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澜记全文免费阅读

沧澜记

简介:沧澜记小说的作者叫菲菲米亚,这是一部玄幻虐恋小说。历经几世轮回,琅渊放弃万年修行,只想能再见他一面,问清楚到底有没有爱过她,但是去被众人当做妖孽,先是架上火台,又被沉入万丈深渊,而醒来后又差点被一个母狼养大的男人给强了……即使遭遇这一切,她也不曾放弃对那个男人的追逐……...

《沧澜记》精彩内容

苍狼见到这边情况,整个人如同炸了毛的狮子,他再也不管一切,背着苏临转身就向这边奔来!无论如何他要救琅渊!

琅渊的血有一种特殊的味道,顿时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琅渊双眼迷蒙着,却见到了苍狼向着自己奔来的模糊身影,她很想说,让他不要管自己,离开!

可是,她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喉咙处传来一阵冰凉,那是铁锁链的寒意。

远处有一团乌云,忽的一沉,急急向着这边降来,可是却在下一秒就堪堪停住,这一停之后,又即刻向着远处飘去。

随着那团乌云的一沉一去,顿时,瓢泼的大雨忽然停住了,不仅如此,所以的乌云在刹那间消失不见,天色一点一点的有了光亮,正午时分璀璨的阳光在刹那间就普照着大地!

原来双方激战,却竟然到了第二日中午!

烈日的光芒如同一道道锋利的剑芒,猛地照射在那妖灵身上!

遮天蔽日的乌云散去,此刻正是妖灵灵力最底的时候,它哇的一声怪叫,手上的锁链原本牢牢套在琅渊脖颈上,只消它轻轻一用力,琅渊整个人就烟消云散了。

可偏偏在这个紧要关头,烈日顿时高悬在头顶!那妖灵浑身上下像是被沸水淋过一般,不停冒着哧哧的白烟,它怪叫着松开琅渊,转身就向着一旁大树的树荫下避去。

树叶斑驳影子是不是还投来一丝阳光,妖灵不停的扭动着庞大的身体,拼了命的想要避开烈日阳光!

此刻,它再也管不了琅渊等人了,失去了乌云的庇护,它会活生生被这毒辣的阳光给烤死的!它必须要逃开烈日!

它忿忿不平的抬头,龇牙咧嘴的怪叫,咿咿哇哇的,似乎在咒骂着什么。它的四只手臂不停的挥动着,想要在地下挖开一地洞,或者是一个地道!说来也奇怪,阳光照射到它的身后后,随着白烟不住的往外冒,它的身体就开始逐渐的缩小。

这妖灵尚且如此惧怕阳光,而那些小虫则更甚了,阳光一照,哧的一声,顿时化作一股青烟,消失不见。

苍狼奔跑中,见到小虫全都化作青烟消失不见后,他解下绳索,将苏临抛给一旁的楮墨,自己则扑过去,蒲扇大的巴掌顿时就挥向躲在树荫下正挖着洞的妖灵。

妖灵此刻正是一门心思的挖洞,那里还去管的了其他,苍狼速度又快。

只听到砰的一声,那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妖灵后背,它一个站立不稳,顿时跌在一旁,阳光顿时就晒在它的脸上。

“啊!”妖灵双手猛地捂在脸上的那一只独眼上,一股腥臭的液体顺着它的指缝流了出来。

它的眼睛像是被灼伤了,只有一只眼的它,根本就无法视物,跌跌撞撞的在地上乱折腾。

却被太阳追着烤似的,而苍狼双眼通红,琅渊重伤,他气恼不已,也算是看明白了,这妖怪最怕太阳,他手上挥动着宝剑,那些树枝被他全都剃掉,阳光再也无遮无掩投了下来,妖灵原本是妖化当中,最为惧怕烈日。

