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尸匠老姜全文免费阅读

背尸匠老姜

简介:背尸匠是一部灵异恐怖小说,作者是黑瞳叔。方有德才25岁,从部队退下来后被安排到殡仪馆上班,从此成了一名背尸匠。老姜是他的师父,教会了他不少门道,比如背尸工有三不背、五不沾。可是他却偏偏破了规矩,背了一具不腐不朽的尸体,为自己招来了不少麻烦,要不是老姜那些乱七八糟的本事,他必死无疑……...

《背尸匠老姜》精彩内容

“啊!”我被惊的站直了身体,忙的回头看了一眼,刚好和老姜对视。

老姜眼神阴翳的盯着我,看的我浑身发毛。

“我找你有事儿,想看看你在不在屋里。”我随口胡诌了一个借口搪塞过去。

老姜驮着背,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四五秒,我不敢躲闪目光的和他对视,但眼神里充满心虚。

“门不是锁着呢吗?”老姜伸手指了指上了锁的房门。

我有些尴尬的说没注意门锁上了,老姜没继续追问我,而是询问我找他有什么事。

“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晚点才能回来,所以跟您说一声。”我悄悄地松了口气,同时说。

老姜眉头一皱,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说:你要有事就去忙吧,晚上记得回来。

我连忙点头又道谢一番,接着就离开了宿舍,朝着殡仪馆大门走去。直到走出了殡仪馆大门我方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心中暗感侥幸的同时又很疑惑老姜房间里的四个灵牌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老姜的家人?

这有些不可能,因为我之前听殡仪馆的员工说老姜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就算是他父母的话那也只能是两个牌位,可房间里明明有四个牌位。

我有些气馁,心说老姜再晚回来三五秒我就能看到牌位上的名字了。现在倒好,偷鸡不成蚀把米。牌位上的名字没看清楚不说,反而还引来了老姜的怀疑。

我叹了口气,从兜里拿出手机调出在陈忠办公室偷拍下来的照片,找到上一任背尸工张林的家庭地址,然后就打车赶往了张林家。

想要搞清楚背尸工的秘密从老姜和陈忠下手显然不可能,而殡仪馆内的员工对这事又众说纷纭,所以我只能找前几任背尸工问个清楚。他们任职的岗位和我一样,肯定知道青山殡仪馆背尸工的岗位上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张林家距离青山殡仪馆并没有多远,打车往市里走一段路会看到一片棚户区,张林家就住在那里。我听打饭阿姨说张林家除了他自己以外,还有一位年迈的老母亲,可想而知张林疯掉以后家庭条件并不会有多好。

在快到地方时我让司机停车在在附近买了一些水果和营养品,然后才按照张林入职时填的家庭地址找到了张林家。

等我走到张林家时忽然明白张林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为什么会选择背尸工这种晦气的行业了。

张林家有个院子,但是院子却是用泥土砌成的,而且院子的墙还只有一米五多高,站在外面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院子里的模样。张林家里共有两间屋,其中一间是红砖房,另一件则是用木头塑料布搭成的简易房。

我站在院子外朝里望了望,隐约可以看到红砖房里有一个人影,可能是张林的母亲。于是我才伸手敲了敲大铁门。

我敲了好几下张林的母亲才从屋里出来给我开门。

张林的母亲看起来能有五十多岁,头发花白有些凌乱,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很深的皱纹。而她身上的穿着也有些破,一间不算厚的棉衣上有很多布丁。

“孩,你找谁?”张林的母亲开门后,很奇怪的问了我一句。

我笑着解释了一句说:“阿姨,我是张林的同事,来这里看望你们一下。”

一听我提起张林并且还说是张林的同事,张林母亲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她阴沉着脸问:“我家林子都疯了,你们还来找我家林子干啥?”

“阿姨您别激动,我没有恶意,就单纯的来看望一下你们。”说话的时候我还特地扬了扬手里提着的水果和营养品。

听我这么说张林母亲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让我进屋坐。我跟着张林母亲进了屋,但扫了一圈也没见到张林。

到了堂屋,张林母亲让我坐沙发上,同时给我倒了杯水。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堂屋里的家具都是一些老款的,虽然有些破旧但收拾的却很整洁。

“阿姨,张林呢?”我沉默了一会儿,主动开口询问。

张林母亲眼神暗淡的回答说:我家林子疯了以后就不肯回家,一直在外面没人的地方躲着。怎么拽怎么劝就是不听,绑回来不出一天也要跑出去。

我感觉张林很可怜,正要继续说话张林母亲却忽然开口问:“孩,你来找我们娘俩到底干啥?”

“阿姨,我来没别的意思。”我犹豫了一会儿,实话实说道:“阿姨,我和您儿子一样,也是前面殡仪馆的背尸工。我在馆里听了张林的事儿,所以就来探望他一下,真没别的意思。”

张林母亲听到‘背尸工’三个字脸色又阴沉了下来,语气很怪的问我:孩,你们殡仪馆里姓姜的背尸工还干着呢吗?

