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倾帝业全文免费阅读

妃倾帝业

简介:妃倾帝业的作者是风卷寒云,数月前南陵国被攻伐,冯凝身为公主逃亡中被一对夫妇相救,却强迫她做女儿的代嫁,迎亲的途中又被一伙山贼劫走,幸好她机智,但还是没能逃脱,这时又来了一个坐轮椅的少年为她不平,并帮她顺利逃跑,此后便踏入江湖,不断强大,展开自己的复国大计。...

《妃倾帝业》精彩内容

就在东方烨手中的剑即将刺中东方浔的胸口时,东方浔却是忽然迅速一个侧身躲过的同时,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剑柄:“父皇,你听我……”

“砰”的一声,东方浔的话还未说完,东方烨便一脚踢在了他的腹部,使得他一下子便摔倒在地。

“等你到了阴曹地府,去和阎王爷解释吧”东方烨边说边将剑朝东方浔刺去。

这一次,东方浔却是没有再躲,凭着东方烨将剑刺进了他的心脏!鲜血瞬间从他胸膛流出。

“父皇,儿臣真的没有……”

“刺”的一声,东方烨又将剑往前推了一下,“你这个逆子,逆子!”

东方浔的口中喷出许多血,眼神感伤的看着他面前的父亲,都说虎毒不食子,可他偏偏生在了最是无情的帝王家。

看看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把他伤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肯善罢甘休,一心要置他于死地,哪里有半点父子情?

甚至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他真的是被陷害的,是苏妃邀请他来青鸾殿,说有要是相商,尔后在给他的茶里下了催情药,才导致他会做出那种悖逆之事!

“陛下,不可啊陛下,浔儿是你的长子,是东乐太子,你不能就这样杀了他啊。”皇后此时已经泣不成声,跑到东方烨身后跪在了地下,抱着东方烨的腿。

东方烨腿上一用力,便将皇后给踢开了,之后一下拔出了插在东方浔身上的剑,转身看向皇后道:“还有你,这就是你教出的好儿子?等朕驾崩以后,你们还不打算放过苏妃?嗯?”

“不,陛下,臣妾从来就没想过要害苏妃妹妹,陛下,你要相信我啊!”皇后害怕到了极点,如同拨浪鼓一样,一个劲的摇头。

“哼,朕还活着,你的儿子就能做出这等不伦不孝之事来,更别遑论朕驾崩以后会发生何事了,你让朕如何信你?”东方烨的语气虽然还算平和,但隐约还是能够听出其中夹杂的愤怒之意。

“呵,昏君,昏……君!”东方浔因为失血过多,已经渐渐开始支撑不住了。

“你说什么?”东方烨忽又转身,看向半躺在地的东方浔,这个逆子,居然说出他是昏君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枉他这些年宠着他,放任着他,就算他德行有失,也不曾废除他的东宫太子之位,而他如今,他如今……

“昏君,妖妃……东乐……”东方浔大致已经猜到,东乐就要完蛋了,可他话还未来得及说全,便支撑不住,口中喷出一大口血后,刹那间便不由自主的合上了双目,撒手人寰了。

“浔儿,浔儿……”跪在地上的皇后此刻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朝东方浔爬过去,眼眶里的泪珠不断的滑落,神情悲痛。

“哐当”一声响,东方烨手中的剑掉落在地面,浔儿死了,他亲手将自己的儿子,东乐国未来的皇位继承人,给杀死了!

此刻的东方烨,内心之痛苦并不比皇后少分毫,甚至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可那又能怎样,是他自己要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不杀他何以正家法,何以正朝纲?

“东方烨,我杀了你。”皇后完全失去了理智,一把扯下头上的凤簪便朝东方烨刺来。

东方烨完全料不到皇后会有此一出,一时间没来得及防备,吓得心惊不已。

“父皇当心!”东方決话刚说出口的瞬间便已快速朝皇后跑了过去。

当皇后手中的凤簪就要插在东方烨身上之时,却是被东方決给踢了一脚,皇后手腕处传来的剧痛让她的手一下子松开,手中的凤簪掉落在地。

至此,东方烨悬着的一颗心才缓缓放下,看着一身大红凤袍,满脸带泪躺在地上的皇后,东方烨的心中无比感慨。

曾经何时,他还只是封地蕃王,便与她两情相悦,洞房花烛。

他对她承诺:无论今后他有多少女人,她永远是他的嫡妻,无论她犯下何错,他都可以原谅她!

她也曾许诺: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后来,他与其他几路蕃王联盟推翻了前朝的统治,自立为帝,他信守承诺,册封她为皇后,宠冠六宫!

