两扇窗子同时被砸烂,发出砰砰声响。

屋内的贼人惊醒了,有人叫着“直娘贼,谁个闹事儿,不想活了?”

梦茹闻声双手抓满了细针,看着跑出屋的贼人。没急着出手,她在等,等人多时再杀。

喊声越来越多,中间两间大屋里都亮起了灯,跑出十几人来。

贼人纷扰着,张望着,有人发现了墙头上的梦茹。

有的提刀,有的空手,还有的拿着棒子耙子之类的武器,一堆的站着,纷乱的喊着:“哪来的痴货,下来受死。”

冷眼看着,差不多了,有近三十人呢。

扬起手,绣花针甩了出去,一片银光闪现,瞬息而至。多半数的贼人无声息的软了下去,余下七八个贼人傻在了当地,支楞站着一时间忘了动作。

再次抓针扬手甩出,只见此刻院子里已经没人站着了。

跳下地叫了声:“小侠,挨着屋搜。杀无赦!”

没等着回应,就径直奔着中间左手屋子而去,抬脚踢门,门应声而开,屋里漆黑一片。

就见屋里跳出一个很老的男人,手里提着杆大枪,愣眼看着梦茹,眼里有着惊慌害怕,还有一丝淫光。

于此同时,门里头凄艾的走出一个半老的女人,站在一边低首啜泣。

看着那个老男人,一阵的恶心,杀心顿起。梦茹晃身到了跟前,一指点到老男人眉心,那怂货手才抬起半尺,就直愣愣的站着死了,随后软倒在地。

老女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哇哇地哭喊到:“求您别杀我,我是被抢来的,我不是贼,诶呦,呜呜呜……”

小侠从西边杂物间里找到了一支火把,晃着火折子点亮,又从中间屋子开始搜,一边走一边喊着:“不出来就都烧死你们,快滚出来!”

快到东边大屋时,屋子里的人纷纷而出,哭喊着:“我们不是贼,是打杂的。是被抓来的,我们没杀过人,求大人别杀。”七嘴八舌一时也听不清。

“跪下!”小侠大喝一声,随后问向梦茹:“姐姐,咋办?”

梦茹数了下,连那个老女人一共五人,四个男的看起来面貌敦厚,年纪也都不小了。

于是问道:“你们说自己不是贼,那就说说你们是哪来的?都是做什么的?还有你。”说着指向那个老女人。

听了几人的讲述后,基本了解了事情的来路。

四个男人都是镇上的,其中一个还是客栈掌柜。那个女的是个面摊子的老板娘,其中两个协助客栈掌柜的,给这伙贼做饭,剩下那个负责喂牲口。

小侠去到院墙外西侧,果然看见一个猪圈,一个羊圈,还有个鸡棚。两口大缸臭气熏天,小侠心说这么臭怎么刚才没闻到呢?

“姐姐,他们没骗人。”

梦茹点了点头,看着五人说:“既然你们不是贼,我也不杀无辜,你们走吧,以后莫在助纣为虐。”又对小侠说到:“我们也走吧”

“姐姐等我一会儿。”随后看着那几人,小侠催促道:“快走快走,小心我改主意。”吓得几人踉跄着跑了。

看着院子里那些贼人的尸体,梦茹心里一阵子的轻松,默默道:桃花儿,贼人应该都死了,这个仇算是报了,你泉下可以安息了。

小侠提了个布皮包袱,背着个小箱子走来,开心的笑着:“走吧姐姐,发了点小财,够我们路上使得了。”

“这个都是不义之财,不知害了多少人命得来的,唉。走吧,”

路上小侠一直嘟囔:“只顾着自己痛快杀人,都没给我留几个,姐姐,以后你手下慢点,我也要杀贼人。”

梦茹翻了个白眼:“哪来的以后,我是在报仇不是杀人,你戾气太重了。”

“那到了通州,那个高财主要我来亲手杀,姐姐你先答应我。”

往山下走着,梦茹心说,到时看吧,总不能看着小侠受伤的,嘴里随即应付着:“好了,知道了。”

进镇子之前追上了那五个人,老女人使劲说着要感谢梦茹二人,邀请去她家里,一定要在家里吃碗面,休息好了再走,最好能住几天。

梦茹不置可否,小侠痛快的应下了。

暗自想着:客栈里死了俩,残了一个,那里也不能待了,就去这女人家,吃饱就走。

那女人叫梅花,是个寡妇,也没个孩子,梦茹不喜欢打听闲事,就没问,小侠更是懒得听。

梅花在做着面条,梦茹在打坐,小侠打着盹。此刻的梦茹浑身轻松,心里面很宁静。

一丝意识忽然的降临,很玄妙的感觉,应该是开悟了,一时间入了定。梦茹全身被一层白茫茫的气包着,迷迷蒙蒙的看不真切。

梅花做面条很认真讲究,多年来都是靠着面摊过活,手艺还算过得去。

前几日忽然来了伙贼人,进得镇子一顿抢掠,杀了些人,都扔到山东边那条沟里了。强迫着自己跟随他们上山,白天干些杂活,晚上还要被那个老货糟践。

多亏了这两位姑娘,救自己出火坑,要好好感谢啊,等面条好了多给放点油。想着做着,面条好了,端着碗放到两人面前的小桌子上,伸手拍了下梦茹。

嘭得一声,哎呦娘诶!梅花痛呼出声倒在地上。

梦茹跟小侠同时睁开了眼睛,小侠上前扶起梅花,看向梦茹问道:“姐姐,怎么啦?你没事吧?”

“刚才忽然有点心得,正在领悟中,不小心被打断,震倒了梅花婶子,实在是抱歉了。”

梅花这会儿稍稍缓过了神,就是那只手还麻着。

“我没事的,那个,打断了,你没事吧?”

“嗯,无碍地,没有行气,只是领悟不会有危险的,婶子不必挂怀。”

客栈门前取了骡子,那山上下来的四人,正在往大车上放尸体,另一个没死的还在客栈门外躺着哼唧。

掌柜的看见梦茹拉着骡子,上前问候:“大人是要走吗?店里还有些钱待我取了送与大人。”

“我们不要,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如今响马已灭,收拾完了好好过日子吧。”

“天快亮了,我们这就上路吧。”说完翻身上了大青骡子,小侠跟着,二人持缰向着北方扬长而去。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