“老姜吗?他还干着呢。他是馆里资质最老的背尸工,没他在我这一个小屁孩镇不住。”我回答说。

谁知我话音刚落下,张林母亲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一边哭一边用手拍打着桌子,嘴里喊着老天不长眼啊。

我被吓了一条,有点不知所措。张林母亲抓着我的手,一边哭着一边说:“孩,阿姨劝你一句,你回去赶紧走吧,别再殡仪馆工作了。那个姓姜的不是好人啊,我儿这样都是他害的!”

“阿姨有话咱慢慢说,您先别哭。”我连忙扶着张林母亲的手安慰说。

张林母亲老泪纵横,伤心欲绝的道:“我家林子年轻,什么都不怕。他爸走得早,家里条件不好,看背尸给的工资高才去殡仪馆给人背尸。谁知道……干了没有半个月就疯了,见人就跪下磕头求着说姜叔求你别杀我。后来一打听,殡仪馆另外一个背尸工就姓姜,你说不是他害的我家林子还能是谁?”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孩啊,别看钱多钱少,能走就赶紧走吧,别等把命搭进去了才后悔。”张林母亲用手擦着脸上的泪,很无助的劝了我一句。

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继续问关于张林的事情,只好安慰一下张林的母亲,然后就把东西放下准备离开。

刚走没几步,我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堂屋擦着泪的张林母亲,心里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就从兜里抽出五百块钱悄悄的放在茶几上。

离开张林家后我叹了口气,心想本以为可以从张林母亲嘴里套出一些话,谁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相当于白来一趟。

因为张林家在棚户区里,想要打车回殡仪馆就得上大路,所以我就一边溜达着朝大路走,一边想着下面该怎么办。

另外一个背尸工在监狱,但是我却不知道他在哪一个监狱。而且探监也有明文规定,不是服刑犯人的直系亲属根本就没办法接见,所以找另外一个背尸工肯定会有些麻烦,但也不是不可能。

我有个战友退伍后就进了本市监狱的驻扎武警部队,找他帮忙倒是有可能见一面这位背尸工,只是不知道这位背尸工的服刑监狱在不在本市。

想到这,我犹豫再三还是给我战友打了个电话并且将这位背尸工的姓名以及身份证号说给他听让他帮我查一查。战友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让我明天等信。

进监狱的这位背尸工叫李强,年纪在二十七岁,按照刑法他被判刑了三年有期徒刑,现在已经在里面呆了两年,如果没有减刑的话最多也就一年就可以出来了。

我心里琢磨着李强可能是个突破口,如果能和他见一面,说不定可以知道很多秘密。

就这么一边想着我一边往前走,准备走到大路打个车回殡仪馆。

等走到一座石桥的桥头时我忽然看到桥洞下面围着三个年纪大概在二十岁左右的小青年。三个小青年站成一排笑的很开心,一边笑一边听到他们说什么‘这傻子真乖,让他跪下就跪下’。

我皱着眉靠近了些,然后看到三个青年面前跪着一个人。这个人头发很长、很乱,脸上全都是污垢,嘴角流着口水,但是他身上的衣服却很干净。

此刻那个傻子正跪在三个青年面前,砰砰的磕着头,同时嘴里还嘟囔着说‘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三个青年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愉悦感,看到傻子在自己面前下跪竟然笑的出奇开心。

我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因为我已经认出了那个傻子是谁,正是上一任背尸工张林。

我在张林的个人信息表上看到过他的证件照,除此之外这个傻子的特征和疯掉的张林很像。

我阴沉着脸走到三个青年的背后,直接伸手拽住中间那青年的脖领随即用力把他给提了起来,扔到一旁,同时语气冰冷的问:“你们三个正常人欺负一个傻子有意思吗?”

另外两个青年见我一手就把人拽了起来,也感觉到了害怕,纷纷后退几步扶起跌倒在地上的青年屁都没放一个的离开了。

我冷眼看他们离去后,想要把跪在地上的张林扶起来,谁知道张林却吓的跪在地上又磕起了头,一边磕嘴里还一边喊着:“姜叔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没人杀你,你赶紧起来。”我小声安慰了一下他,想要伸手把他拽起来,但是他说什么都不起来,赖在地上一直磕头重复着嘴里的话。

我想到打饭阿姨告诉我的话。

她说张林疯了,只要看到人就跪在地上磕头求饶重复那两句话。

我叹了口气,可怜的看了一眼张林。他头发和脸上很脏,唯独衣服却很干净。我想张林平时应该就在这附近,他身上的衣服可能是他母亲来给他换的。

张林像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眼神涣散的在地上磕着头,额头都红肿了起来。

我知道从张林嘴里肯定问不出什么,留在这他只能更害怕,所以我就转身离开了。

出了桥洞以后我没着急走,而是躲在暗处看了一眼桥洞下的张林。等我离开张林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盯着一个方向看,一动不动。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不尽快搞清楚殡仪馆里的猫腻,我会和张林一个下场…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