这时,只见它的身体渐渐的缩小,最后变得和常人一般大小,苍狼提着宝剑由上至下纵横一剑,顿时就将那妖灵一刀两断的给解决了。

烈日阳光一烤,哧的一声,只化作了一滩腥臭的血水!而在那一滩污血旁,还有着一条长长的铁链兀自散发着淡淡的寒光。

结果了那妖灵,苍狼反身跑去,一把抱住晕倒在地上的琅渊。双目间充满急切,“琅渊……琅渊……”

琅渊感觉自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想睁开双眼,可是,却觉得好累,手抬了抬,却又跌了下去。

妖力已经被她耗尽,在阳光的照射下,她的头发又恢复成了漆黑的颜色。

苏临也刚刚好从混沌中苏醒,尽管他的后劲疼得厉害,可是一眨眼,他还猛地跳了起来,迎面却见到浑身是血的楮墨。

原本靛蓝色的衣服,现在已经被血染成了猩红色,上面或许有那些毒虫的鲜血,也或许有自己袍泽兄弟的血。

“楮墨!”苏临猛然开口,他还记得是楮墨将自己打晕了,现在见到他,苏临竟然分不清自己是该感激他救了自己一命,还是该气恼他不听自己的命令了。

“公子……”楮墨脸上有着尚未干涸的血痕,他的声音喑哑,带着说不尽的疲惫,但他还是隐隐有着高兴,一场恶战下来,他的公子还活着,可是,在他的身后却横七竖八的躺着无百名兄弟的尸体。

苏临紧紧捏住楮墨的手臂,说不出话了。

“公子……”数百个声音同时想起,苏临抬头看去,依旧是满身满身血痕的亲卫门。

一场恶战并未将他们吓破胆,相反此刻,活着的人,人人脸上都有一种往日不见的坚毅。

“你们还活着……”苏临眼眶中有莹光闪动,“那妖怪的呢?”他这才想起要开口询问。

“那妖怪死了。”楮墨和众人连忙说道。

“琅渊姑娘呢?”苏临急问。

楮墨脸色有些黯然,摇了摇头,向一旁退开,苏临抬头这才见到一旁树荫之下,苍狼跪坐在那里,怀里紧紧抱住已经晕过去的琅渊,双目中充满警惕。

有几个侍卫向过去替他帮忙,却不敢向前一步。

“兄弟,你的伤口还在流血,不管怎么样,你让我们替你先止血啊!”苍狼身上大洞小口的,有些地方还在渗血,可是他就是不管不顾的,就这么紧紧抱住琅渊,呆呆看着她血肉模糊的后背,可但凡要是有人要靠过去,他整个人就如同暴走的豹子,那么危险。

见到身后的尸体,再见到活着人的疲惫,苍狼身上的伤,还有已经陷入昏迷不知生死的琅渊,苏临不用想也知道昨晚那场战有多么艰苦恐怖。

他猛然走过去,苍狼恶狠狠的瞪着他,眼神示意不让他靠近。

苏临说道:“苍狼,你得先让我看看琅渊姑娘的伤势!”

苍狼瞪着他许久,这个人,琅渊曾经吩咐自己不顾一切的保他性命,既然如此,他应该不会对琅渊有害!苍狼心中想着,终于眼神软下来,似乎是不再抗拒苏临了。

苏临知道他同意自己靠近,连忙吩咐楮墨拿来伤药。

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想伸手结果琅渊,可是,却遭到了苍狼的低吼声,以示抗议。

苍狼现在可以让苏临替琅渊查看伤势,却再也不允许谁带走琅渊了。

苏临无奈,只有吩咐人找来水先清洁了自己的手,当他撩开琅渊后背破烂的衣服时,只才震惊琅渊身收多重的伤,后背肌肤可以说再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有些地方直接露出了骨头。

苏临心中一颤,手顿时一抖,黏住伤口的衣服被扯开,顿时一股鲜血就冒了出来。

“呜……”苍狼愤怒一吼,手猛然就钳住苏临的手腕,他怒目相对,对苏临表示不满。

苏临蹙着眉说道:“必须将这些衣服弄开,否则,她的伤会恶化得更严重!”他语音有些着急,也顾不得苍狼明白不明白!