为后多年,她愈发的嚣张跋扈,儿子也被她养成了一个荒唐无度的人。

可他仍然守着当初的承诺,没有废除她的后位,没有废除她儿子的东宫太子之位。

可如今……她却要杀了他?他从未忘记过自己的诺言,可眼前的女人,却是早已经不将他放在心上了。

“皇后啊,皇后,你扪心自问,这几十年来,朕何负于你?你要如此待朕?”东方烨面上的痛苦无以言表。

“你杀了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死了……”皇后不知道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致使她精神失常,还是此刻寻回了理智,后怕东方烨处置她,而装疯卖傻,一直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东方烨看着皇后这般,心中悲痛万分,眼眶中的泪水也不不断的打转,几十年了,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过想哭的冲动。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能够开口:“朕说过,无论你犯了何错,我都会原谅你,可是今天,恕我实在不能原谅你了!”

“我的儿子死了,你杀了我的儿子……”皇后根本就没有听见东方烨的话,眼神迷离的看向地上。

“来人呐,将皇后带去清平宫,没有朕的旨意,终身不得踏出清平宫半步!”良久,东方烨才大声的道出他对发妻的处置,他这是要将发妻禁足于冷宫了。

在他话落,从门外走进来两位身穿甲胄,腰带佩剑的士兵,将皇后押走了。

“史官何在?”东方烨的声音很轻,完全没有生气发怒的意思。

可满朝文武却是人人提心吊胆,不敢再去触犯龙颜,史官一听东方烨叫他,立马站出来,小心翼翼的答话:“臣在!”

“今日之事,一个字也不准记下。”东方烨不想让后世人知道,他这个东乐的开国皇帝有过这样一段丑史。

史官听后,稍有迟疑,他的职责本就是记载帝王的一切,可现在皇上不让他记?那皇后被打入冷宫,太子身亡,他该怎么去写?

本想开口询问,可转念一想,皇上现在还在气头上,还是择日再问吧,于是便恭敬的道了句:“是!”

“朕乏了,都散了吧。”东方烨一步一步的朝着青鸾殿门口走去,每一步都犹如泰山压顶一般,走的十分沉重,稍有不慎,他便会摔倒。

门口,坐在轮椅上的独孤云微微皱眉,还有个人怎么还没到场,若是那人不到,他的计划可就全都白费了。

一向从容不迫的独孤云,此时也缓缓的握紧了拳头。

站在他身旁的冯凝,也同他一样皱着眉头,东方浔死了,她前几日险些被辱之仇算是报了,可她总是觉得这件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陛下,祁城太守派人送来八百里加急文书。”

就在东方烨走到门口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位身穿盔甲的青年男子,手中拿着一封书信,恭敬的呈于东方烨身前。

独孤云闻言,紧皱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紧握的拳头也无意中放松,终于来了!

东方烨早已心乱如麻,那还有心思看什么文书,但又听得是八百里加急,也想知道究竟是何事:“念!”

闻言,拿书信的男子道了声“是”便站直身子,打开书信,将信中内容念了出来:“祁城太守杨豫,呈书陛下,吾皇万岁……”

“挑最重要的念。”东方烨根本没有心思听什么祁城太守的长篇大论,他只想知道这八百里加急文书,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拿书信的男子再度道“是”后便大致将信大致看了一遍,挑出了最重要的内容,却是不敢再念,忽然一下跪在了地上,将书信再度呈于东方烨的面前:“还请陛下亲自过目,末将……不敢念!”

“嗯?”见状,东方烨知道这又是发生天大的事情了,怪不得会是八百里加急呢。

一把抢过书信,东方烨便将书信中的内容给看了个大概,当看到那句“陵王率十万大军正在攻打祁城”之时,东方烨发出了“啊”的一声咆哮。

“逆子,逆子,全都是逆子……噗!”

一口鲜血从东方烨的口中喷出,整个人径直往后倒下。

“父皇(皇上)”东方決与东方若月以及一众朝臣纷纷担忧的朝东方烨跑过来。

“你……继……位……”东方烨强撑着用手指向东方決说出了这三个字后,便失去了重心,合眼倒在了地上。

东方決见此情形,第一句话便是:“传御医。”

半柱香后,神龙殿,东方烨躺在龙榻上,一动不动,面色平静,看起来十分安详。

在榻前,一位年过花甲的御医跪在了东方決的面前,面上全是晶莹剔透的汗珠。

“你再说一遍!”东方決一字一顿的开口,他不敢相信他刚刚听到的是真的!

那御医听言,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可淮王吩咐,他不敢违背,只得硬着头皮道:“殿下,陛下因为怒急攻心,已经暴毙而亡了!”

“陛下,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陛下……”

跟着东方決一路来到神龙殿的满朝文武,得到了御医的确认后,全都跪倒在地,一片哀嚎。

“皇兄,父皇……”东方若月虽然没有哭出声,但是泪水已经顺着她那张漂亮的脸颊流下。

东方決仿佛没有听到他妹妹的话,而是一脸哀伤的朝龙榻边走去,那封书信如今还在父皇的手中,他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事,会让父皇怒急攻心,暴毙而亡。

甚至让父皇到死,都一直紧紧的握着那封书信。

当他拿到那封书信,看到信上内容时,他整个人怔在了原地,书信从他手中滑落,七哥……反了!

