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南山下全文免费阅读

镇南山下

简介:镇南山下是一部仙侠修真玄幻小说,作者叫奶酪酱。周牧之勾结魔道,被架上戒律台,一根根骨钉将他钉在鸣罪柱上……三百年后他重生了,依然是在镇南山下,只是当年名震四方的“镇南山”门派早已荡然无存,自己也沦落到一个不知名的小门派,不过他不会放弃修真,更不会忘记当年的发生的一切。...

《镇南山下》精彩内容

牧之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问题。

他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口水。

这就是小不点吧…

周牧之能看出来,自己当年确实是所托非人,城主府的伙食未免太好了些吧!

刁清越稳住欢脱的琳琅,有些诧异。

琳琅从来不会亲近陌生人,刚刚三个少年坐的那么近,为什么偏偏…

刁清越皱眉看向祁川。

祁川没有回应他,只是静静地走过去,拉起狼狈倒地的周牧之。

“没事吧?”他无意的问道。

“没事…死不了!”周牧之拍打着身上的狼毛,头都没抬,无意识的说着。

但是站在一旁的刁清越瞬间瞪大了眼睛。

三百年前,他初识周牧之的时候,就知道他有一句不太好听的口头禅。

那就是:没事,死不了!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祁川和周牧之。

这怎么可能?

三百年了!!

刁清越不敢相信。

祁川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眼底却有着异样的光芒。

没错,他也很难相信。

三百年了…

从一开始的心怀期冀,到心灰意冷的接受事实…祁川用了很多年。

周牧之的陨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镇南山里,属于周牧之的那盏命灯熄灭的那一刻,仿佛也将他的灵魂燃烧殆尽。

四月初九的日子,换算下来,刚刚好是三百年整。

周牧之那无辣不欢的性子,入睡的姿势,日常生活的小习惯…

这些对祁川来讲,都太过熟悉。

还有逍遥子牌位下的那一串小字…

他将周牧之带来城主府,就是想让“小不点”最后帮他确认一下。

绝对不可能错了。

当年的祁川,为了去除身上的神迹,免去上修界的追踪,隐身西大陆。

洗髓伐毛,整个人换了一身皮囊。

三百年前的他,顶着一张别人的面皮,是那个人创造的“失败品”。

但是在遇到周牧之后,他的存在就变得不一样了。

而三百年后,他们再次相遇。

都换了一张脸,但是祁川知道,有很多东西还没变…

刁清越喉结滑动,有些无力。

他觉得事情来的太突然了,脑子仿佛不会转了一般。

“我把客栈的房间退了,以后就住你这里了。”

祁川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

周牧之一脸懵的抬起头,看到刁清越躲闪的目光,心下一紧…该不会是露馅了吧。

安澈和方遒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也被安排进了城主府。

城主卧房内

“你的意思是让我先瞒着?”刁清越快疯了,这祁川,真的是闷声干大事的人。

“是。”

“你觉得…我能瞒住吗?”他现在激动的手脚发凉,恨不得立刻抓住周牧之,质问他究竟这几百年里跑哪儿去了…他有无数个问题想要问!

“不能。所以,你少去他面前晃悠就没问题。”祁川淡然回答。

“那你…”

“我的意思是,你不要露出破绽,说我是谁。”祁川目光灼灼的看着刁清越。

“…你的意思是,他现在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刁清越皱起眉头,但也不笨,很快就懂了祁川的意思。

“大哥,你们俩可真有情调!你还要和他玩,谁先认出谁的游戏吗!?”刁清越崩溃抓狂。

祁川施然离开。

来到待客的后院,祁川到了三人居住的客房。

果不其然,他们三个像三只小鹌鹑一样,一遇到事,一准要抱团行动。

祁川走进屋内但没有关门,只是坐在一旁,让阳光照进来,照到这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身上。

“那个…前辈,咱们这是…”周牧之斟酌着问道。

很显然,他们抱上的这个大腿,真的是够“粗”,不但修为高强,还认识刁清越这个城主。

“没什么,做我该做的事。”祁川很是淡定的说着。

“啊?”方遒没憋住,一下子破功了。

“我其实一直隐瞒了自己的身份。”祁川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诌。

当然,曾经的他,也像方遒安澈一般天真无知。

直到他遇到了周牧之这货。

周牧之简直就是两界第一大忽悠。

三百年前,祁川站在他旁边,经常能被周牧之的满口胡言乱语给说的信服了。连他一个知道内幕的人都能被忽悠到,更不用提别人了。

所以,祁川是典型的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

随即,他开始了胡诌八扯。

“我是镇南山的人。”他表情沉重。

“几百年前,满山的弟子都走光了,奈何当时的我没有过硬的实力,只能忍辱负重随波逐流…坠入魔修内。”

“但我其实一直忍辱负重,想要回归镇南山…前些日子,我感应到了崆峒印的存在,这才来寻。”

“初见你们时,我并不友好,因为我以为你们是偷盗崆峒印的小贼,后来接触发现,原来你们同门之间是如此的兄友弟恭,长幼有序…我很是欣慰…”

祁川一脸面瘫的说着天花乱坠的话,公事公办的样子就像是在背书。

周牧之面上不动声色,实际对他的谎话嗤之以鼻。

他可是扯谎界的鼻祖,祁川这点手段,在他这里简直是不值一提。

但他没想到的是....

安澈:“先生真的是…忠义之士…安澈很是感动。这一路上您虽然冷眼相对,但其实一直悉心照顾我等…大恩无以为报。”

说着竟然还试了拭眼角的泪花。

周牧之:“…”

方遒:“真的是可歌可泣!我本以为这样的事只能存在于说书人口中,没想到这世间真的有您这样的人,您能在,真的是镇南山之幸啊!”

说着他拉着安澈,两人给祁川作揖行礼,表示敬重之情。

周牧之:“…”自己没看错吧,这两个家伙真的长了脑子吗?

方遒一边行礼,还一边热情洋溢的回过头,招呼着周牧之。

“大师兄,你在等什么?快来吧!”

周牧之:“…”

周牧之探究的目光对上祁川的眼睛。

祁川的眼眸像是两颗黑曜石一般,犹似囚水冽泉,幽深不见底,同样深深的凝视着周牧之。

周牧之有些头大的一同低头行礼。

他刚才是不是看错了…为什么感觉对方的眼神除了冰冷还有一丝…幽怨?

怨什么?

当然是怨他还认不出自己来。

由于方遒安澈的强烈要求下,祁川成功的晋级为镇南山的长老。

周牧之则是一头黑线。

为什么他总觉得对方实在报复自己初见时的胡言乱语呢…

第二天清晨

“既然我身居长老之位,那我就有责任和义务管教你们。”

祁川背着手站在院子中央,手里还拿着戒尺,而周牧之三人则是呈一字排开。

“是。”三人齐声回道。

周牧之虽然觉得这种场面很诡异,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加入训练。

忽然,祁川出手,猛然间会挥出戒尺,带着一股“唰唰”声,划破空气,抽在周牧之的肩膀上。

查看全文

奶酪酱其他作品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