他继续说道:“这些伤口被雨水淋过,又沾染了灰尘,不处理好,会恶化的!”

苍狼似乎听懂了,这才松开手。

而他方才的一捉,顿时就让苏临的手腕上淤青一片。

苏临顾不得,连忙吩咐楮墨,“楮墨,你想办法,看看能否找来一些酒。”他说着想了想又道:“去二殿下营中看看。”

“孜巍!”

“在!”叫孜巍的侍卫答道。

苏临吩咐:“去早些干净的纱布和衣服来!”

“是!”

当楮墨和孜巍送来苏临所要的东西后,苏临又吩咐众人先将死去的同胞就地埋葬后,全军整顿休息。

经过点算,剩下的人已经不到四百余人了!

苏临看了看仍有些疲色的楮墨说道:“吩咐下去,先行整顿休息,一个时辰后,全军撤离。”

“是!”

苏临看着遍地的狼藉,这个地方之前发生那么大的响动,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一会儿被夜郎国的人找来,他们根本就没有继续战斗的能力。

苏临虽然惊讶琅渊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顽强的活着,但还是看了看苍狼一眼,沉声说道:“我得替她清理伤口,你一定要好好抱住她!”

苍狼听懂了,点点头。

苏临目光肃然,拍开酒坛的封土,猛地就将坛中上等的酒全倒向琅渊背上。

酒刺激了伤口,琅渊疼得浑身抽搐,她低声呻呤,便又晕了过去。

苏临将琅渊后背的衣服全扯了开,她的整个背部露了出来,苏临这才将所有的金创药粉撒在琅渊后背伤口上,又用纱布小心细致的包裹住。

当处理完琅渊的伤口后,苏临已经是满头大汗,他见琅渊还有气,顿时松一口气。他又替苍狼处理伤口,苍狼一门心思只在琅渊身上,摆摆手。

苏临道:“你是要琅渊醒来见到你这副模样吗?”

苏临的话让苍狼一怔,这才将自己交给他,苏临替苍狼将身上的伤口包扎后,楮墨已将其他事宜处理完毕。

“公子,现在启程吗?”

苏临站起身来,看着全都疲惫不堪的将士们,他朗声说道:“我知道诸位都很累,可是,要是我们现在不走,等夜郎国的人来,我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大家再坚持一下!”

他的话得到了众人的支持。

楮墨却在诸人都先行一步后,这才站在苏临身边,低声说道:“公子,可是,二殿下现在还下落不明,怎么办?”

苏临眉头紧皱,什么也没说。

他的心里比谁都急,可是,在经历昨晚一役之后,二殿下生还的希也更加渺茫了。他现在只希望将这余下的四百军士安全带回家,至于其他的……

“先走吧!回去,太子殿下怪罪下来,我苏临一人承担就是。”

他这么说,楮墨还想说什么,却将话尽数咽了下去。

一行人再次小心翼翼的向前行进。这一路虽然再没有遇见什么危险,可是,沿路中却还是发现了不少尸体,有些是他们向前派出去的斥候,有些服饰,像是夜郎国。

那些尸体几乎已经成了人干,全身的血液和大脑都被吞噬了,死状着实恐怖。

苏临察看后对着楮墨说道:“看样子,这些人都是被之前那个怪物吃掉了的!夜郎国的人想来也是遇上了那妖怪的!也不知道他们伤亡如何?”

楮墨想了想说道:“那要不要属下派人去看看?”

苏临摇摇头,“现在没这个必要了。他们遇上定然也是损伤不少,趁着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我们快点走!万一与他们遇上,我们必然不是对手!”

楮墨点头没有否认。

他们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妙!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