这么多年,父皇对不住七哥,他知道,七哥受了多少的苦,他也知道,可他万万想不到,七哥会反,而且是在父皇的大寿之日起兵造反,恰巧在这之前,太子做出悖逆之事,皇后做出不敬之事。

这一切,为什么全都要发生在今日?

如果这几件事情不是发生在今日,父皇也许就不会驾崩!

如今,七哥间接的害死了父皇,他又该如何面对他?还想以前一样,虽然同父异母,却跟一母同胞的兄弟一样么?还能么?

就算在他这里能,满朝文武能答应么?天下百姓能答应么?

东方決心如刀绞,这接踵而来的一桩桩,一件件,压在他的心底,让他喘不过气来。

“殿下,书信上究竟说了什么?”丞相王靖终究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东方決转过身,只道了句“你自己看吧”便抬起沉重的步伐,一下一下的朝门口走去。

王靖连忙上前拾起地上的书信,大致一看后,大惊失色:“啊,陵王反了!”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文武百官总算是明白陛下为什么会怒急攻心,暴毙而亡了。

霎时间,一众朝臣议论纷纷,整个神龙殿显得有些喧闹,再看龙榻上静静躺在那里的东方烨,与他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整个皇宫,人人都处于紧张的状态之中,唯有独孤云一人却是无比的轻松,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

“走吧,去看淮王殿下!”独孤云朝言钰吩咐了一声。

随后,独孤云,言钰,蓝墨,冯凝几人出了神龙殿,远远的追随着东方決前行的方向行去。

今日的好戏总算是落幕了,接下来,在另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之前,独孤云就得安抚一下东方決的心了。

毕竟今日发生的这么多事情,太过于巧合,东方決必然会有所怀疑,他需要好好解释一番。

几人远远的跟着东方決行了快半个时辰,东方決才在御花园的一颗杏树下站了下来,眺望前方。

一个时辰过去,东方決仍然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独孤云等人亦是。

冯凝虽然恨透了东乐皇室的人,但经过这些天与东方決的相处,她已不恨东方決了。

故而,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心底也有几分替东方決难过,想要上前去安慰他,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独孤先生,就没有什么需要向本王解释的吗?”东方決还是极其聪明的,不过一个多时辰,脑海所想,已经百转千回。

独孤云是七哥的好友,此次会住到淮王府,也是因为他受了七哥的嘱托。

而他又是江湖中人,有属于自己的江湖势力,那说明了什么?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七哥会谋反?他麾下的势力是不是早就已经蛰伏在东乐帝京城?打算与七哥里应外合?

冯凝闻言,目光也看向了独孤云,她也想听解释,入宫之前,独孤云对她说,今日便替她报仇,她所恨的人,他都会一一替她除去。

进宫之后,东方浔死了,他的仇报了,东方烨也死了,她恨的人多死了一个。

原本她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可没想到,东乐七皇子陵王,这个时候反了。

这一切,全都是独孤云策划好的么?如果是,那他的目的不仅仅是替自己报仇这么简单吧?或者说就算没有那日东方浔想要对她不轨的事,这一切还是会发生!

如果不是,真的会有这么巧合么?

“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陵王布的局,想要将我牵扯进来,殿下会信么?”独孤云早已准备好回答的言语。

“哦?”东方決挑眉,“这话本王倒是听不明白了!”

“陵王与我是好友,知道我身患残疾,日日待于府中,怕我苦闷,所以数月前,给我写了一封书信,让我前来东乐京城游玩一番,说是会给我安排住处,盛情难却,我便来了。”

独孤云将一早就想好的谎话顺口道出:“只是我没想到,他会起兵造反,这样一来,就迫使我和他站到了同一条阵线上!”

东方決是个聪明人,话至此处,他大抵也已明白独孤云说这一切都是七哥布的局是什么意思。

七哥先将独孤云放进了东乐帝京城,而后自己起兵造反,这样一来,帝京城的人便会怀疑独孤云是七哥派来与他里应外合的。

独孤云遭到这一怀疑之后,必然性命垂忧,而他一旦一死,他旗下的江湖势力便会与七哥站到同一条阵线,竭尽心力为独孤云报仇,那样七哥便平添了一股强硬的力量。

呵,七哥啊七哥,还真是好算计啊!

“那么先生如今,作何打算呢?”东方決的话问的不明不白。

“若要证明我的清白,我也只能舍弃好友了!”独孤云语气中满是无奈叹息之意,仿佛他内心深处真的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先生打算如何舍弃呢?”东方決觉得有必要问个明白,有些人,有些事的态度,都绝对不能有一点的模糊。

“那就得看殿下如何处置陵王谋反这一变故了!”独孤云现在最想知道的便是眼前这位身穿蟒袍的人对此事到底执什么态度。

 要知道,东方決与东方瀚的感情一向甚好,不见得东方決就一定会出兵去征伐东方瀚!

猜你喜欢

作品评论区(0条)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榜更多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冀ICP备11002105号-12